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16章 事態很嚴重

第1316章 事態很嚴重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4-02 03:06  字數:2323

經過哥達提醒,周軒才想起來,那個玉棺中富含高純度的鍺元素。在法陣啟動後,玉棺被破開,卻留下了三萬八千顆二十個九的鍺元素球體,價值之高,已經是無法估算了。

「為什麼當時沒有發現?」周軒詫異問道。

「玉棺消失,我們只顧著看苗霖了,後來才在室內找到比芝麻粒還小的鍺元素球體,近乎透明狀!」唐濤升激動道:「學生啊,發現這些東西,老師也算給你交個答卷了,隨便賣上一些,咱們實驗室花的錢又賺回來了。」

「這已經是無法用金錢衡量了,關鍵是這麼多的高純度鍺元素,在能量總和檢測中,只是很小的一部分。當時還以為是玉棺消失所導致的!」哥達解釋說。

「不是我只看錢,我這傻學生為了支持暗物質實驗,花了那麼多錢,我心裡過意不去。現在連本帶息回來了,這輩子我再沒有任何遺憾了。」

唐濤升說著就落淚了,哽咽著說不出話來,給學生一個大大的擁抱。周軒卻顯得有些神不守舍,玉棺的形成定然和管輅有關,但利用秒合體以及高純度鍺元素,這些都不是師父能力所及的,莫非還有其他參與者?外星人,或者來自未來的人。

太多的秘密需要解開,但自從來到這裡,今天是第一次和師父有直接的交流。

「我能看看那些球體嗎?」周軒試探問。

「不行!」剛才還煽情的唐濤升現在卻立刻否決,隨後嘿嘿笑道:「收集起來非常不易,而且每一顆都很小,沒什麼好看的,我從電腦上給你調出來。」

擁有這麼大財富的唐濤升底氣也足了,敢拒絕老闆提出來的要求,事實上,在電腦上看的更清楚些。那些球體確實非常小,但又不是絕對的圓球,經過放大後,每一個上面都有一個奇怪的紋路,還各不相同。

紋路相對簡單,多為一些曲線線段,最複雜的為一個沒有封閉的環形。

「所有的球體都收集到了嗎,有沒有遺失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可以確定,因為盛放玉棺的房間是不許外人出入的,而且第一時間發現的就是哥達,不會有疏漏。」唐濤升說道。

「球體是散落的,之前一定是按照某種規律連接,形成某種符號或者文字。」周軒說道。

拉米克讚許點頭,說道:「我們也是這麼想的,但是這些球體上面的紋路太過相似,而且還不區分反正,有時多達上千個可以和同一個球體完好拼接在一起,所有想要破解上面的紋路信息,還需要時間。」

這些對於超級計算機來講,都不是事兒,周軒還是心頭那個疑惑,師父管輅是如何做到這點的。

「我們懷疑,這些球體中間包含一種特殊物質,或許就是暗物質!」哈瑞斯說道。

「也就是說,破解了這些球體的秘密,可能會發現暗物質?」周軒驚喜問道。

「是的,這可都是寶貝啊!」

唐濤升激情澎湃地說出實驗室科學家們不懈努力要做的兩件事,一是當務之急,那就是在乾坤大挪移法陣的基礎上,製造時間盤,控制穿越的時間和位置。

第二,便是製造回歸儀器,能夠保證穿越後回歸。

兩者的難度都很大,前後關聯,但後者無疑是難度更大的,因為對此大家毫無頭緒,需要不斷嘗試摸索。

就當大家討論得興高采烈之時,虞江舟打來了電話,聲音很大,帶著怒氣,「周軒,你趕緊給我滾回來!」

周軒一愣,這種口氣的,好像還很少,是不是又和苗霖鬧矛盾了?等弄清楚以後,卻發現是和另外一個女孩置氣。

「艾米生病了,我正準備送她去醫院,你跟我一起!」虞江舟沒好氣道。

「怎麼樣,很嚴重嗎?」周軒連忙問道。

哼,虞江舟更生氣了,惱道:「就知道你很關心她,周軒,我警告你,她真要查出什麼事兒來,咱倆完了。我分走自己的股份,搞垮你的賢士集團,讓你背負天價債務,流落街頭!」

這麼狠,周軒冷汗都要冒出來了,艾米和自己的關係自然不用多說,平時和虞江舟相處也很融洽,如今她病了,就該好好醫治,怎麼表現出這樣不耐煩?既然不耐煩,那就讓別人去送,何必自己又在這裡生悶氣。

「江舟,你都把我搞糊塗了,到底怎麼回事兒啊!」

「醫院見吧!」

虞江舟掛了電話,周軒一頭霧水,連忙告辭幾位科學家,直奔醫院。聽說艾米病了,管清也很關心,「艾米阿姨好像病了很久了,臉色也不好,整天蔫巴巴的。」

「我記得上次從美國回來,她就不太正常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俺勸過她,去醫院好好查查,她說了解自己的身體,就是不去。」管清說道。

等來到中心醫院,打電話得知艾米正在接受檢查,虞江舟在外面等著,匆匆趕到那裡,周軒發現苗霖也在,看他的表情也怪怪的。

「苗苗,江舟,怎麼回事兒?」

苗霖和虞江舟都來了,讓周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,艾米生病很重。虞江舟還是滿臉怒氣,想要說什麼,卻不知道怎麼表達,推了下苗霖,「苗苗,你跟他說吧!」

「軒,是這樣,艾米近來胃口不好,尤其早上,刷牙喝水都會吐,吃什麼也沒有胃口。因為太忙,我疏忽了,沒有照顧好她,今天在公司暈倒,等救護車趕到時,我才發現她消瘦的非常厲害。哦,後來在車上清醒了些,醫生詢問她一些情況,說是經期也沒有按時來。」苗霖大致說了下。

「晨吐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