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302章 俯瞰家園

第1302章 俯瞰家園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8 14:44  字數:2383

回饋到地面控制中心的數據是,載人飛船正在按照既定軌道平穩行駛,四人目前的狀態也很好。更沒有出現任何故障,之前的信號中斷並非網傳助推器出現問題,探宇會就此追究造謠者的責任。

一切安好,在馬克看來,就是他本人沒有死掉而已,他的反應最大,臉部已經出現浮腫,味覺和嗅覺幾乎已經失靈,這是在地面上沒有估計到的嚴重性。

「還有多久才能追上空間站?」馬克有氣無力問。

「大概五個小時吧。」烏巴奇說道。

「我們不是已經飛了好幾天了嗎?」馬克問。

周軒三人啞然失笑,馬克是真的迷糊了,載人飛船此時正在繞地球飛行,會頻繁看到日出日落,滿眼星辰。馬克一定是感覺非常難熬,對時間也變得不敏感,思維混亂,產生錯覺。

「董事長,您再堅持下,到了空間站會有更大的活動空間。」蕾妮安慰道。

「唉,我已經沒有久坐的疲勞感了,我甚至控制不了剛剛喝下去的水,它們一直在這,這裡,」馬克指著自己的喉嚨叫苦,「飄著,我努力咽下去,可是它們又飄上來往外冒。」

「真正的太空航行和地面訓練是不太一樣的,但我想您能很快適應的。」蕾妮繼續安慰。

「奧次,我的眼睛是不是充血了,有沒有很紅,還有我的頭很痛,血壓失衡會不會給我帶來疾病?」

馬克沒完沒了嘮叨,雖然他目前看起來有些慘,但周軒還是看穿他的小把戲,這是向美女賣慘,反正這裡的秘密沒有人泄露出去,周軒笑道:「馬克,沒關係的,你要是實在承受不了,可以在下一個國際空間站請求支援,會由他們國家的宇航員把你帶下去。」

馬克立刻變得精神起來,「我只是說說而已,現在感覺好多了。」

蕾妮低頭笑,馬克則沖周軒瞪眼睛,這朋友太能搗亂了,跟美女近乎一下都要管。

漸漸適應了失重感,周軒的目光轉向了窗外,左側是浩瀚的星空,毫無雜質的空間,讓星辰變得更加清晰,宛如滿天的珠寶。

再看向右側,窗外是一顆巨大的藍色星球,正在緩緩地旋轉著,海洋連續而廣闊,沙漠一片金黃覆蓋,還有一條條脈絡,正是那些深邃的大峽谷。

這是地面上永遠也無法想像的景色,壯觀無比,激動人心,地球是人類的家園,它同時也是一顆移動的星辰,宇宙的一員。

漏斗狀的雲團漩渦,那是雷雨滂沱,轉向黑暗時點點閃亮,正是萬家燈火,人類文明的象徵。

周軒想要搜尋臨海市,結果是徒勞的,速度太快是一個原因,從太空看向地球,所見的只是那些交錯的繽紛色彩,雲層是最常見的景觀。

一個暗灰色的星球從窗口掠過,接著飛向了遠處,很快消失在視野中,那是月球,地面上的人們在舉杯邀明月的時候,根本不會想到,它在太空里,竟然是如此平淡無奇。

地面發來信號,請求連線,烏巴奇經過馬克同意後,立刻接通了信號。

小屏幕上,出現了地面控制室的場景,信號不穩定,時常出現干擾的波紋,但還是能分辨出來,科技人員正在不斷地揮手。

四人紛紛抬手打招呼,手臂輕若鴻毛,完全靠著直覺在擺動。

影像很快傳到了地面,由各大電視台直播出去,虞江舟和苗霖一直守在電視前,再次看到周軒的笑容,一顆懸著的心這才放下。

「軒,他真的很偉大,每件事情都能做到極致。」虞江舟感嘆道,不是每個人都有決心和勇氣登上太空,周軒總是能做出驚人之舉。

「他就在我的頭頂上,也許,神靈也在那裡吧!」苗霖喃喃道。

「不知怎麼了,一想到軒,就覺得自己是個很平凡的人。」

「呵呵,每個人生來都是平凡的,軒正通過努力,改變自己,也改變命運。」苗霖笑道。

「他還沒下來,笑什麼?」虞江舟嘟囔道。

「江舟,要學會坦然面對一切,當生命就要逝去的時候,人所期盼的只有一點,有人會記得就好。」

坦然?虞江舟覺得無法做到,就在這時,她的手機響了,正是裴亞茹打來的。

「虞總,勝男她,她非讓你過來陪一下。」裴亞茹焦急地說道。

「阿姨,勝男怎麼了?」虞江舟立刻站了起來。

「她看著電視,坐在那裡發抖,手腳冰涼,說不出話來。」

「好,我馬上過去,是在家裡嗎?」

「對!」

放下電話,苗霖也要跟著一起去,兩人立刻離開創富大廈,趕往裴勝男的家裡。虞江舟的臉上終於有了笑模樣,裴勝男平時咋呼的厲害,到了關鍵時刻,心理承受力反而最差。

一進屋,就看見裴勝男臉色蒼白地縮在沙發上,電視上還在報道著此次周軒和馬克進入太空的新聞。背景畫面定格在周軒的臉上,兩位專家正做客直播間,滔滔不絕地講解著太空可能遇到的各種危險情況。

「勝男,你怎麼了?」虞江舟關切地問道。

「你,你們看啊,軒的眼睛裡有血絲。」裴勝男指著電視畫面。

「勝男,不用緊張,失重情況下,會有這種反應,一段時間就消失了。」

「我怕!」裴勝男抱著膝蓋,縮得更緊了。

「怕什麼?」虞江舟不解地問。

「要是軒被丟在太空里,誰又能帶他回家?唉,我體格好,他該帶著我才對,航海的時候就是這樣。」裴勝男嘆息道。

「勝男,別這麼說話,軒一定能回來。」苗霖道。

「一定能回來。」虞江舟拉住了裴勝男的手,將溫度傳遞過去。

裴勝男終於憋不住了,放聲大哭起來,猛捶了一下頭,罵道:「裴勝男,你是撞了邪嗎?周軒根本不理你,你卻在這裡發瘋。」

「好了,等軒回來,讓他來看你。」虞江舟攬過裴勝男的肩頭。

此刻,在臨海的一棟別墅里,一名男子發出一聲慘叫,「姜靚,你緊張個屁,老子的腿啊,都快被你掐爛了。」

「天上飛的那人是我哥,他升空了,我能不緊張嗎?誰像你那麼沒心沒肺。」姜靚說著,一手抹眼淚,一手又在丁衛的大腿上掐了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