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44章 有實錘

第1344章 有實錘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4-11 18:27  字數:2435

遲疑兩秒鐘,周軒還是接通了電話,裡面傳來懷特開心的聲音,「周軒,祝賀你成功上市,這個成績真是讓我刮目相看,再次祝賀你。」

「謝謝,我只當你的祝福是真誠的。」周軒冷冷道,懷特在他剛到臨海就打來電話,這個時間絕對不是巧合。

「哈哈哈,當然是真誠的。周軒,你聽我的聲音,現在是不是特別洪亮?」

「中氣十足,身體康健。」

「這得感謝你的源生丹,讓我全身充滿活力,熬夜都不會太累,簡直回到了五十歲的狀態。」

懷特上來就大夸特誇源生丹的好處,周軒時刻保持冷靜,幾瓶源生丹是不會讓懷特對他心生感激而放棄掠奪。以懷特的本性,喜歡的東西就要佔有,假如真的離不開源生丹,懷特會不擇手段的把源生生物搞到手。

「懷特,有什麼話直說吧。」

「哦,說三件事吧。第一呢,剛才已經說了,對你表示祝賀,晚了點兒,我想前幾天你的電話肯定要被打爆了,我自覺排隊。」懷特呵呵一笑,又說道:「第二件事兒呢,就是芬妮已經將錢轉到公司了,還說了你不少好話。我本來很生氣,但想想也就算了,看在你對我女兒的關照上,我也不想她傷心。」

周軒認真聽著,他知道第三件事才是今天通話的重點,果然懷特的口氣開始變了,笑聲里不再是輕鬆,而是帶有威脅的口吻,「第三件嘛,是作為過來人的忠心警告。得意不可忘形,人越出名,距離名譽掃地的那一刻也就更近了,畢竟,為了出名,人們往往會不計後果,然後再為此付出慘痛的代價。」

「你什麼意思?」周軒問道。

「難道我表述不清楚嗎?年輕人,不要那麼敏感尖銳。好了,你此時該到公司了吧?有了那麼多錢,也給自己買套房子,不要整天住在公司里。」

懷特笑了兩聲,然後便掛斷電話,沒有了魅影的爪牙,他依然了解周軒的行蹤,但周軒並不覺怎樣,那些也不過是些小嘍嘍。

猛然間,周軒想到了女兒,她會不會有什麼危險?連線視頻後,首先看到的是一隻小花貓臉,周又苗手裡拖著個塑料食品盒,一邊往嘴裡塞一種乳白色的甜品,還有糖屑掉下來。

「吃多了甜食會懷牙齒的!不要只顧著吃,快跟爸爸說幾句話,祝賀爸爸成功上市。」視頻外有羅雨凝的聲音。

「爸爸,很好吃啊,我也給你帶一盒回去吧。」周又苗才不管什麼股市,眼裡只有美食,說完就跑開了,換了一種咖啡色的飲品,仰脖就喝起來。

羅雨凝將手機對準自己,卻只是露出半張臉,大概對自己目前的容貌不太自信,笑道:「軒,祝賀你了。」

「雨凝,帶著孩子們外出很辛苦吧?」周軒說道。

「還好,我媽媽也跟著一起來了,雖然奔波點兒,但是看孩子們這麼開心,就覺得特別值。」羅雨凝笑道。

「還是要注意安全,不要脫離劇組單獨行動。」

「不會,苗總還給安排了兩個保鏢同行呢,反倒是讓我不好意思,劇組裡就我們一家人誇張。所以,閑的時候,我會給奧威導演寫點解說詞,他很滿意呢。」

聽到羅雨凝這麼說,周軒也很欣慰,孩子們都大了,羅雨凝也要走出家門展示自身的才華。周軒也很感謝苗霖,這些安排他都不知道,而苗霖替他都想到了。

接下來的幾個小時,也沒有什麼不利於賢士集團的舉動,一直關注到凌晨,周軒這才沉沉睡去。只不過,睡了不到兩個小時,虞江舟就找來了,在外面使勁敲門。

管清揉著眼睛從裡間出來開門,「江舟師娘,你咋來了?咦,俺師娘也來了,師父,別睡了。」

周軒連忙坐起身,看兩人都神色匆匆的樣子,心裡不由一沉,問道:「是不是出什麼事兒了?」

虞江舟打開一條視頻,裡面是個二十多歲的女人,頭髮凌亂,淚眼朦朧,痛斥周軒的無情無義。這名女子自稱是臨海大學畢業生,比周軒高一級,跟他是男女朋友關係,聽到這裡周軒腦袋嗡的聲就響了,接下來的話更是不堪入耳。

「周軒是個變態狂,每次上床都要折磨我,開始我也覺得新奇,便會配合他。但是後來他變本加厲,提出邀請他的好友一起玩兒。我萬萬不能答應,沒想到他又讓我騙我的好友到出租房來,我實在是不能忍受,便選擇離開了他。因為周軒跟社會上的人交往密切,揚言如果我不滿足他,便讓那些小混混來找我。我在臨海無處可躲,實在是太害怕只好選擇出國。現在,我勇敢的站出來,就是要向大家揭掉這個偽君子的狼皮,讓大家看到他的本來面目。」

說到這裡,女人顯得很氣憤,一副要豁出去的架勢,手裡拿著兩張照片,一張是和周軒的合影,兩人臉貼臉嘴對嘴,一看就是戀人關係。另外一張是紅毛瘦虎獰笑的截圖,像是從視頻上弄下來的。

「我為自己的話負責,周軒,你如果不給我公開道歉,並賠償我的精神損失,那麼,我每天都會爆料。你給我記住,我有實錘!」女子憤憤道。

這是國外網路媒體下載來的,據虞江舟說,點擊已經超過了千萬,還在快速增長。

「軒,看照片,你們關係確實不一般。」虞江舟沒好氣道。

苗霖倒是相對淡定,「軒,記得這事兒嗎?」

當然不記得!

這個女人自稱臨海大學畢業的,應該不假,但她比周軒高一屆,也就是說,周軒從三國來到這裡時,她剛剛畢業,兩人沒有交集。但是,話又說回來,他對以前那個周軒可沒有信心,以前就鬧過這方面的緋聞,也是好容易才平息下去的。

「我的記憶里沒有她。」周軒只能這麼說。

「這就是故意的,人在國外,想說什麼就說什麼,肯定是受人指使的。也是你以前作風不正,到底被人抓到把柄了!」虞江舟惱道。

「懷特終於出手了,哼,還是這麼下三濫。」苗霖冷笑道。

「俺倒是覺得,這不算事兒。這女說話前後矛盾,要分可以早分,還受虐那麼多次才離開,是不是傻啊?還有,她完全可以拿這件事敲詐勒索,公開對她有什麼好處,跑到國外就沒人認識了嗎?」管清鄙夷道。

「我們都相信你敬愛的師父,可是,這女人說又實錘,天知道會又會爆出什麼來!哦,我要瘋了!」虞江舟雙手揮舞,忍無可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