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98章 否定性暗示

第1298章 否定性暗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6 19:00  字數:2410

空間站三天之旅,卻讓外界等待的人望眼欲穿,有些急性子的人在網上吵嚷起來,認為這是一場徹頭徹尾的騙局。

有錢人都那麼在乎生命,怎麼可能去冒險,雷聲大雨點小罷了。下面引髮網友一片抨擊,兩大集團當家人要是拿這件事開玩笑,一點誠信就沒有了。你要著急,你造個火箭飛上去啊!

周軒和馬克心裡也著急,集團離不開當家人,所幸他們還都有完全信賴的妻子在幫襯打理。

升空倒計時進入最後兩天,天公卻不作美,下起了雨,風速也都在四級以上,大家都暗自祈禱當天是晴空萬里的好天氣。

最後一天,苗霖和周軒連線視頻,看上去清瘦了些,正對著鏡頭微笑。隔著屏幕,周軒依然都能感受得到苗霖獨有的淡定從容,有著讓人平靜下來的神奇療效。

「軒,一切還順利嗎?」苗霖問道。

「都很好,等落地後,我立刻飛回去。」周軒說道,但是把想你了這樣的話,給吞了下去,說出來總覺不夠自信。

「好的,公司沒什麼事兒,歐強那邊反饋來的也都是好消息。我相信,這次造勢後,賢士成功登陸普爾街的勝算又多了一成,或許是兩成,非常好。」

「為了公司上市,我付出很多,但總覺得還是不夠。這次也多虧了你坐鎮賢士,才沒有顧此失彼。你還像以前一樣,總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出現。」周軒由衷說道。

「希望以後我永遠也不會消失。」

「不許說消失這樣的話。」

「呵呵,逗你呢。好了,給江舟主動連線吧,呵呵,你如果經常打噴嚏的話,有可能是她在偷偷罵你呢。」

「關於江舟,我,無法向你解釋清楚。但是,我希望,你能善待她。」

「軒,我早就說過了,我本不該屬於這個世界,能活著回來看到你已經是不易了。何況,我不能生育,終究是人生的遺憾。也許上蒼的安排是最好的,江舟才是最適合的妻子人選。而我,能夠在另外一個桃源世界完全擁有你,就足夠了。要知道,我可是你師父唯一認可的哦。」苗霖咯咯笑,連最後的語氣都很像管輅,讓周軒也放鬆下來。

婚姻,絕不是周軒用來傳宗接代的條件,否則一開始他就會選擇虞江舟,而不是苗霖。

苗霖總是讓周軒沒有壓力,之後便主動聯繫了虞江舟,等待好久才接通,好像很勉強的樣子。

「哦,還好嗎?」虞江舟不知道說什麼,甩甩頭髮,故作不在乎的樣子。

周軒呵呵笑了,「瞧你那樣,這麼多天不見了,也不知道想我沒有。」

「沒有,我正在想,要不要找個帥哥去約會。」

「呵呵,小帥哥要你這樣的?整個人就是個活火山,不定哪天爆發,輕者落一身火山灰,重者直接被化掉。」

「你,瞧不起我?哼,牛皮不是吹的,我現在的身家,想要什麼男朋友都能找得到!」

「如果我不許呢?」

「咱倆又沒婚姻關係,你管不到。」

「如果,我不捨得呢?」

哼!虞江舟別過臉,隨後哭了,「我真的要恨死你了,當初你聯合瘦虎碰瓷,我罵你是騙子,你還不承認。現在你總該承認了吧,你就是騙子,十足的大騙子,害我現在這個樣子,我還死心塌地為你工作。你看看這新家,本來是要給你驚喜的,哪裡能住人啊!」

虞江舟一邊抱怨,一邊轉鏡頭給周軒看客廳。牆角堆放著裝修器材,還有很多箱子,窗帘也沒有選,只用了塊布簾簡單遮掩,還是掛鉤式的,估計開關窗帘這種活只有虞飛飛能做。

天花板沒有漂亮的水晶吊頂燈,周軒看到的是最為簡易的燈泡,甚至樓梯扶手都沒有安,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。

周軒心痛不已,默不作聲。虞江舟還在絮絮叨叨抱怨,自己長大以後,哪裡受過這種苦,卧室就不讓周軒去看了,睡的是可摺疊的榻榻米,衣服也沒處掛,在陽台扯根繩子,反正是乾的濕的都掛那裡。

打掃衛生就別提了,室內障礙太多,機器人清理時經常被卡住,太忙時也顧不上,何況虞飛飛也有演出安排,這麼大房子收拾不過來。

唉,周軒長長嘆息,勸說道:「江舟,這些都是我的錯,你受苦了。」

「實在不行,你就搬去創富大廈,那裡有專人打掃,還能好些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你去哪裡,我就追哪裡,別人怎麼看我?還有苗苗呢,她死裡逃生,我本該慶祝的,搞成現在這樣子,反倒顯得我沒心胸。」

「那就去金源酒店,我這就給崔總打電話。」

「別打了,崔吉發知道咱們的事兒,上次開會還跟我提了,我沒去。」虞江舟說著又哭了,「看吧,老天就喜歡捉弄人,我最要面子,現在連下屬都在同情我,什麼面子也沒了。」

「江舟,別人的感受不重要,我心裡有你就是了。失去苗苗後,我的人生失去了光彩,如果不是你走進去我的生活,我不會這麼快走出陰霾。」

「反正我不想問,我跟苗苗,哪個在你心中更重!」

周軒啼笑皆非,這是否定性的暗示,其實還想知道。不好說,周軒也回答不上來。

「哼,看吧,就知道是這樣!」虞江舟又生氣了。

「唉,把我的心剖出來也不管用。這幾天我常在想,要是死在太空就好了,拋在大氣層化成灰燼。」

「亂說話!周軒!你信不信回來後,我打死你啊!」

「信。不該亂說。」周軒笑了,又認真道:「苗苗,還記得以前你問我,如果此生辜負你會怎樣嗎?」

「不記得了!」

「我說願用自己一切去補償你。」

虞江舟沉默了,她問過多次,怎麼會忘記,她理解的意思是,苗霖回來後,周軒可以將所有股份轉移給她,也就是物質最大的補償,然後帶著苗霖歸隱。

「軒,說這些什麼意思?」

「我想說,現在我後悔了,我可以給你最大的補償,但我也不願意失去你。」周軒認真道:「江舟,等我回去,將賢士成功上市,給員工還有社會一份合格的答卷,這些事我都會處理好,絕不讓你失望,好不好。」

好。

虞江舟淚流雨下,緩緩伸出手,周軒也伸出,隔著屏幕貼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