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88章 冷麵無情

第1288章 冷麵無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4 06:22  字數:2381

三人關係被私底下熱議,但除去情感恩怨這方面,大家還是非常振奮的,上市前夕,周軒又得一有力助手,據說能力不在虞總之下

苗霖的才幹很快展露出來,關在辦公室里一天沒出門,把這幾年的公司情況全部掌握清楚,然後就上市問題提出自己的幾點建議,來到周軒辦公室討論。

「軒,上市前的造勢同樣重要,我認為比上市後還要重視才行。」苗霖說道。

「總不能把婚禮提前吧!」

身後一個聲音傳來,虞江舟也進來了,一天過去了,眼睛還沒完全消腫,可見昨晚哭得厲害。

苗霖呵呵笑了,「有何不可?」

虞江舟坐在沙發上,疲憊地擺擺手,「苗苗,你能安全回來,我真心高興。但是這種玩笑就不要開了,現在唯一支撐我的就是成功上市,其餘的以後再說。」

「江舟,你也知道的,我不能生育,又是死過一次的人,在那個特殊的地方,看透了很多東西。我離不開軒,和你一樣,但我不需要嫁給他。」苗霖說道。

虞江舟抬起頭,又看看周軒,眼睛裡開始有了生氣。

苗霖笑著說道:「我也希望你們能早點生下自己的寶寶,如果能像又苗那樣,也叫我一聲媽媽,就沒有什麼遺憾了。」

「我會讓自己的孩子將你奉若生母!」虞江舟激動了,不等周軒表態就立刻說道。

「江舟,你永遠是我的好姐妹。只要,遠遠的看著,就知足了。」

聽到這話,虞江舟直撇嘴,還是沒誠意,故意說這麼可憐巴巴的話,苗霖接著又補刀,笑道:「其實我自己倒無所謂,還有勝男呢,她非軒不嫁,也挺可憐的。」

嚯的一下,虞江舟站起身,不悅道:「好吧,你們繼續討論這個問題吧。如果為了造勢,你們舉辦婚禮也可以,然後我遠遠的看著,在心裡默默祝你們幸福。哼,這話多假!」

蹬蹬蹬,虞江舟怒氣沖沖離開辦公室,估計這晚又要睡不著了。

周軒忍不住說道:「苗苗,你知道江舟的脾氣,經不住玩笑,幹嘛刺激她。」

「我是在提醒。」苗霖微微一笑,又說道:「不過,依靠婚禮來造勢,影響力也不會太大。最好,還有些全球的熱度。」

說得很對,但是卻很難,現在周軒既不出書,又沒什麼國際會議,拿什麼創造熱度。以前被媒體圍追堵截,都被拒之門外,現在倒好,這份冷清恰恰是不利的。

畢竟,賢士集團上市,吸引的不只散戶,還有大型金融機構,得讓他們樹立信心。

「苗苗,身體有什麼不適嗎,是否需要去醫院做個全面檢查?」周軒問道。

「你師父都快成仙了,我的病都讓他治好了。」

「全部都治好了?」

「差不多吧。軒,我先回家了,你也要注意身體。」

苗霖飄然離去,卻讓周軒猜不透她話里的意思,總覺得她還有什麼沒對自己講。周軒依舊每天留在創富大廈居住,虞江舟也暗中和苗霖較勁,每天埋頭工作,幾天下來,便瘦了一大圈。

但是苗霖的出現,還是讓很多人敏感起來,首先是白芮,如今他意氣風發,又有了女朋友,事業愛情雙豐收,這天哼著小曲來開會,突然發現對面坐著苗霖,驚得連人帶椅子都倒在地上。

其餘人疑惑不解,白芮今天是喝醉了嗎?耳朵里沒聽進去幾個字,鬢角的冷汗卻一直在冒,後來大家才發現,原來是白芮身體不舒服,這不,還沒開完會就跑出去哇哇大吐了。

白芮或可私底下商議,但是另外一個人找來,卻讓周軒十分為難,此人不講情面,從不憐香惜玉。

遲疑了很久,周軒才接通電話,立刻傳來張磊的聲音,質問道:「怎麼這麼晚才接電話?」

「哦,誰整天把手機放在兜里,張組長,是不是又有什麼喜訊了?」

「別跟我裝迷糊了,苗霖回來了,是嗎?」

「呵呵,張組長消息挺靈通啊!」

「賢士集團又多了個女老總,這事兒也瞞不住。」張磊氣哼哼道,苗霖出現已經快一周了,而周軒有意隱瞞,張磊是聽周又苗提起漂亮媽媽才敏感起來,一打聽,嚇一跳,苗霖回來了。

「怎麼,張組長也想跳槽啊?我代表賢士,歡迎你!」

「行了,苗霖的事兒還沒算完。白芮曾遭遇綁架,車被開到河裡,白家早就已經報案了,現在是不是到了結案的時候?」張磊冷聲問道。

「當事人不追究,又關苗霖什麼事兒呢?張組長,我跟苗霖之間的感情你比誰都清楚,她剛從,那個,海島上回來,我就會盡全力去守護她!」

「海島?你當我三歲小孩子呢?你跟又苗說說,看她信不信?周軒,我首先是一名警察,其次才是你的朋友,苗霖涉嫌綁架以及破壞他人財產罪等,只要落實,我照樣把她拷走!你要是攔著,我照樣做我的警察,朋友就免了!」

「何必說這麼傷人的話,無憑無據的,可不要給我們扣這麼大帽子,擔不起!」周軒也冷下臉來,且不論和苗霖的恩愛,現在的賢士也經不起風吹草動,張磊這個時候要抓苗霖,無疑是雪上加霜,富通也一定會抓住這個把柄進行抨擊。

「哼,我已經派人去接白雄起和白芮了,現在他們也許正在趕往警局的路上。不要試圖說服他們,這期間他們是不能隨意跟你通信的。」張磊提醒道,又補充說:「對了,你也別來找我說情,今天不在多維大廈辦公。」

周軒氣壞了,連忙嘗試撥打白雄起和白芮的電話,白雄起的直接是關機狀態,白芮的手機響了兩聲,然後掛斷,接著再打,提醒關機。

不行,苗霖剛從玉棺出來,周軒絕不能再讓警方給帶走了,要說所有起因都是因為自己,大不了把罪責都承擔起來。

匆匆推開苗霖辦公室的屋門,此時屋內還有別人,見到周軒進來,打了聲招呼離開了。

「苗苗,快跟我走,找個地方藏起來!」周軒拉住苗霖的手。

「去哪裡?」苗霖問道。

「哪裡都行,要不就先出國,我聯繫新月姐。」

周軒急的額頭都冒汗了,就要聯繫南宮新月,被苗霖將手機拿過去,饒有興緻的看著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