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85章 苗霖歸來

第1285章 苗霖歸來 (1/2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2 17:30  字數:2424

眼前一佳人,膚如凝脂,面若桃花,一雙明眸飽含深情,就像是從畫中走出來。只是她長發及地,指甲彎曲而長,看上去多了幾分詭異。

正是玉棺中的漢服美女,熟睡中的她看上去跟苗霖非常像,此時眼神流轉,顧盼生輝更是活著的苗霖一般無二。

周軒忍住狂跳的心,故作淡定道:「你好。」

美女咯咯笑了起來,就連這笑聲也讓周軒征在當場,為何世上會有這麼像的兩個人呢?思念的情緒得到撫慰,好似苗霖重生。

「軒,久別了。」美女微微笑道。

這麼親昵的稱呼,讓周軒想到了過去的點點滴滴,但她又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,是在玉棺中聽到的嗎?

唐濤升壯膽問道:「你是人是鬼還是外星人?」

「唐教授,我是苗霖啊,難道你已經不認識了嗎?」

美女語出驚人,唐濤升腿一軟,幾乎站不住,「苗苗已經死了!」

「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兒,就像是做了一場夢,從高空墜落然後醒來,卻發現自己在這間屋子裡,走出來看到了你們。」美女淡淡道。

亞格手指苗霖,「嗨,你可以讓開些,讓我們看看裡面究竟發生了什麼嗎?」

「好的,亞格,其實裡面什麼都沒有。」美女道。

等美女蓮步款款走到一旁,亞格這才探頭往屋裡看,錯愕不已,這間屋子是空的,專門用來存放玉棺,確實什麼都沒有。

但問題是,玉棺呢?玉棺去了哪裡?

幾位科學家又頭碰頭研究半天,最後得出結論,那就是,剛才法陣啟動,能量的變化導致玉棺消失。

為何玉棺消失,室內能量總值沒有太大變化?..

「這玉棺就是個秒合體,而法陣將它解開了,消散於無形!」唐濤升這會腦子轉得很快,語速很快的給出結論,得到大家一致認可。

科學家們興高采烈的議論,激動的流下淚水,而周軒也淚濕雙眼,難道自己辛辛苦苦尋找的未婚妻苗霖,就在眼前。

「軒,難道,你不想我嗎?」美女問道。

「你真的是苗苗?」周軒問道,還是不敢置信。

「那天我掉落到海里便失去了知覺,醒來時發現自己在一艘潛艇內,再後來被移送到一艘貨船上,持續性的發燒,直到那艘貨船發生了事故,有人想把我帶走,可我卻被一股力量吸到空中。」

說到這裡,苗霖嘆口氣,低頭看著自己修長的手指,「可惜,戒指卻掉了。」

「那個時候,你一定很絕望吧。」

「想不了那麼多,我只是想要戒指,想要去拿,卻什麼都看不到了。軒,對不起,我弄丟了你給我的戒指。」

真的是苗霖!

周軒踉踉蹌蹌走過去,眼淚在眼中聚集隨後落下,卻得不到片刻的清晰,眼睛又被重新聚積的淚水遮住,心愛的人近在咫尺,卻費了好大的勁才看清楚。

「苗苗,太好了,你還活著,我真的很想你,苗苗,你讓我找的好苦。」

周軒將苗霖一把摟住,將頭埋在她的秀髮之中,壓抑住了哭聲,卻止不住淚水。多少個夜晚,他為害死苗霖而愧疚不安,多少次夢中,他看到苗霖走遠,喊不回叫不住。

「你若歸去,我必醒來。軒,你到底動了回去的念頭,所以我必須醒來。」苗霖柔聲道。

一天中發生了太多不可思議的事情,唐濤升興奮過度,這會兒直喊頭暈,其餘人也都需要冷靜思考時間,各自回去。

劉浪正哼著曲兒等周軒回來,遠遠看見他帶著兩名美女出來,不由嘿嘿笑了,真有特色。一名是現代化機器人,一名不知道哪輩子的古美人,戲服都還沒脫呢。

等苗霖走到跟前,劉浪笑不出來了,手一抖摁了幾下喇叭。

「二哥。」

「苗,苗苗?」劉浪怔怔問。

「是苗苗,二哥,苗苗回來了。」周軒開心道。

「哦,好,好事兒啊。那個上車吧!」

坐好後,心神不寧的劉浪發動汽車,打算著要把他們先給送回家,卻還是開到去往公司的路上。苗霖這身打扮可不能隨便露面,又繞了遠往家送。

滴滴,手機有了新消息,是虞江舟發來的,上面一句話,軒,今天又是個團圓的日子哦。

是不是唐濤升已經提前告訴虞江舟了?也好,省得見面沒法說。

路上,大致說了下情況,劉浪唏噓不已,這是讓外星人給救走了,然後用空氣形成的秒合體封存,現在是又給打開了。

「二哥,家裡坐坐啊。」下車後,苗霖亭亭玉立的發出邀請。

「不了,我這腦袋還混湯的呢。」劉浪擺擺手,他最需要一個安靜的地方,好好想清楚,然後再睡一覺。

和苗霖手牽手,溫迪立刻叫了起來,喵喵也嗖的一下爬到了樹上,苗霖笑了,「看來,家裡多了好幾名成員啊。」

「以後再說。」

單手推開家門,管清和虞飛飛正在布置餐桌,今天菜品非常豐盛。聽到師父回來,管清轉過身,愣了幾秒,師娘?

「管清都長這麼大了,我走的時候,還是個孩子呢。」苗霖欣慰道。

「是俺師娘,俺師娘回來了!」

管清淚光閃閃撲過來,忘情和苗霖擁抱,突然意識到自己長大了,連忙退後一步,「師娘在上,請受徒兒一拜!」

苗霖連忙扶住他,嗔道:「這些規矩都免了吧,你師父也不喜歡的。」

「師娘,俺快想死你了,你知道嗎,俺師父為了你,真是遭了大難了。」

管清說不下去,用袖子擦眼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