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38章 愛情與奴僕

第1338章 愛情與奴僕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4-09 10:03  字數:2369

赫拉交代問題以前,周軒還可以等,現在魅影組織已經被連根拔起,想到女兒的眼淚,他是一刻也等不下去了。

「跟著劇組,又苗反而隱蔽些,我要是把她帶在身邊,反而更引人注意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軒,魅影是富通的爪牙,現在正是富通惱羞的時候……」

周軒打斷苗霖的話,冷笑道:「懷特可是在明面的,我就不信他敢明目張胆地來對付我和我的人。」

苗霖沒有再說下去,淡淡一笑,「只要你不會認為我們不疼又苗就是了。」

「怎麼會,你對又苗的好,我都看在眼裡。」

「軒,也得看裴德曼和羅雨凝的態度,要是他們不願意去,那怎麼辦?」虞江舟提醒道。

也對,周軒立刻給裴德曼打電話,告知了這個想法。裴德曼平時寫詩,還在臨海大學授課,並沒有脫離社會,他更喜歡固定的安靜地方。但為了妻女,裴德曼很快便答應了下來,並對周軒表示感謝。

然後,羅雨凝也接過了電話,語氣歡快也表達了感謝,並且說自己會照顧好女兒。

讓裴德曼一家跟著劇組去旅遊,這個想法周軒早就有,上次還告訴了羅雨凝。時來運轉,願望實現得太快,想到女兒笑著奔跑在灑滿陽光的草地上,周軒不由也露出了欣慰的笑臉。

苗霖和虞江舟互視一眼,多說無益,她們畢竟不是又苗的生母,體會不到這種迫不及待的釋放。

當天晚上,張磊給周軒通知,讓他再去醫院一趟,黑爾承諾交代所有問題,要求就是到醫院看望女兒。

「艾米,跟我一起去醫院吧。」外出時,周軒說道。

「不,我跟他們沒有關係了!」艾米立刻搖頭。

「呵呵,既然沒有關係,那有什麼好怕的。走吧,就跟平時一樣。」

「周董,幹嘛非得讓我去,我不想看到他們。」

「有兩個原因吧,一是不要在心裡留下死結,另外也讓黑爾和赫拉看看,活在陽光下的你才是最優秀的。」

艾米懂了,用力點點頭,笑嘻嘻跟在周軒。

今天醫院似乎還和平時一樣,但總能在各個角落碰到犀利的注視眼神,那是警方安排的便衣。黑爾身份特殊,張磊絕對不允許再有任何意外。

張磊等在病房外,艾米有些緊張,不由挽住了周軒的胳膊。

「張組長,黑爾在裡面呢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沒有,建設路發生了交通事故,堵了,押送黑爾的車繞路趕來,很快就到了。」張磊說道。

「赫拉的情況怎麼樣了?」

「病毒感染已經控制住了,恢復也很好,我每天都來,可以說是一天一個樣。」張磊說道。

正說著話,走廊里傳來腳步聲,周軒轉頭看去,正有幾名便衣帶著黑爾過來。一件衣服被黑爾拿在手裡,將手銬擋住了。

來到門前,黑爾看向艾米,艾米立刻將頭別向一旁,黑爾面無表情,問道:「警官先生,我現在可以進去了嗎?」

張磊點點頭,幫他將門打開,黑爾第一個進去。

赫拉正坐在病床上,身上顏色正常多了,還有些駭人的黑褐色,用不了幾天就會全部脫落了。看到黑爾進來,赫拉居然和艾米一樣,也立刻將頭別向一旁,不願意看她。

張磊搬了個凳子放在病床邊,黑爾禮貌道了聲謝然後坐下來,看著赫拉關切問道:「女兒,你的病情怎樣了?」

「死不了!」赫拉沒好氣道。

「那就好,那我先回去了,你好好休息。」

黑爾說著又站起來了,還是面無表情地向外走。這就結束了?太簡單了吧!張磊明顯不滿意,周軒也很意外,但父女之間無話好說,總不能摁著他開口。

艾米咳嗽兩下,「嗨,你們被判刑後,可能再也見不到彼此,難道沒有什麼話要說嗎?」

黑爾抬眼再次看向艾米,這次眼神里露出柔情,嘴角也變得柔和起來,掛上一抹似有非有的笑意,回頭問:「赫拉,你有什麼話要跟我說嗎?」

「沒有好聽的!」赫拉還在生氣。

「難聽的也可以,畢竟,我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見到你,我的女兒。」黑爾柔聲道。

赫拉撓了幾下發癢的手指頭,正有新指甲開始長出來,「我見過很多父親,他們無不是去保護自己的兒女,我在墨尼身上都能體會到溫情,但是在這個家,我的生活充滿黑暗,除了訓練便是完成任務。」

「你受委屈了。」黑爾淡淡道。

「這麼簡單?爸爸,你和媽媽就沒有為了我內疚過嗎?你看,我都成了什麼樣子!」赫拉氣急敗壞問道,又指著艾米說:「還不如她!如果我生活在一個正常家庭,應該比她還要成功,還要有名氣!」

「是的,女兒,以你的才情,可以做到非常優秀。」黑爾點頭道。

哼!赫拉絕望地倒在枕頭上,「我這一生全完了,都是你們害的。媽媽心理扭曲,是我害的嗎?你們決定要借腹生子的時候,問過我想來這個世界嗎?為什麼你們的不幸,全都要由我來承擔?」

「對不起,我的女兒。」黑爾又說道。

赫拉有些煩了,閉上眼睛說道:「在我印象中,你永遠是一個表情,完全不能像正常人那樣溝通。你就是媽媽的一個聽話的奴隸,一隻忠實的走狗!」

「赫拉!」艾米聽不下去了,忍不住喊道。

「事實也是如此,艾米,你實在太幸福了,沒有活在那樣的家庭中。哈,一個變態的漸凍人,夢想掌控全世界並且得到神靈的垂青,還有個無條件服從的老奴,永遠低眉順眼!」赫拉唾棄道。

被女兒痛罵嫌棄的黑爾還是沒有表情變化,這麼多年,他也早就習慣了麻木的生活。「赫拉,看到你的康復我很高興,我就要走了,可以再跟你說些心裡話嗎?」

「快點兒說!」

「你說得對,我是個傀儡奴僕,因為愛,因為心疼,也因為懦弱,不管怎樣,這麼多年就是這麼過來的。我這一生,沒有違背過你媽媽的任何意願,只有來臨海尋找你,是我自作主張,我答應過她,即便是她死了,也寸步不離的。」黑爾漠然道,似乎在說別人家的故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