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09章 好友喝茶

第1309章 好友喝茶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30 14:22  字數:2378

這天,臨海機場被當地媒體團團包圍,無論周軒從哪個通道出來,都能採訪到他。是的,周軒從美國回來了。

和虞江舟手挽手走出機場,便看到人流往自己這邊湧來,周軒環顧四周,發現了劉浪和手捧鮮花的姜靚夫妻,卻沒有看看到苗霖。

「難怪你這麼喜歡苗苗,體貼懂事。」虞江舟嘆氣道。

「軒哥!」

姜靚凌空跳起就要往這邊撲來,被丁衛攔腰抱住,要去迎接一起嘛。記者們跑得快,沒有保鏢快,此時周軒身邊已經被劉浪和保鏢以及喬三安排的人給團團圍住。

依然有話筒伸過來,其中一名女記者踮著腳尖從人群中只露出個腦袋,周軒於心不忍,笑道:「各位媒體朋友辛苦了,我身體很好,沒有任何問題,謝謝大家的關心。」

「周董,回來後是否就要和虞總安排婚期了?」

「周董,上市是否完全準備好了?」

問題一個接一個,周軒小步前行,笑道:「我知道大家有很多問題,這樣,將由此次與我同行的管清為大家做詳盡解答。」

管清義不容辭,擠到前面,直嚷嚷,想問什麼找俺!

趁機,周軒在一行人的護送下坐進丁衛的豪華房車裡,直奔創富大廈。

創富大廈掛滿喜慶的條幅,過年也沒這麼熱鬧,數百名員工在樓下等待,見到周軒後鑼鼓喧天很是熱鬧。

「軒哥,這是我安排的歡迎儀式,喜歡嗎?」姜靚將嘴巴貼近周軒耳朵,大聲說道。

很吵,這是周軒的第一感覺,還是笑著伸出大拇指稱讚道:「不錯,賢士需要這樣的氣氛。」

「就是品位不咋地。」丁衛哼笑,等待他的便是姜靚橫眉冷對拳頭逼近鼻子,丁衛不悅道:「小門童,我真是要受夠你了,你總得考慮下我的感受吧?我跟周軒好得跟親兄弟似的,但只要是你家軒哥,恨不得拉屎都是香的,我這上趕著的做什麼說什麼都是錯的!」

周軒巨汗,小兩口因為自己取消蜜月,現在又要吵起來,剛要勸架,姜靚卻瞬間變臉,嘟著嘴巴用肩膀撞丁衛,「哎呀夫君,人家跟你不外才這樣啦。」

丁衛還想板著面孔,姜靚伸著五根手指頭倒計時,還剩兩根時就嘿嘿笑了,摟著媳婦道:「可憐我縱橫花叢多年,今天栽到你這個小妖精手裡了。」

畫面太膩,周軒別過臉。下車後,歡迎隊伍里還是沒有苗霖,不由讓他的腳步加快了。

苗霖正在辦公室忙碌,周軒看到沙發上還有條毛毯,想必這幾天,她吃住在辦公室,瘦了何止一圈。

「回來了?」

周軒一言不發,上前將她擁住,非常用力,似乎將她納入身體才覺得能緩解思念之情。時間靜止在這一刻,苗霖也緊緊摟住周軒,眼淚止不住流淌下來,只有在他的面前,她才會盡情表現出自己的脆弱一面。

良久,苗霖拉著周軒在辦公椅上坐下,然後從堆積到同辦公桌一樣高的材料里拿出幾分報表,周軒推到一旁,笑道:「有你,我不需要看。」

「也好,你剛來應該多休息。說給你聽吧。」

據苗霖講,這段時間,公司業績突飛猛進,很多企業發來合作申請,其中不乏國際一流的大企業,想要投資賢士的企業更多,目前賢士發展一切良好,並沒有答應。

這是周軒預料之中的,最令他高興的是,歐強的辛苦也沒有白白付出,在登上太空這一強勢廣告帶動下,路演進行得格外成功。而且,承銷方也基本確定下來,正是世界最有名氣的萬商證券。

「你不在,我便自作主張定了下來,畢竟沒有比這一家更為理想的了。」苗霖說道。

「都累瘦了,最近肯定沒有好好吃飯吧。」周軒心疼道。

「確實胃口不是太好,而且晚上總睡不著,服了葯約不管用。我跟著你師父也學過修身養性的法子,說不出是為了什麼。今天能不能請半天假,讓我早點回去睡覺?」苗霖試探問道。

「當然可以,我也……」

有心想說陪她一起回家,但周軒還是沒有說出口,現在的情況有些複雜,跟著一個人回家會傷了另外一個人的心,也是不尊重。

苗霖當然了解周軒的心思,將這個話題岔開,「呵呵,你要同意放假,我就約芬妮一起和咖啡,她早就說過好多次,因為公司太忙,都被我推掉了。」

「也好,芬妮還可以多陪陪你。」周軒說道。

芬妮曾聽說過苗霖消失的事情,好友重逢固然欣喜,但這件事避無可避的會被提出。周軒叮囑苗霖,不要承認那種所謂的異象,可以咬定是有人不懷好意偽造的。

苗霖也正有此意,將來和富通有一次惡戰,芬妮性格簡單,但也會選定站在懷特一邊,也希望能用友誼安撫,將對她的傷害降到最低點。

周軒相信苗霖能和芬妮度過一個愉快的下午,自己剛吃過午飯,久不露面的劉志打來了電話,聲音低沉,「三弟,回來了啊?身體沒毛病吧?」

「一切都好,大哥,有什麼事兒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段辰身體一直不好,可能是快不行了,你去看看吧,帶著苗霖。」劉志說道。

段辰為苗霖的養父,對她視若己出,現在人要死了,是該過去看看。苗霖這邊沒有問題,周軒需得請示,一聽這個張磊就有些惱:「消息挺靈通啊,周軒,你這是聽誰說的?」

這個時候,段辰應該被送到了醫院,目擊人會比較多,周軒含糊道:「張組長,這又不是什麼機密的事,我想帶著苗苗去探望下,可以嗎?」

「本來也是想要給你打電話的。段辰身體太弱,從被捕後就接二連三的病倒,不過他的情況不容樂觀,醫生說也就是這些天的事兒了。儘快來吧,就今晚吧。」張磊答應了。

「張組長,可以保外就醫嗎?」

電話那頭沉默了兩秒,張磊反問道:「周軒,這種問題虧你也能問得出來。晚上七點到八點,監獄醫院!」

段辰雖然十惡不赦,但到底是苗霖的親人,如今他要死了,苗霖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。周軒嘆息一陣,等到下午臨近下班時才將這個消息告訴苗霖。

苗霖表現還算平靜,周軒接上她又趕去醫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