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99章 天氣多變

第1299章 天氣多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7 11:32  字數:2374

還想跟虞江舟說幾句暖心的話,馬克突然闖了進來,笑道:「聊了這麼久,還沒完?一直聽你甜言蜜語,做你的女人很幸福吧,咦,怎麼不是剛才那一個了?」

「江舟,我還有事,回聊。」周軒連忙關掉視頻,最後一幕是虞江舟拉長的臉,好容易哄高興,被馬克一句話又惹不開心了。

「你怎麼知道我跟不同的人視頻?」周軒不悅問。

「我剛才來找你,看你聊得正投入,開了條門縫又走了!」

「找我什麼事兒?」

「嘿,馬上就要升空了,激動嗎?」

就這事兒?被打擾到抒情的周軒很不滿,這問題簡直太泛濫了,幾乎誰都在問,怎麼會不激動呢!

周軒起身就要走,被馬克給拉住,「剛才是開玩笑,周軒,其實我是有點擔心,你看這鬼天氣,剛才還聽到了雷聲,要是明天也這樣的話,會讓關注此事的各界人士泄氣,媒體也會懈怠。」

「如果天氣不好,為什麼我來之前沒有監測到這一點呢?」周軒反問。

「那畢竟是半個月前的氣象監控了,要知道,即便是短期天氣預測,準確率也不會達到百分之百。」馬克聳肩道。

「那麼這幾天呢,七十二小時,或者二十四小時內總該是精確的吧?」

周軒微微皺眉,載人升空容不得半點僥倖心理,尤其是電閃雷鳴的氣候,是絕對全面禁止的。有問題,就該儘早說出來,而不是等到升空前夕才提出來。

「地球環境被破壞,所以天氣也變化無常吧!」

周軒哭笑不得,扯得太遠了,短期的天氣預報準確度還不能歸咎在大氣候的環境改變上,這其中的原因很複雜。

馬克解釋,因為是近幾天都是中雨,今天是小雨,有望明天雨停。但還要考慮風向強度以及空氣濕度等綜合問題,一切數據得符合發射標準才可以。

如果氣象不達標,那就必須叫停,這種事情決不能冒險。

第二天早上,雨確實停了,但氣象監測,在中午時分還會迎來一次降雨,也就是說本來定在下午的時間可能要提前。

但是,目前的情況不容樂觀,因為風速達到五級,強行發射存在很大的風險。即便是周軒和馬克同意,在場專家也不會有一個點頭的,在科學面前,嚴謹才能保證最小的事故率。

等到上午十點,風速已經減小了很多,不足以影響發射計劃。但是空中卻飄起來毛毛雨,提前升空的計劃也被打亂了,讓人心情非常沮喪。

已經換好宇航服的周軒和馬克處在等待狀態,中午依然有小幅度降雨,傍晚和夜間將會迎來中雨,這意味著下午的發射都是未知數。

「馬董,升空計劃可否改變下日期?」助理通過話筒請示,不知是今天氣溫低還是緊張,說話帶著顫音。

「媒體到了多少?」馬克問道。

「發出邀請的外國媒體基本都已經到了,有一家因為出現航班延誤正在路上。本地記者也都正在陸續趕來,當時發出邀請時也提出,提供免費午餐一份兒。」助理說道。

「那麼,下一次的最佳登空時間將會是在什麼時候?」馬克無奈問。

「到了雨季了,最近七天都會是雨天。」

「七天?」馬克急了,笨拙的站起身。

「我們可以提供媒體的免費食宿。」

「記者是奔著吃喝來的嗎?如果今天不能升空,改在明天都會怨氣衝天,要推到一周後,探宇就沒有誠信可言了!」

「問題是,七天後的預測大概率會有風雨天氣。」助理戰戰兢兢道。

連七天都不能保證,那麼,只有寄希望於原定時間不會出現意外,否則就要失信於人。

「周軒,你不是連小行星都能預測出來,那麼,能不能推算下今天的天氣情況?」馬克病急亂投醫,問坐在旁邊的周軒。

「這個並不難,但我行動不太方便,可以交給我徒弟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管清?哦,我連他臉上的陰晴都看不透,他說的能准嗎?」馬克擔心地又問。

「你可別忘了,我和你是一間宇航艙的人。可以這麼說,我徒弟的水平,已經可以出師了。」周軒自信道。

「好,那請你連線管清,讓他推測下。」

此時管清正等在外面,得知周軒與他視頻連線,連忙跑過去,「師父,啥事兒啊?」

「管清,推測下最近的天氣情況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嘞!」

管清滿口答應下來,然後從包里找出個紙殼做得預測盤,擺好了陣勢,他跟來之後,一直閑來無事,開始研究奇門遁甲預測法。

馬克看不懂,周軒也不解釋,不管什麼預測方法,他也迫切想要知道結果。

「哦,未來一周天氣都不算好啊。」管清說道。

「唉,說對了。」馬克嘆息道,助理也是這麼傳話的。

「那麼,今天下午呢?」周軒又問。

「狂風大作,電閃雷鳴,簡直惡劣到不行了。」管清立刻說道。

「不可能!」馬克反駁,「管清,不要污衊當今的氣象監測技術,這是偉大的發明,而且臨近的精準度很高,絕對不會出現你說的誤差。」

是嗎?

管清撓撓頭,查詢了下天氣預報,是啊,報道是傍晚會有中雨,不該是預測的惡劣天氣。周軒也很納悶,誤差也太大了,他當然相信當今的科學水平,但是徒弟的能力,他也非常自信,問道:「管清,你是不是哪裡搞錯了?」

「天蓬逢傷門,風雨驟然急。」管清自言自語著,又扒拉一遍,確信道,「沒錯,俺可以斷定,就是天氣預報不準。師父,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嘛!」

「絕對不可能!」馬克再次否定,今天的天氣預測採集信息是密集的,精確度高達百分之九十九,而且是反覆預測,絕對不會出現差錯。

「俺說得沒錯!」管清直著脖子辯解。

都堅持自己是對的,馬克和管清通過視頻吵了起來,誰也不肯退讓。周軒仔細看管清擺放的預測盤,終於發現了問題,時辰不對,這裡可是美國。

「管清,是你計算方式不對,沒有考慮時差。」周軒提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