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40章 恩師同行

第1340章 恩師同行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4-10 08:18  字數:2324

那是閆平川的專車,隱約可見後面坐著一個人,不是恩師又是誰。閆平川親自過來送行,令周軒誠惶誠恐。

親自打開車門,周軒畢恭畢敬將閆平川迎下來,剛想說何勞大駕,卻見司機從後備箱里取出兩個行李箱,不由愣住了。

「周軒,我跟你一起去吧。」閆平川說道。

非常意外,周軒還沒回答,裴勝男笑嘻嘻道:「沒關係,可以拒絕,狠狠拒絕。」

怎麼可以!閆平川的舉動讓周軒感動不已,連忙說道:「老師同行,學生不勝榮幸!」

那邊虞江舟看到這一幕,心裡也猜到了,也不好再說什麼。管清呲牙沖虞江舟壞笑,她只當沒看見,有時說過的話不能全部算數,裴勝男跟著,自己真的就不去,那才是傻瓜一個。

因為閆平川同行,飛機上,倒是讓裴勝男得了便宜,父女倆一左一右愉快交談,很像是一家人。

「哼,裴勝男就是故意的,這次把老爹都給搬出來了,早知道我讓我爸也來了!」坐在沙發上的虞江舟不滿地小聲嘟囔。

「又來了,虞董就算來了,可能也不管用。」苗霖微微搖頭。

「現在就是拼爹的年代,苗苗,你爸臨終前是不是也給軒壓力了?」

看著有些神經兮兮的虞江舟,苗霖白了她一眼,拿起一本雜誌擋住臉,不再理她。管清從對面湊過來,勸說道:「江舟師娘,這就是你不對了,閆校長人家是有職務的,一舉一動都很敏感,俺倒不是說勝男師娘,哦,勝男阿姨沒這個面子,就算閆校長再疼她,也沒糊塗到有求必應的地步。閆校長,那代表的是一個群體,一種態度,你咋就不明白呢,還說話那麼大聲,當大家耳朵都不好使。」

虞江舟微微一怔,想想也是這麼回事,鬱悶的往苗霖身上一倒,「其實我也沒說錯,這就是拼爹的年代,誰讓我爹不代表群體和態度呢!」

「呵呵,你啊,每天都是自己嚇唬自己,連大腦正常運轉都不會了。軒現在是什麼身價,他要是有其它想法,誰又能攔得住。」苗霖笑道。

「嗯,我也覺得最近挺弱智的,沒法理性思維。管清,以後師娘這個位置就給你得了,你師父沒看錯人。」

管清沒吭聲,虞江舟用腳踢了他一下,「臭小子,怎麼不說話啊!」

「嘿嘿,讓俺說啥?俺要是答應了,你說俺有野心,要是不答應,你又說俺偷懶不幫師父。再說了,說這些還早呢,俺還有妹妹,將來還有更多弟弟妹妹,俺能跟著師父就行。」管清說道。

「不怪你師父疼你,懂事兒又識大體。唉,我將來要有個你這樣的兒子就好了。」說到這裡,虞江舟立刻補充,「我說的是智慧。」

大家的笑聲吸引了周軒的注意力,卻看到管清暗中沖他擺了個OK的手勢,會意一笑,難為這個徒弟了,公事兒私事兒都離不開他的從中協調。

「周軒,我在美國也有幾位學術界的朋友。」閆平川說道。

「如果老師的朋友方便的話,歡迎他們參加晚上的酒會。」周軒連忙說道。

「我也是這個想法,畢竟很久沒見面了,就借你的光當做是聚會吧。」

閆平川輕描淡寫,實則還是幫周軒拉人氣,無論在哪個國家,學者都是受人尊重的群體。南宮新月看看手錶,埋怨道:「就是時間略顯倉促些,等飛機降落,休息不了太久,晚會也要開始了。」

「本該昨天走的,黑爾臨時提出要去監獄看望赫拉,重案組也是希望我能跟著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倒也沒什麼,我就擔心你公開亮相的時候氣色不好,也就是仗著年輕吧。」菲勒在補覺,南宮新月找話題:「哈哈,聽說那個赫拉挺慘的?」

「你怎麼知道?」周軒一愣,因為具體細節還沒來及告訴她。

「江舟和我說了啊!」

裴勝男直撇嘴,這個姐姐惹不起,比親姐還親,虞江舟倒是知道籠絡未來的大姑姐,聯繫非常頻繁。

「嗯,是挺慘,差點沒死在裡面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快說說看!」南宮新月隔著裴勝男就搖晃周軒的手,周軒隨口道:「其實也沒什麼的,就是關了太久,沒吃沒喝,還感染了病毒。」

「飛機上很無聊的,艾米,要不你說。」南宮新月又催艾米,她作為秘書與周軒形影不離,一猜那天也在場。

艾米訕訕笑了兩下,南宮新月剛要發作,突然哈哈大笑起來,「不好意思啊艾米,我忘了赫拉是你的姐姐,哦,我是不是不該笑啊?」

南宮新月的表現讓大家都撐不住都笑了,也包括閆平川,還贊了兩句,「我常聽周軒提起南宮小姐,本以為是個不苟言笑的白領,沒想到性格這麼隨和。」

「哈哈,閆校長,我也常聽周軒說起你啊,他說你可凶了,我卻不這麼認為呢!」南宮新月大概是昨天就坐飛機趕來,現在又是漫長旅程,無聊的夠嗆,說話也不經大腦。

周軒連忙給她使個眼色,「新月姐,我原話不是這麼說的吧?」

哦,南宮新月一拍腦門,「我可能太緊張了,總是不放鬆,也總說錯話。」

「敢背後說我爸壞話,你個沒良心的!」裴勝男暗中掐了周軒一把,冷汗冒出來了,還跟以前一樣疼。

不過閆平川卻表現很隨意,笑道:「有時預期低點也不錯,能讓美女有所改觀,是種不錯的體驗。」

「哈哈,閆校長,你以前聽說過我嗎?」南宮新月大感意外。

「當然,才華與美貌並存,一個傳奇的存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