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10章 當年的影子

第1310章 當年的影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31 03:40  字數:2329

在路上,苗霖話並不多,也都是圍繞賢士上市,偶爾會愣神。

周軒握住她的手,安慰道:「苗苗,生死有命,有些時候,離開世間也是一種解脫。」

劉浪不是外人,苗霖沒有隱瞞自己的情緒,終於落下淚來,「對他,我曾經恨過,父母因為他而死,而我也在本該天真爛漫的年紀受了槍傷。可是後來,他對我真的很好,或許親生父親也不過如此。他本可以擁有自己的孩子,就像是紅姐那樣追隨多年的女人也有,可是從沒有過。為了讓我避開這些世間兇險,我接受了最好的教育,也不插手他在臨海的事。」

「我都知道。」周軒心疼道。

「只有我進去就好了,你在外面等著。」苗霖說道,因為見到段辰,他會逼迫周軒做出一些承諾來。

「不,我和你一起進去。」

「可是?」

「聽我的。」

劉浪沉不住氣兒了,忍不住說道:「三弟,苗苗,我說話直接你們也別在意。都什麼年代了,不在乎什麼名分不名分的。我跟你嫂子私底下也議論這事兒,其實很簡單,苗苗吧,不能生,這是不爭的事實吧?那就讓江舟跟三弟結婚,不是還有又苗嗎?羅雨凝早晚得回英國去的,苗苗撫養還不是跟自己的一樣?江舟要是大度點兒,她的孩子也管你叫媽!有錢人不都好幾個嘛!」

「二哥也有錢,也是這樣嗎?」周軒笑問。

「以前是啊,現在是懶得折騰,不夠麻煩的。」劉浪說道:「三弟,我就是替你累得慌,要麼就是都不領證,那就公平了。」

「這事兒我還真不能聽你的,不領證不拜堂,那就不是正式的妻子,對女方也不尊重。」周軒固執道。

「好好,你這事兒我管不了,看你怎麼辦。但是,重婚罪可不行,苗苗是明白人。」

周軒苦笑搖頭,自從認識劉浪,他的事業便是自己的司機,帆船俱樂部基本成掛名的,公司其他事宜也不參與。劉浪作為賢士集團董事會成員,對現在的生活狀態心滿意足毫無怨言。

周軒感恩劉浪,他這是為了報恩,真把自己當親兄弟呵護,甚至還數次受傷。但是苦惱也隨之而來,那就是劉浪沒個正事兒,太閑了,一上車就聽他嘮叨些瑣碎的事情,什麼物業水費漲了也沒給說一聲,家門口開了家理髮店收費死貴死貴的,毛恬恬出門要化妝多久,兒子叫家長老師的原話也一五一十地說給周軒聽。

所以,周軒更喜歡那些保鏢,上車後該開車開車,該查看路況查看路況,沒一個敢閑聊的。

等來到醫院,周軒的車被攔下,張磊等在門口,將他們給接了進去。看到苗霖,張磊又皺起眉頭,提醒道:「情況不是太好,你要做好心理準備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苗霖說道。

「苗霖……」

張組長,周軒將張磊攔住,壓低聲音道:「段辰可是苗苗的父親,人家正在最難過的時候,你不要再添堵了。」

「好吧,只有一個小時時間,而且近期不會再安排其他見面的。」張磊鐵青著臉說道。

這是一棟五層樓醫院,刷著單調的綠色漆,進入後發現地面依然是水泥的,裡面靜悄悄的,走廊也不見一個人,紀律性很強。

來到二樓一個房間門口,張磊點點頭,就是這裡了。

苗霖輕輕推了下門,開了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狹小通道,牆皮都剝落了,旁邊木門上面掛著個牌子,寫著衛生間。

然後便是一張單人病床,帶著氧氣罩的段辰躺在那裡,沒有任何聲音,唯有醫療設備運行的聲音。

段辰呼吸還算平穩,臉色蠟黃,已經失去了昔日的風光。然而傲慢還在,聽到有人進來,只是眼皮微微抖動一下,看也不看。

苗霖走過去,坐在床邊發出吱呀的聲響,雙手握住段辰青筋可見的手,喊了聲,爸爸。

段辰鼻翼翕動一下,眼睛立刻睜開了,露出笑臉,或許是很久不開口了,說話有些吃力,也很緩慢,「苗苗,真的是你啊,回來就好。」

「爸爸,你好好養病,我以後常來看你。」苗霖的眼淚落下。

段辰搖搖頭,笑道:「苗苗,我這身體早該死了,活到現在就是賺的。你究竟遇到了什麼?」

「我被一位好心老人給收留了,因為回不來,所以在一個風景如畫的地方住了很久。」苗霖說道。

「唉,我一生造孽無數,不知修了什麼福,老天讓我女兒逢凶化吉。」段辰感慨道。

周軒走過去,將病床嘎吱嘎吱搖高,段辰看了他一眼,對苗霖說道:「苗苗,不要以為爸爸走了,就沒有可以保護你。只要這個男人敢傷你的心,他照樣是死無葬身之地。」

「爸爸。」苗霖嗔道。

屋內沒有沙發,凳子也沒有,周軒在另外一側坐下,皺眉道:「老爺子,省省力氣吧,配合醫生養病,苗苗我會照顧的。」

「怎麼照顧?讓我的寶貝女兒淪為你的情人?」段辰激動起來,前伸著頭,手抖動幾下卻沒有力氣揚起來。

唉,躺在這裡都不忘打聽外面的事情,周軒將他抖動的手輕輕按住,「我要明媒正娶,讓苗苗成為我的妻子,周家的兒媳。」

「此話當真?」

「千真萬確!」

呵,呵呵,段辰笑了,「你為了苗苗深入大海,現在居然還敢摸懷特這隻老虎屁股,說起來,你對我的女兒還真不錯。」

「我還要打他的臉,要他的命-根子。」周軒語氣冰寒,使得病房更覺清冷,段辰想要大笑,但胸部劇痛,點頭讚許道:「不錯,有我當年的影子。」

「我跟你不一樣。」

周軒一字一句道,苗霖笑了,「好了,你們別吵了,我都聽煩了。軒,你先出去下,我跟爸爸說幾句話。」

「好,我在外面等你。」

周軒剛走出病房,張磊就走向他,小聲問道:「周軒,段辰有沒有交代其他問題。」

扶額長嘆,周軒無奈道:「張組長,你辦案認真值得讚賞,但也不能沒有人情味兒吧,人之將死,心裡只有自己的親人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