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91章 不告而別

第1291章 不告而別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5 00:01  字數:2331

馬克正式向周軒發出邀請,如果可行的話,實現之前的約定,和他一起共赴空間站!

「我很意外,只是,體能測試還有特殊培訓總要有吧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沒有強健體魄,怎能完成航海計劃呢,周軒,我相信你可以的。」馬克激情澎湃,聲音也很洪亮。

師父,俺,俺!管清在旁邊使勁推周軒,當然也希望同步太空。

「除了你我,還有誰去?」周軒問道。

「還有兩名真正的宇航員,周軒,你不會是不敢去了吧,在美國時,你可是爽快的答應的。」

馬克還有些不高興了,周軒立刻說道:「去,當然去,我明天就先趕到探宇公司。」

「那太好了,對了,你的身體各項指標,可以由國內出具,然後拿過來即可。」

馬克的補充是善意的,或許他聽到了些什麼風聲,以免讓周軒擔心,以飛往太空為借口,趁機對他進行檢查。

「師父,俺呢,你咋沒提俺啊!俺為了能增高體重,天天吃肥肉,很強壯了。」

管清真急了,說話都帶跳的,好像這樣能助他升入太空。危險不用多說,空中出現事故,絕無生可能,甚至連奇蹟都沒有發生過。

另外,馬克那邊已經安排好人數,周軒和馬克非職業航天員,馬克還有駕駛飛機的空中經驗,而周軒只有航空里程,所以連他能否合格還需要進一步的測試,不是誰都可以去的。

「好徒弟,等以後師父再單獨帶你去太空,這次機會難得,師父是必須把握住的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師父,俺要是跟著你,啥都不怕,要是在下面等著,抓心撓肝的。」管清嘆氣道。

「呵呵,總有一天,你也要脫離師父自立門戶,總不能跟在師父身邊一輩子。」周軒摸著他的腦袋笑道。

「有啥不可以的,只要師父和師娘不嫌煩,俺就伺候你一輩子!」

管清的話讓周軒感動,但問題是,現在倆師娘,她們連自己都煩,更不要說管清了。不過,這個時機對於周軒,反而是最有利的時候,但凡管清的任何一個師娘在身邊,都不會同意周軒去冒險。

第二天上班時,苗霖和虞江舟都發現周軒不在公司,同時消失的還有管清和艾米。起初兩人都沒當回事兒,還以為是在對方那邊,但是到了中午時,兩人才發現,她們都沒有見過周軒。

「苗苗,軒今天在忙什麼,我這邊還有個項目需要他簽字。」虞江舟沉不住氣,硬著頭皮來找苗霖。

苗霖微微一怔,「我還以為他在你辦公室呢,是不是被什麼棘手的事給纏住了?」

虞江舟有些慌了,周軒什麼事都喜歡和她商量,即便是拿定主意也會告知一聲,再問其他人也都說沒見過周軒,也沒有任何指示。

苗霖面色也陰沉下來,周軒的處境她很清楚,據說外面還有個魅影組織的接班人,通過眼神就可以控制一個人,不該讓周軒住在大廈。

兩人不約而同來到頂樓,周軒房間的門是關著的,裡面也沒人。

「苗苗,江舟,還沒吃飯吧,過來一起。」柳婉君看到兩個學生很開心,連忙向她們招手。

苗霖幾步跑過去,問道:「老師,你知道軒去了哪裡了嗎?」

「我昨天半夜聽到動靜,好像艾米來了,在門口說了幾句話,聽腳步好像是三個人的,就走了。咦,你們都不知道嗎。」

老人睡覺輕,柳婉君聽到半夜來過一個女孩子,本來聲音聽不清,但艾米是外國人,中文總會有自己的口音,她還是能辨認出來的。

「艾米那孩子挺老實的,你們可別想歪了。」柳婉君板起面孔。

苗霖和虞江舟哭笑不得,都什麼時候了,怎麼會往那裡想。之後,兩人撥打周軒電話,卻是關機狀態,管清和艾米的也是一樣。

意識到問題重要性,虞江舟連忙下樓,用鑰匙打開辦公室,裡面收拾的整整齊齊,俞悅處於關閉狀態,安安靜靜的坐在一旁。

「嗨,俞悅,周軒失蹤了!」虞江舟喊道。

俞悅感應啟動,「哦,天哪,我馬上撥打報警電話!」

「你不是一直跟著周軒嗎,怎麼在辦公室里?」苗霖問道。

「昨天晚上,周軒和管清還有艾米趕往機場,說是要去美國,此時應該還在天上。你們確定他失蹤不需要報警了嗎?」俞悅問道。

「俞悅,你的邏輯出現問題了吧?軒既然去美國了,就不是失蹤了!」虞江舟翻了一記白眼。

「哦,你吃了嗆葯,跟誰都這樣說話,我不如睡覺。」

隨後,俞悅又恢復了靜止狀態,嘴角還保持鄙夷的上噘形狀,很氣人。

周軒去了美國,那就一定是去談業務,虞江舟告訴苗霖,這幾年,南宮新月幫了很大忙,幫助周軒聯絡了不少國際上的企業家。

兩人猜測這次究竟是去見誰,虞江舟猜對了一半兒,是去見馬克,因為上次沒有談攏,以周軒性格,不會輕言放棄。

然而,一條網上跳出來的即時新聞,卻讓她們兩個都大吃一驚,探宇以及賢士兩家公司的老總,馬克與周軒,將共同奔赴太空!

反覆看了好幾遍,兩人終於相信了,此時周軒的手機依然處於關機狀態,如果不是為了這件事,他怎會一言不吭的就離開。

「混蛋,他怎麼可以這樣不負責任!」虞江舟眼淚泛濫,多日來的委屈以及擔憂讓她沮喪的坐在沙發里捂著臉痛哭。

苗霖還算冷靜,安慰道:「軒不是一般人,吉人自有天相,不會有事的。再說馬克的公司的航天器技術也是超一流的,他們擁有私人空間站,安全往返不是問題。」

「苗苗,你是不是太冷血了?以前你不在,軒急的什麼似的,滿大海去找你。現在他要做糊塗事,你怎麼跟沒事兒人一樣?」虞江舟抱怨道。

「著急又有什麼用,你能阻止軒嗎?」

「我這就去美國,看能不能阻止住!」

苗霖將虞江舟拉住,虞江舟掙扎往外走,只覺手臂吃痛,苗霖手掌像是緊箍牢牢環住手臂,疼得只能重新坐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