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94章 艱苦的測試

第1294章 艱苦的測試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6 07:54  字數:2481

因為有兩名專業航天員陪同,進行一對一的輔導,所以周軒和馬克免去了學習太空知識的過程,當然也不需要刻意去學習一門外語,因為這是探宇私家太空站。

必須的訓練卻是不可少的,只有完全通過,才等於跨出邁向太空的第一步。

到達培訓中心後,便有兩個人分別帶領周軒和馬克分別進行測試。

「嘿,哥們兒,祝你好運。」馬克拍拍周軒肩膀,吹著口哨進入一個房間。

隨後,周軒也被帶入到一個房間,中間擺放一台跑步機,牆角排列六七台設備,都顯示是運行狀態。

進來兩名戴眼鏡的中年男人,示意周軒放鬆,然後將他的頭部、頸部還有胸部等地方用線與靠牆的設備聯通。

「你們這是幹什麼?」管清立刻敏感警惕起來,艾米也下意識握緊拳頭,如果他們敢對周軒不利,她就會有所行動了。

「哦,這是體能測試。」一名中年男人說完,還搖起一側窗帘,周軒看到馬克正嘻嘻哈哈的滿身線在跑步機上跑起來了。

「可以開始了。」周軒點點頭。

隨後,一個笨重的頭盔套在頭上,很重,足有十斤以上,也可能更沉,戴在頭上非常不舒服,需得頸部用力,才能保證身體平衡。

那兩人相視點頭,隨後跑步機啟動,所有的指示燈也都亮起,周軒瞥見管清在憋笑,應該是自己頭上這個碩大的頭盔燈光閃閃,滑稽可笑。

「周軒,能聽到嗎?」

耳邊隱約有聲音,周軒看向其中一人,他卻沒有表情,便沒吭聲。隨即,跑步機停止,周軒看見兩人聳肩搖頭。

「這麼快就結束了嗎?」周軒意外道,很簡單嘛。

「不,你的聽力出現了問題,我們不能確定你是否適合登空。」

周軒一愣,解釋道:「這個頭盔非常隔音,而且我也不適應這樣的環境,下次注意肯定會好很多。」

「那說明你反應能力較差,我已經使用了足夠大的聲音。」另外一人強調。

「難怪馬克要開除你們,辦事太草率!」周軒沉下臉來。

「哦,不,我們工作負責,年終考評都是優良,為什麼要開除我們?」兩人有些著急了,也很生氣。

周軒攤攤手,笑道:「看吧,你們的反應能力也不過如此,我連今天參與測試的人是誰都不知道,又怎麼會清楚員工去留情況呢?」

兩人啞口無言,但通過這件事,周軒的反應速度還是值得讚許的,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有利的反轉點。要知道,在太空中,不會有前呼後擁的局面,基本全靠自理,同行之人也不過是遇到突發事件時相互幫助罷了。

測試繼續,這一回周軒全神貫注,隨著奔跑速度的提升,他依然保持靈敏的反應能力。

「周軒,賢士集團上市,我們也想購買股票,你們的中籤率不會太小吧?」一人笑問道。

「這得看你投入的資金總額,投入越大,中籤的概率越高。」周軒淡定道。

「能否有些特殊照顧呢?」另一人又問。

「不好意思,就沖你們剛才差點否決我,也不能搞特殊。」周軒毫不猶豫道。

兩人哈哈大笑起來,其實這只是隨意聊天,都是跟周軒有關的內容。測試成績優良,兩人向周軒表示祝賀,但一人還是提醒道:「周軒,你為了通過第一關測試,太拼了,接下來還有很多測試,你可要保持住體力。」

「多謝提醒,我知道了。」

周軒感激點頭,交流這麼多,只有這句是善意提醒。

玄梯是較為簡單的,需要一定的臂力,周軒很容易便通過了,這個在馬克的入戶花園裡也有安裝,今天早上還進行過主動訓練。

接下來還有衝擊耐力試驗,試驗當中倒是沒人故意搭茬分散注意力。這次周軒表現比較優異,因為在太空艙中處於靜止狀態,配合調整坐姿以及呼吸,增強在反覆衝擊中的耐力。這都是周軒的強項,幾乎得了滿分,在場專家笑稱他已經征服了這項測試。

進入下一個環節時,周軒看到了神采奕奕的馬克,應該是也獲得不錯的成績。

「呵呵,周軒,加油哦,接下來的訓練一個比一個難。我還好,佔據有利條件,經常來這裡嘗試,你一定要堅持住,幾天後就會適應了。」馬克安慰道。

「說實話,壓力也挺大的,如果能提前一年或者半年訓練就好了。」周軒說道,然而,這種設想也不成立,他們拿不出這麼多集中的時間來。

「哈哈,我們在空間站停留的時間並不長,放鬆些。」

旋轉電椅,是專業人士都十分頭疼的環節,人被束縛在上面,雙眼被蒙上,然後加速開始旋轉,可以提高人扛暈能力。只是想一想,容易眩暈的人便會覺得有反胃的感覺。

因此之前周軒從未接受過這種測試,所以初次時間設在三分鐘,如果他連這個時間都堅持不住的話,那麼升空的能力也會令專家質疑。

「保持放鬆狀態,注意力要集中,或許我們還會進行簡短的交流。」一名女性專家提醒道。

「好的。」

坐在座位上,四肢也被束縛住,女專家在周軒眼睛上蒙了一塊眼罩,問道:「怎樣?」

「還好?」

「可以開始了嗎?」

「可以了!」

嗖!

周軒以為還有個過度時間,其實自己話音剛落,座椅已經旋轉起來,很快就達到一定的頻率。這種感覺無法用語言描述,周軒在心裡默默計數,估計過了半分鐘時間,便覺得有液體往喉嚨口處撞,這跟普通的眩暈噁心有著本質區別。

再後來,巨大的不適感讓周軒的意識已經有些模糊,頭疼欲裂,他可以確定自己已經進入腦部輕微缺血的狀態。

「周軒,你的愛人叫什麼名字?」女性專家問道。

「這個?」

「怎麼,你的思維出現了問題嗎,需要停下來嗎?」

女專家皺起眉頭,這才八十秒,而周軒就不知道自己愛人叫什麼名字了。如果是這樣,那麼測試就不用繼續下去了。

「周軒,儘快回答我,你的愛人究竟叫什麼名字。或者,為保護隱私的話,你給她起的昵稱也可以。」

不得不說,這時候的思考能力確實降低了,但周軒不是答不上來,而是不知道怎麼答。女專家聳聳肩膀,伸手按下按鈕,認為這次測試可以結束了。

然而周軒,蒙著眼睛,對這一切毫無所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