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95章 生死之交

第1295章 生死之交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6 07:54  字數:2450

等等!

管清眼尖發現了情況,連忙大喊。

女專家提醒道:「我這是為周軒負責,如果他扛不住的話,有可能損壞他的大腦。」

「俺師父腦子好用著呢,他是有兩個愛人,不知道你問的哪一個!」管清說道。

「對,對,周董愛人比較多!」

艾米也幫腔,但等同於補刀,女專家呵呵笑了,這倒是符合有錢人的特色。於是又換了個話題,「周軒,你知道徒弟和秘書的名字嗎?」

「當然,管清和艾米。」周軒連忙回答。

越往後越難熬,周軒如果撐不住可以主動叫停,而女專家的問題也越來越頻繁,因為越往後越危險,要確保他的人身安全。

極力保持清醒,此時的周軒已經面無血色,虛脫的幾乎要暈死過去。

聽力越來越差,身體像是要被撕裂,那種痛苦無法言述,不知又過去多久,周軒直呼道:「我可以堅持,但是想吐!請給我一個袋子!」

袋子沒有,但電椅緩緩停止了,恢復了正常的周軒依然覺得全身輕飄飄的,但毫無舒適感。等到眼罩被摘下,視力都是模糊的,就像是黃昏時分,天色暗淡,看什麼都不真切。

衝到洗手間,周軒哇哇大吐,確切說是噴的,胃部猶如在灼燒。最終,周軒是被管清攙扶出來的,在休息室又躺了半個小時,感覺好些,但還是周身不適。

「不錯啊,居然第一次就堅持了七分鐘,非常強壯持久!」女專家沖周軒豎大拇指,說完覺得自己的話有歧義,又解釋道:「要知道,載人飛船並不是直線上升的,而是高速盤旋,這一關是必修課。」

「我算合格了嗎?」周軒虛弱道。

「非常棒,不過接下來幾天還要繼續訓練,我想你一周就能適應的。」

周軒心裡哇涼,現在他看見什麼都想吐,管清端來的水都喝不下去,水果也不行,此時的嗅覺變得很靈敏,聞見什麼都有腥氣。

「師父,還有測試呢,能行嗎?」管清擔心道。

「這會兒好多了,你看,頭也不暈了,眼也不黑了。」

周軒挺了挺胸,剛要走出房間,瞥眼看見電椅,哇哇又干吐幾下,只怕此生看到類似座椅都要條件反射了。

故作淡定的走出試驗室,周軒努力維持身體平衡,絕不能讓馬克小瞧!

距離下一個試驗房間,只有幾十米遠,但周軒走得十分艱難。人比人氣死人,不行就是不行,還是在一條長凳上坐下來。

又坐了一刻鐘時間,周軒居然沒發現馬克人影,難道說他已經通過了全部測試嗎?

「快閃開!」

伴隨凌亂步伐,一輛移動推車被快速推出來,上面躺著個人,面無血色,身體還有些微微抽搐,眼睛是半閉著的。經過周軒身旁時,才看清楚,不用說,是馬克!

頭一次,周軒不地道的笑了,馬克居然給訓暈了,比起自己狂吐腳步不穩還要糟糕。馬克看到這一幕,嘴角抽動幾下,以示不服氣,但是身體不能動,連眼皮都不能控制。

哈哈哈,管清也笑出聲,要想通過這裡的測試,硬撐是絕對不行的。

因為馬克出現了突發境況,周軒的身體狀態也不行,上午的測試就此停止,其餘項目俺安排在下午。

午飯時,馬克終於能自由行動了,捂著胃口直呼難受。

「昨天晚上,我為了討蘇菲開心,來了三次,否則是不會暈的。」馬克辯解道。

「呵呵,這個你需要跟負責測試的專家講。」周軒調侃道。

「其實無所謂,我這已經夠好的了,有人昏迷幾天幾夜的都有,我只是身體不能動,大腦還是清醒的。」

「厲害,來,吃飯。」周軒做出邀請姿勢。

「謝謝,你也來,為了我們共同的目標!」馬克也攤手道。

「你先請!」

「不,你先來!」

兩人謙讓了半小時,誰也沒動刀叉,真心吃不下,看見食物不覺飢餓,而聞見食物的氣息,則會有不好的想像,比如屠宰現場。總之,都想吐。

最後,兩人只是喝了點蔬菜湯,幸虧昨天吃得多,保證兩人三天內餓不死。

下午的訓練可以說是非常殘酷,是對低壓適應以及應激反射訓練等等,都是對人體極限的挑戰。為了相互安慰,周軒和馬克約定兩人同時進行測試,相互勉勵也能相互激勵。

測試的總時長只有三個小時,兩人以頑強意志熬過所有考驗,等到最後一項結束時,都撐不住了,身體一軟癱在地上。

說實在的,這種感覺比周軒經歷的瀕死之感更難受。

「周軒,你這個朋友我打算交一輩子。」馬克流淚了。

「在我們國家有個詞,叫做生死之交,咱們現在是生死兄弟!」周軒說道。

「對,好兄弟!來,握個手。」

馬克艱難翻過身,但一陣眩暈感過來,連忙蜷縮身體儘快讓這陣不適感過去。但在外人過來,就像是他鑽進了周軒懷裡,畫面太美,不忍直視。

兩人進入正式訓練期,最為可怕的不是這三小時的煎熬,而是吃飯。為了讓他們身體指標達標,飲食格外講究,葷素搭配,必須吃完。

蔬菜是周軒愛吃的,但是水煮蔬菜口感就差了,嚼一口,滿嘴新鮮的維生素味道,尤其看管清和艾米吃那麼香甜,周軒在嘴裡反覆嚼著,就是下咽困難。

馬克也不例外,想要偷偷倒掉,但有專人盯著,也只好直著脖子往下咽,但胃裡卻有阻力往外頂,到底還是吐了。

「對不起,實在是太難吃了,我可以慢慢,享用嗎?」馬克跟營養師商量。

「不可以,您需要在一小時內吃掉這些食物。」營養師面無表情說道。

「天哪,這完全做不到!」馬克高舉雙手表示抗議,周軒也補充道:「我們真的吃不下,現在沒有一點飢餓感。」

營養師黑著臉,每天都要訓練,不吃飯就不能在明天有穩定表現。最後還是想到了一個折中的辦法,將這些食物混合一起打成稀糊,一口氣喝下去然後立刻轉移注意力,以免吐出來。

一周後,兩人終於適應了訓練,也可以正常飲食,幾乎要喜極而泣,但測試專家不忘打擊,不要太得意,這對於職業航天員來講,根本是不合格的。

因為周軒和馬克結伴而行,又不會在太空停留太久,最可怕的事情是孤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