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08章 一語雙關

第1308章 一語雙關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30 14:22  字數:2474

裴勝男識趣地站在一旁,有些不太自然,想了想說道:「既然軒沒事兒,那我就回去吧。」

「去哪兒啊?」虞江舟沒好氣問。

「當然是回臨海,兩家實驗室好多工作等著我呢。」

「繼續當我的助理吧,來都來了,和軒一起回去吧。」

周軒醒來需要進一步康復,目前不適合立刻乘坐國際航班回國。另外,馬克也沒有醒來,要等著他蘇醒。

聽聞周軒蘇醒,管清和艾米也趕了過來,管清高興的像個孩子,上來就往周軒身上撲,被裴勝男給攔住,手指點著他腦門提醒:「你師父現在很弱,別累著他。」

「哦,嘿嘿,師父,太好了!」管清開心地摸著後腦勺咧嘴笑。

虞江舟暗自撇嘴,裴勝男提醒別人的時候道理一套一套的,她還剛剛掛在人家身上。

艾米還沒輪上和周軒說話,蘇菲也匆匆趕來,只是看到周軒一人,上前禮貌祝賀,又焦急問道:「見到馬克了嗎,他現在哪裡?」..

「馬克還沒有醒來,不過放心,只是時間早晚而已。」周軒安慰道。

「他總是讓人提心弔膽。」蘇菲微微嘆息,轉身看向身邊三個女孩子,艾米認識,但其餘兩個漂亮女孩子就分不清誰是誰了,「這兩位是?」

周軒略微一頓,苗霖回歸,虞江舟未婚妻的身份就變得敏感起來,而對於裴勝男的介紹也讓他有些為難。

「虞江舟,賢士集團總裁。」虞江舟大大方方做自我介紹,蘇菲笑了,「聽說過你,看上去雖然有些憔悴,但依然遮擋不住你的美貌和睿智。」

「多謝誇獎,還希望有機會向你探討學習。」虞江舟客氣道。

「裴勝男,周軒曾經的英文輔導老師。」裴勝男也避重就輕,做了自我介紹。

「啊,瞧我這記性,你是那位航海女英雄吧?馬克當時把你們幾個如數家珍,我還吃過你的醋呢。你現在,真的比航海時白凈不少。」蘇菲開玩笑道。

「我倒是願意天天漂在海上,那是我此生最可怕而又最值得懷念的日子。」

裴勝男一語雙關,以及虞江舟偶然流露的不悅,蘇菲很聰明,看出他們的關係有些微妙,只是呵呵一笑,並不點破。

周軒一天比一天好起來,而馬克終於在第七天蘇醒過來,臉上的浮腫已經全部消了,但因為躺了太久,皮膚略顯鬆弛,蒼老了至少五歲。

「周軒,我都懷疑,你是不是有什麼駐顏訣竅,怎麼看上去一點都沒變?」馬克問道。

「怎麼這麼問,又照鏡子了?」周軒調侃道。

「去!」馬克抬起沉重的胳膊推了周軒一把,就這一下便是頭暈眼花,被護士扶著躺下,不能太勞神。

「呵呵,逗你呢,你現在的狀態不好,我剛醒來時和你差不多。」周軒笑著安慰。

「不得不說,宇航員真的不易。」馬克感嘆道。

「是的,比起他們,我們遜色很多。當然,比起你,我還強些。」

「哈哈哈,你是故意來刺激我的嗎?」

馬克久睡初醒,滿身心的疲憊無法用語言描述,所以儘快激發他的鬥志以及對生活的樂趣,以免心情為此抑鬱。

見馬克已經醒來,周軒放下心,準備當天就返回臨海,被馬克攔住,「夥計,再等我兩天,和我一起開個新聞發布會。」

握住馬克伸過來的手,周軒心存感激,這將是兩家集團初步走向合作的良好開端,不是一個富通天下便可以攔得住的。

飛船返回地球,兩大集團當家人卻消失了十天之久,為此周軒和馬克還感覺很不好意思,然而網友留言卻一致好評,兩個年輕人再次向世人展示,什麼是勇氣。

這天,太空之旅新聞發布會在探宇公司舉行,有二百家來自世界各地的媒體參與了此次活動。當兩位當家人神采奕奕並肩出現時,現場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,經久不息。

馬克率先發言,通過這次親身經驗,更加懂得宇航人的艱辛,向他們表示最崇高的敬意。另外,探宇公司在社會各界的支持下,在航天這個尖端行業上走在前列,公司將繼續大力發展太空航天技術,成為進軍宇宙的第一批佼佼者。

還有,馬克非常感謝此次的好搭檔好朋友周軒先生,表示在恰當的時機,會跟賢士集團展開全面合作。

最後,馬克預祝賢士集團上市獲得圓滿成功。

坐在下方的虞江舟把手都拍紅了,馬克的發言是有分量的,等於是給賢士集團做了一波廣告。周軒也非常感謝,想到自己也曾在新聞發布會上做過廣告,而是為了鎖具!

然後是周軒發言,他首先感謝探宇公司給了這一次寶貴機會,終生難忘。也感謝廣大棋友的參與,這是他下過的最開心的一局棋。感謝自己的親人愛人朋友同事等在背後默默的付出,沒有他們,便沒有今天。

隨後,現場記者提問了許多問題,有對空間站的詳細詢問,還有對賢士集團的前景展望,難免會問到個人問題,比如馬克什麼時候生孩子,周軒什麼時候結婚等等。

「我很喜歡小孩子,但是妻子太忙也很辛苦,所以還沒提上日程。」馬克不忘秀恩愛。

周軒的問題卻讓虞江舟的心揪了起來,她不知道公開場合,周軒會給出怎樣的答案來。周軒認真道:「我會盡最大的努力,給自己心愛的女人一個最為滿意的答覆。」

管清帶頭叫好鼓掌,將這個問題含糊過去,裴勝男吃吃笑:「這個答案可以有多種解釋嘛。」

想到苗霖跟自己說過的話,虞江舟好奇打聽道:「勝男,你有沒做過什麼奇怪的夢,比如在古代,你是個大家閨秀什麼的。」

「嘿嘿,問我媽去,她能給你肯定答覆,我就不好說了。」裴勝男嘿嘿笑,人活得是自信,比如媽媽,以前常把家族的政治背景掛在嘴邊,時刻不忘提醒別人她的不俗身世,現在極少聽她說了,找到了自信,生命也煥發出光彩。

「我是認真的,有沒有見到周軒便覺得面熟,好像什麼時候見過的?」虞江舟又問。

哦?裴勝男歪頭想了想,「沒有啊,就是個學生而已。」

「不是,是大四剛開學那會兒。」虞江舟不甘心問。

「當然了!」

「覺得前世見過?」

「什麼啊,明明是上個學期見過啊!」

虞江舟仰頭長嘆,從第一次見到裴勝男,她就質疑她的大家閨秀身份,現在還是難以相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