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28章 壞爸爸

第1328章 壞爸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4-05 18:27  字數:2295

賢士的全球路演一直在進行,可是遲遲沒有傳來上市的消息,廣大股民和投資機構對此望眼欲穿,紛紛諮詢到底什麼時候才會上市。

在萬眾矚目的期待中,賢士上市日期終於高調披露,定於美國當地時間10月10日上午10點,在普爾街股市正式掛牌交易,交易代碼為「XS」。

最令大家關注的股價區間也擬定了出來,初步定在八十至八十八美元之間。

媒體紛紛對此進行報道,價格稍高於股民的預估,但賢士集團強大的造勢功能,以及當家人本身青春帥氣、博學多才也為此大大加分。自從賢士決定在普爾街上市,有關公司的新聞層出不窮,投資的穩定回報率,以及全盤接受富通投資。

還有姜靚,也積极參加各種節目,大談自己如何從一個住網吧的窮學生成為集團董事,並且獲得豪門公子哥的愛慕,舉辦了超級豪華的世紀婚禮等等。節目期間,姜靚那隻帶著巨大鑽石戒指的手一直面對鏡頭晃來晃去,捋頭髮捂嘴拿包撣灰塵全都用這隻手。

姜靚的重點不是自己的個人幸福,而是感謝董事局主席周軒,感謝賢士集團給自己帶來到改變,她熱愛現在的生活,也喜歡現在的自己!

有些網路媒體主頁乾脆就開闢了賢士集團的專欄,及時對最新消息進行更新,成為了固定板塊。

周軒工作生活點滴被捕捉並放大,甚至還有位女售貨員爆料,周軒曾為女朋友買內衣的事情,惹來全球女粉絲尖叫。

在歐強的負責下,承銷商們也在制定策略,確保上市當天,賢士集團將以國際大公司形象出現在眾人面前。

權威金融機構也亮出樂觀數據,賢士集團上市當天,股價有望突破百元美金。

華麗麗一派錦繡數據,熙熙攘一片繁榮景象。

而賢士內部卻稍顯沉悶,股東們的焦慮一天勝似一天,在虞江舟全程黑臉的主持下,所有股東簽訂了一份協議,十二個月以內,任何人不得拋售股票,要以大局為重。

有人當場表示不滿,虞江舟也毫不示弱,撈一筆錢就走了,集團要這樣的人幹嘛,想退現在就可以!大家辯解幾句,最終協議也都全部簽訂。

和外界熱火朝天以及公布的各種利好新聞不同,賢士內部籠罩著一層濃濃的壓抑之感,有人說,走到創富大廈就感覺步伐沉重,心情也好不起來。

這樣下去如何能行,雖然上市前仍有大量工作需要準備,但賢士集團還是決定給全體員工放十一長假,全都放鬆下心情,以最佳狀態迎接新的挑戰!

身邊人也都情緒低落,喬三之前邀請過很多次,請周軒去清台山旅遊,現在正好借著假期帶大家去放鬆下。

虞江舟、苗霖、管清、虞飛飛以及俞悅。忙了好幾年,周軒沒讓劉浪跟著,有保鏢和司機,讓他多陪陪家人。周軒又讓虞江舟叫來艾米,她現在的狀況良好,可以適當出來活動了。苗霖和虞江舟商量過後,把裴勝男也叫來,人多熱鬧,在調動情緒上,她們都不如這位。

「爸爸,你出去旅遊,怎麼不帶著我啊!」正當準備出發時,周軒接到女兒的電話,裡面是歇斯底里的哭喊。

瞬間,周軒眼圈紅了,這個時候他應該帶著女兒一起的,但上市前,不宜有不利於集團的消息傳出。「又苗,爸爸很快就回來了,這也是工作。」

「騙人,你就是出去玩兒,把我鎖在這裡。爸爸,我是不是囚犯啊,我做錯了什麼呢?」周又苗還在哭。

「苗苗,爸爸答應你,過年時好不好,等過年的時候,你想要去哪裡,爸爸都帶你去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我不,我今天就要出門,我就要出去!」周又苗大聲喊,還有摔砸東西的聲音,夾雜羅雨凝的大聲訓斥。

心如刀割,不,比刀割還難受,周軒環視大家一圈,裴勝男連忙舉手,「我可沒透露旅遊消息,不是我說的!」

虞江舟有些心疼,不由說道:「造孽啊,要不就帶著又苗,戴個帽子就是了,這孩子真是可憐。」

「俺去接妹妹!」管清自告奮勇,虞飛飛也要一起。

周軒最終還是狠心拒絕,苗霖勸說道:「軒,也不差這一會兒,你去安慰下小傢伙吧。否則,記掛著她,你也會心神不寧的,我們都等著你。」

「好,我快去快回。」

周軒匆匆離開,大家紛紛搖頭嘆息,感慨當家人的一顆心要分成八瓣了。

來到多維大廈,張磊辦公室屋門開著,其餘人倒是放假了,周軒過去打招呼,「張組長,怎麼沒下班啊。」

「還不是為了你們,上頭有交代,要密切關注國外的動向。」張磊打了個哈欠,眼睛裡全都是血絲。

「張組長,等打完勝仗,我向局裡請示,請所有兄弟去旅遊!」

「你以為局裡等放假才算啊,去看看又苗吧,昨天就鬧了一晚上了。」張磊說道。

離得十幾米遠,就聽到羅雨凝呵斥孩子的聲音,周軒推門進去,就看到抱著小機器人的周又苗滿臉淚痕閉著嘴抽泣,額頭鬢角的頭髮不知是被汗水還是淚水浸染,濕漉漉貼在臉上。

「不許哭出聲,看我不打你,你試試!」周軒這才看到,羅雨凝手裡還拿著晾衣架,臉都氣紅了,裴德曼也是一臉怒容,正在跟妻子生氣,「甜心,你怎麼可以如此粗暴的對待我的女兒?」

看到周軒進來,羅雨凝扔掉手裡的東西,「別什麼都不管,你的骨肉你給領走!」

周又苗閉著嘴不敢發聲,嗚嚕嚕流淚說著含糊不清的話,壞爸爸,壞爸爸!

「周軒,不用擔心,又苗還是很乖的,只是這個年紀,玩兒是天性。」裴德曼反過來安慰周軒,羅雨凝將他來開,「人家的事兒,你別操心。」

「我已經強調過很多次了,又苗也是我的女兒!」

「給你們添麻煩了。」周軒將周又苗拉過來,「別憋著了,哭吧。」

哇,周又苗哭出來,抬起小腳就踢了周軒腿一下,「我討厭你,討厭你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