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35章 催眠後的異常

第1335章 催眠後的異常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4-08 13:56  字數:2356

原來,赫拉的藏身之地,就在清台山附近,而且不止一處。但隨著清台山旅遊開發,她也不得不一再放棄,尋找新的庇護之所。

有一次,赫拉從一個遊客胖大媽那裡偷了些食物被發現,結果那名胖大媽非常較真,不惜離開旅遊團隊,一路狂追。赫拉本可以對那人催眠,但那天遊客較多,還有外地考察的,有警察出沒,她相貌特徵顯著,不想暴露身份,只好一路狂逃,最後躲在了小青家中。

小青立刻表示強烈反對,說她是小偷,是壞人。很快,赫拉就發現,有如天助,這個小青智力存在問題,那麼她就可以安心在這裡住下。當然,帶來的新問題便是,小青嘴巴上沒有把門的,也容易暴露她的行蹤,所以便對其進行了催眠。

說到這裡,赫拉有些累,深深吸了一口氣,不悅道:「可以將鏡子撤掉嗎,我真的不怕它了。」

「你還是閉著眼睛說吧!」張磊沒答應,何況赫拉現在也不適合用眼過度,這個理由很有人情味兒。

「唉,好吧。那個傻丫頭,唉,我怎麼會遇到這樣的禍害!我剛把她催眠,她,她就夢遊了!」赫拉惱羞道:「她還拿著一把長長的大砍刀進來,要砍死我!她本就在催眠狀態,我根本控制不了她,真想兩腳把她給踢死啊,但是外面那遊客也是神經病,為了點吃的惱成那個樣子,就在外面小路上來來回回罵了好幾遍,不得已,我便逃到了菜窖里。」

幽幽一聲長嘆,赫拉流淚了,後面的故事大家也都猜到了,小青跟著下去,趁跑了半天山路的赫拉躺下休息的時候,把門給鎖上了!

從此,赫拉就過上了叫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的悲慘境地。也就是那個時候,赫拉也發現,她把組織里的神靈成員名號喊了無數遍,沒有一個現身救她的,赫拉哭著說道:「神話里的故事,都是騙人的!」

一個不吃虧的遊客大媽,一個不讓步的小青,兩人在不經意間竟然就聯手將魅影接班人赫拉給關了禁閉,直到被活捉!而且,一關就是一年多,現在還都忘了這件事!

呵呵,周軒笑了連忙又忍住。赫拉對聲音很敏感,哼聲道:「我知道自己現在就是個大笑話,但是我已經不怕坐牢了,在那個臭氣熏天的菜窖里,空氣不流通,又沒有吃的,我天天盼著坐牢,一張單人床,還有吃喝,多好啊!」

「我有個朋友曾在荒島上待過五年,為了解悶,他將椰子殼做成人的模樣,還給它們起了名字,這才沒有丟失語言功能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我也是啊,我將老鼠也都起了名字!」赫拉說道。

「一定有我的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那當然!」

「有我嗎?」張磊問道,問完不由抽了自己一下嘴巴,聽故事聽入戲了,被周軒給帶進去了。

「當然有,開始逮著的是周軒,我先玩夠它,然後等它暈頭轉向聽話的時候,我就給它起名艾米或者墨尼等,直到要吃它的時候,名字就變成張磊了!」赫拉惡狠狠道。

等待赫拉的將是嚴厲的法律懲處,兩人離開病房時,赫拉只有一個要求,期間除了警察,不要讓任何人來探望她,她不願意自己這個醜樣子被別人看到。

走出病房,周軒笑道:「張組長,鏡子可以撤了,赫拉現在最怕的是自己。」

「可以將病床周圍的撤掉,其他的還不能。周軒,我也想憐香惜玉啊,但是赫拉再跑了,那將是臨海警方的恥辱,我可擔不起!」張磊信誓旦旦道。

艾米和墨尼反應都很平靜,他們一直擔心赫拉已經死了,雖然以後的美好青春時光要在監獄裡度過,但還有改過自新的機會。

離開醫院後,周軒第一時間便和張磊回到了多維大廈,可以把這個好消息告訴裴德曼夫婦,堅定他們重獲自由的決心。

「真是太了不起了,這個邪惡毒瘤不知毒害了多少人,如今就要被你剷除了!」裴德曼非常激動,「周軒,你真的是創造奇蹟的人。」

「我一個人做不到,這是團結的力量!」周軒也非常開心。

羅雨凝試探問道:「全部都落網了嗎,這次抓的是赫拉,又不是他們的頭目。」

「赫拉的父親黑爾,就是宙斯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他不是一直沒有承認嗎?」羅雨又問。

「證據確鑿,容不得他不承認,法律面前,誰也逃避不了。」周軒堅定道。

哦,羅雨凝點點頭,解釋道:「我當然是盼著好,就怕有落網之魚,將來放鬆了警惕,可就不好防備了。」

「雨凝,為了我的事兒,這幾年讓你跟著受委屈了。這份恩情,我永遠不敢忘,將來會用最大的誠意去彌補。」

「一家人,說這些幹什麼。」羅雨凝嘆口氣,難得笑了,「其實啊,也就是我對你有些怨氣,你看我吧,丈夫還有女兒,哪個不是你的粉絲,我一個人孤掌難鳴!」

哈哈哈,大家說笑一通,連羅雨凝懷裡的兒子也跟著笑,非常可愛。

因為高興,周軒打算把女兒接走回家住一晚,羅雨凝還是非常理性的拒絕了,「軒,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,還是小心些吧。再說了,日ng的身份有些特殊,你名氣太大,我不想孩子受影響。」

「又苗就是我的女兒,向全世界宣布又有什麼!」周軒傲然道。

羅雨凝臉紅了,嗔道:「你倒是痛快了,可大家怎麼看我。網上說什麼的沒有,我一個女人家,又是裴德曼的妻子,還怎麼做人?」

這?周軒愣住了,隱約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