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11章 蠕蟲計劃

第1311章 蠕蟲計劃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31 12:11  字數:2362

「苗苗,有什麼話只能告訴爸爸?周軒,他對你不好嗎?」段辰還是不放心,握住女兒的手也緊了。

「爸爸,他對我做的已經無可挑剔,遇見他,我變得很快樂。」苗霖微笑道。

「唉,是啊,我派你去他身邊,就發現你變了。當時我還極力阻撓,一個開起名館的窮小子怎能配得上我女兒?後來發現……」咳咳咳,段辰咳嗽幾下,也覺氣力不足,喉嚨里發出沉重的聲音。..

苗霖連忙動手給他使用吸痰器,段辰制止了她,「怎麼能讓我的寶貝女兒做這些,我想說的是,周軒能走到今天,讓我刮目相看,將你託付給他我放心了。」

「爸爸,我也希望你好好的。」苗霖抬起段辰的手,放在自己臉邊,阻擋了淚水的滑落,流進了段辰的掌心裡,是燙的。

「可惜我要死了。苗苗,爸爸對不起你父母,更對不起你。你父母為了掩護我早早沒了,而你,唉,小小年紀便受傷,也落下終生的遺憾。」段辰眼睛紅了。

「爸爸,我遇到的救命恩人,還是個神醫,他治好了我所有的病。」

「所有的?」

「是的,所有。爸爸,你再堅持下,我看能不能再找到那位神醫。」

「哈。」段辰笑出聲,聽起來卻像是鳴音,他全身放鬆下來,說道:「苗苗,能幫我打開窗帘嗎,我想看看外面的天。」

「好的。」

苗霖將窗帘打開,屋內亮著燈,外面只有影影綽綽的燈光,段辰卻一直看著,嘴裡感慨著,竟然不知黑夜這麼美。

一個小時的時間還沒到,段辰卻開始出現輕度昏迷,苗霖含著淚在他額頭親了一口,一步三回頭走出病房。

將苗霖送到家門口,周軒說道:「要不今天晚上我陪你吧。」

「不用了,我想一個人靜一靜。」苗霖微微搖頭。

「苗苗,我今晚承諾的話一定會做到的。」

「我相信,我也期待那一天早點到來。可是我卻找不到去那裡的路,無法挽救爸爸的生命。」

周軒懂了,苗霖是想去找管輅,他對此也無能為力,至今為止,他只在夢中夢到過師父幾次,而夢境終究不是現實。

周軒期待奇蹟的發生,希望管輅或者倉舒出現,然而並沒有。兩天過後,段辰死於醫院之中,據說走時非常安詳,還帶著微笑。生前沒有任何遺言,也沒有立下任何遺囑。

當天,段辰便被火化,等到苗霖再次看到父親,卻是一個普通的骨灰盒。

「爸爸,我把你和展英葬在一起,你可滿意?只有她才是對你最忠心的,有她陪著,我也放心。」

正因為展英公開擔下所有的罪責,不惜用自己的命去換段辰在獄中的風燭殘年,試問還有誰可以比得過她對段辰的愛?

只是,誰都逃不開一死,展英若是泉下有知,也不會為當初的舉動後悔。

苗霖一邊說著,一邊將蛇頭拐杖也放進墓室,這是唯一的陪葬品。段辰雖死,殘餘勢力還是有的,墓地外晃動著一些壯漢的身影,像是提前有人提醒過他們,只是在外面轉悠,沒有誰近前來。

周軒相信,這裡一定有便衣,段辰已死,曾經的手下也該有屬於自己的生活。等到墓室關閉,苗霖肩頭聳動,哭出了聲,周軒緊緊攔住她,讓她靠在自己身上。

涼風吹過,沒有發出任何聲響,像是幽靈一般在墓地里飄來盪去為死者無聲哀唱,更覺滿目凄涼。

「爸爸生前手下不少,死後卻是冷冷清清的。」苗霖幽幽道。

「或許,也是他想要的。畢竟他生前也不喜歡嘈雜的環境,很多人只知道他的名字卻沒有見過本人。」

「不管怎樣,爸爸的眼光還是不錯的,為了拉攏你,他親自出面,你卻沒有答應,那次把他給氣壞了呢。」苗霖說道。

「我把他的掌上明珠給拐走了,才最讓他生氣呢。」周軒說道,扳過苗霖身體讓她直視自己,認真道:「苗苗,開心生活才是對已故親人最好的緬懷。告別你的父親,我們走吧。」

「好。」

苗霖將墓碑親自擦拭乾凈,深深鞠躬後,和周軒並肩離開墓地。

角落不起眼的一輛車裡,正有雙眼睛往這邊看,正是跟隨周軒苗霖而來的張磊。段辰從入獄後,惜字如金,每天生活很有規律,也積極配合醫生治療,除此以外,交代問題很少。

但在臨死前夕,迴光返照的段辰要求見張磊,告訴了他一件事,他一生罪孽無數,何況已經死了,之所以說出來,就是感謝張磊對周軒和女兒的照顧。

十五年前,段辰曾跟富通天下旗下的蜂巢企業諮詢公司,簽訂過一份協議,內容是執行「蠕蟲」計劃,探察國內的商業機密。

但是,段辰的實力範圍也不過是臨海,執行難度太大,雖然有不菲酬勞,最終還是放棄了。協議上並沒有規定違約金,時間過去了很久,蜂巢公司一直沒有動靜,就當段辰以為他們也放棄了這個計劃時,蜂巢公司突然派人過來,而且精準的找到了他,提出要當面撕毀協議。

段辰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找到自己的,內心很不悅,但富通天下得罪不起,再說這件事他已經放棄,取消協議對自己也有利。於是,段辰親自打開保險箱,將那份協議取出來,對方掃了幾眼,然後用打火機將它燒成灰燼,一句話沒說就走了。

蜂巢公司的人之所以搞突襲,是不想給段辰準備時間,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,段辰做事謹小慎微,凡事都會留有後手,那份被銷毀的協議其實是偽造的,為的是被警方發現時,可以有託詞,卻不想是用在曾經的合作夥伴上。

而那份真正的原件被他一直保留著,就存放在臨海大學圖書館的一部《資治通鑒》里,現在有沒有不清楚。

說完這些,張磊問他還有什麼心愿,他搖搖頭,然後閉上了眼睛,半個小時後呼吸衰竭搶救無效後宣布死亡,走時確實很安靜。

這條線索很重要,但是一份協議藏在圖書館中,每一本書都有被借閱的可能,還有的書是多次。

《資治通鑒》不是太冷門的書,中文系和政法系學生應該對它很感興趣,段辰絕不會簡單的夾在書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