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06章 請求支援

第1306章 請求支援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30 01:23  字數:2489

那盤棋並沒有真正下完,周軒還有最後一次反攻機會,以他的高超棋藝,反敗為勝也有可能。以小林正一為首的圍棋大師們,偏向於周軒會贏,並把這盤殘局列為經典研究案例。

網路上爭論很久,也沒能達成一致,更多網友給出的答案是,平局!

周軒一行結束了太空之旅,將要返回地球,而人們還沉浸在棋局的分析之中,也不似升空時那麼緊張。

「也不知道降落能不能安全。」虞江舟擔心道。

「他們的任務已經完成大部分,只要再承受一次降落帶來的不適感,就圓滿了。」苗霖微笑道。

「苗苗,你明明也很擔心,但是為什麼看起來這麼淡定呢?」

「因為我經歷過生死。」

「這種話我不愛聽,你沒經歷生死以前也這樣。」

「呵呵,我跟你可不一樣,從小就失去父母,一切都要依靠自己,早就習慣了將所有情緒隱藏起來。」

「累嗎?」

「時間久了,也不覺得。」

太空空間站之旅第三天,確切說是周軒等人離開地面第四天,航天四人組終於開始返航了。本周天氣都不好,為此地面提前做了不少工作,成本也相應增加了兩成。

各項數據正常,按照原定計劃,四人從太空回歸,但這一次的感覺比升空更加難受。馬克本就在空中出現不適,剛剛進入大氣層時,就露出痛苦的表情。

周軒也牙關緊咬,心裡一秒一秒的倒計時。

偶有眼神交流,蕾妮和烏巴奇都會鼓勵二人,再堅持下,馬上就可以回到地面。

終於,飛船衝出大氣層,慣性之下,馬克直接暈死過去,看得見他的面罩里開始出現血跡。

蕾妮和烏巴奇全都慌了,連忙發出請求地面醫療支援的信號。監控中心也看到了這一幕,五組救援隊伍已經在降落場地待命,隨時準備搶救。

蘇菲倒吸一口涼氣,雙手攏住嘴巴,眼淚在眼睛裡打轉,總指揮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,跑到她身邊請求下一步指示。

「先將連接網路的艙內監控關掉,畫面切換到別處。」

「是,夫人!」

觀看直播的網友沒有察覺異常,還在津津樂道議論,隨後鏡頭切換到了空中以及地面救援準備上,而此時飛船降落傘即將打開,預示著一次轟轟烈烈的太空之旅圓滿成功。

馬克喪失意識,雙眼緊閉,流的血也越來越多,周軒心中焦急,但是他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。減速運行時產生的巨大壓力,恨不得將他揉碎,牙齦變得格外敏感,每根神經都有刺痛感,而最為可怕的是,他已經無法自主呼吸了。

突然,飛船下落速度驟降,是降落傘打開了,而周軒緊繃的神經也崩潰了,雙眼一黑,也失去了知覺。

看到飛船安全降落在既定區域,虞江舟長舒一口氣,笑道:「終於成功了。」

「等待迎接我們的航天英雄吧。」苗霖淚光盈盈,視線一直沒有離開屏幕。

然而,情況不對,一閃而過的是身穿白大褂的醫生凝重的眼神,鏡頭也切換成指揮室,總指揮說著一些不痛不癢的話,臉上卻沒有一絲笑意。

網友按耐不住,紛紛提議,要見到周軒和馬克本人,但探宇方沒有任何回應。

「怎麼沒有什麼儀式就結束了呢?」虞江舟心頭猛地一沉,轉頭看苗霖,發現她也是面若寒冰。

「再等等看。」

可是,等不下去了,因為有眼尖的媒體遠遠看到有兩個人是從艙內抬出來的,另外兩名航天員也顯得非常慌亂,其中包括一名女性。

也就是說,被抬下來的,至少有一個是周軒或者馬克。資深評論員分析,是兩人的可能性更大,因為烏巴奇有過三次以上的成功登空記錄,經驗豐富,沒有一次出現意外。

「軒!」虞江舟簡直要崩潰了,打電話給苗霖,「他怎麼了,到底怎麼了?苗苗你說,他到底怎麼了!」

「江舟,先不要慌,探宇還沒有給出明確答覆。」苗霖勸說道。

「不,不行,我必須馬上去美國,我一分鐘也不能等。」虞江舟擦把眼淚哽咽道。

「好,你先在家裡簡單準備下,我一會兒去接你,然後送到機場。」

「苗苗,你不跟著一起去嗎?」

「那裡有傑出的醫生,還有你,公司也不能離人。」

「謝謝你,苗苗!」

探宇的股票這幾天一路飄紅,今天卻有微妙的變化,買進變少了。一路上,苗霖和虞江舟一句對話都沒有,疾馳直奔機場,夜幕開始降臨,那些閃動的車燈變得更加模糊。

「苗苗,本來該你去的,但是我不能見不到軒。」虞江舟拉住苗霖的手,沖刷而下的淚水早就把臉上的妝容沖刷乾淨,愈發楚楚可憐。

「誰去都一樣,等軒睜開眼,第一個看到的也該是你。」苗霖輕輕擦去虞江舟的淚痕,不由也落下淚珠。

兩人正在互相安慰,突然一個身影躥到身邊,雙眼紅腫,頭髮胡亂挽在腦後,腳下穿著家居平底鞋,正是裴勝男。

「你要去哪裡?」虞江舟愣愣問。

「你們是要去美國嗎,我也去!」裴勝男揚了揚手裡的機票。

「勝男,為了保證公司運營,只有我一個人去,你也留下吧,幫著苗苗打理下公司,量子實驗室那邊的活挺多。」虞江舟不悅道。

裴勝男眼淚汪汪的,也不爭辯,「江舟,我保證,只是遠遠看他一眼就好。」

「這套不管用,苗苗已經用過了!」虞江舟脫口而出,聽苗霖咳咳兩聲清嗓子,也覺得說得不對,皺眉道:「勝男,瞧你這樣子,好像軒怎樣了似的,我去就是把他給接回來。哦,還有歐強那邊,也有工作需要。」

「那我給你當助理行不行,你堂堂賢士集團的總裁,怎麼能一個人出門呢?」裴勝男又可憐巴巴說道。

你?!

哼,虞江舟雙臂交叉,轉過頭不理她,裴勝男用胳膊撞了下苗霖,苗霖勸說道:「勝男已經把機票都買好了,你們一同過去也好,互相有個照應。」

「就是,就是。」裴勝男頻頻點頭。

還真是不自覺,虞江舟心裡一片凄涼,大有任命之感,咬牙道:「好吧,但是你這幾天曠工要記下,休想仗著和軒的關係多領薪酬!」

「沒問題。」裴勝男滿口答應,又問:「給你當助理,得有補助吧?」

嗯?呸!

虞江舟氣蒙了,一眼都不想多看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