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84章 驚人的異象

第1284章 驚人的異象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22 13:08  字數:2449

唐濤升連聲問道:「到底是什麼東西,還藏著什麼,趕快拿出來吧!」

「唐,讓周軒把話說完!」拉米克把唐濤升拉到一旁,這一插嘴,他也心急了。

「就是我上次拿來的那個隕石。」

周軒說完,大家都愣住了,那是一塊罕見的鑽石隕石,可以在寶石上划出痕迹,硬度可見一斑。另外,那塊隕石的形狀,好像跟這個能量漩渦非常接近,或許缺少的就是它。

而令大家真正沉默的原因,是周軒來送隕石時,苗霖也在場,亞格因為太開心,還跟她跳了一段舞,唐濤升也像個孩子似的扭起來。

如今,隕石要發揮巨大作用,而苗霖卻不見了。

「那就,拿來試試!」

唐濤升將隕石取出,再次經過測量計算,數據完全符合,與那個看不見的漩渦嚴絲合縫。沒人說得清,這到底是巧合,還是天意,總有一種力量牽動著當今的時空經緯,朝著一定的方向發展。

還是唐濤升親自操作,待法陣啟動後,將那枚隕石輕輕放了上去。

瞬間,隕石被七彩之光包裹住,幾乎看不到形狀,每個人都瞪大眼睛,甚至忘了帶面罩。小小的法陣中央,有氣流飛速旋轉,其間夾雜電閃雷鳴,還有風雨呼嘯,忽隱忽現的暗黃色氣息,那代表著泥土,還有清脆的金屬撞擊之聲。能量不斷往隕石聚集,突然又擴散開來,一股濃郁白色氣息形成的上升氣柱,而又止於半空。

法陣之內流光溢彩,而站在外面的人卻沒有受到影響,哪怕連一絲風都沒有。

隕石開始轉動,最後指向一處,耳邊傳來若有如無的爆破聲,好似肥皂泡破滅,隨之隕石緩緩下沉,一切又恢復如初。

描繪起來很長,但過程只有幾秒鐘,快到大家都忘記了呼吸,等到重歸安靜,大家紛紛低頭看自己,還和以前一樣,沒有任何變化。

「這,就完了啊?」唐濤升意猶未盡,只是剛才的現象就讓人欣喜若狂,儘管看起來,沒有任何影響。

周軒取回隕石,還有長時間存放的冰涼感,甚至湊近了,還能聞到保險柜金屬材質的味道。那些天然形成的紋路依舊,幾秒鐘的奇觀似乎發生在夢裡,現實中找不到任何痕迹。

「這些陣旗,究竟如何產生了巨大的能量?」爾文在哈瑞斯的攙扶下坐好,胸口依然砰砰直跳,久久不能平息。

這一切,都不是現有科學能解釋的,這些享譽世界的科學家,也為此大開眼界。

「嘿,是不是已經有人通過時光機回到了古代呢,我們只要關注下新聞就好了!」

亞格異想天開,馬上上網,網上也是風平浪靜,只有些無關緊要的娛樂新聞。如果真有這種異象,只怕不會這麼快上傳,除非有大量的目擊證人。

再次對隕石進行檢測,哥達看著電腦屏幕驚呼不已,大家連忙圍過去,周軒問道:「是不是隕石破壞了?」

「不,完全沒有。我是說這裡!」

哥達指著一處峰值,聲音都在發顫,大家都是行家,一看全體失語,如果將這個鏡頭拍下來,滑稽又可笑。

周軒是外行,看不懂,「老師,到底什麼意思啊?」

「這意味著地下實驗室瞬間有過能量湧入,但維持時間很短。哥達,時間計算出來了嗎?」唐濤升問道。

「失誤,我將這個程序的時間最小單位設置為微妙,但如今看,顯然是不夠的。」哥達遺憾道。

其餘幾位科學家也非常遺憾,估計這種變化在感知還有視覺上都不會觀測到,只能在現代化儀器上留下變化。

「能量變化發生在地下室,可是,我們這裡好像什麼都沒有丟失。當然,也沒多什麼。」爾文納悶道。

周軒這次沒有表態,作為穿越而來的三國古人,此刻是心虛的,或許那股能量變化就是應在他身上的。雖然,他也搞不懂,自己會因此改變什麼。

法陣啟動時,監控是開著的,而回放監控卻發現,只有七個人傻愣愣的盯著一堆奇怪東西出神,無法拍攝到剛才驚心動魄的一幕。

既然沒什麼危險,那就再試一次!

這是幾人商量後的結果,於是法陣再次啟動,又歸於平靜了,倒是隕石沒有損壞。

「我覺得,應該法陣中心有要運輸的載體才行。」亞格分析道。

「我!我先試試!」

唐濤升說著一腳已經邁進法陣里,周軒連忙將他給拉了出來,這可不是鬧著玩的。目前,對於時光機的了解,僅限於一次操作成功,原理是什麼,如何設定時間都沒有定論。

途中會對人造成什麼危害,也是亟待驗證的。

更為關鍵的一點,那就是如何回來的問題!

兩個時間點如何感應,成功穿越後,又該怎麼回來,這些全都沒有記載,以後只能算失蹤人口,幾年後就可以註銷戶籍了。

「老師,你急什麼,總得研究清楚再說。」周軒皺眉道。..

「我不怕死!」唐濤升很激動,流淚道:「暗物質沒有太大進展,但時光機出來了,我也得了諾貝爾獎了,回去跟我老伴兒報喜,告訴她我再不是以前那個總惹她生氣的倔老頭了!」

「老師,心情我比誰都理解。但是,回去後,還會有另外一個你,該怎麼說?」

「如實說啊,給我自己一個信心!」

「好,就算能說通,回不來,你還能住自己家啊?」

「這?怎麼都行,睡大街都不怕!」

「好,好,那麼,你告訴自己妻子,自己風光無限,可惜她活不到那個時候。另外,獎金你還給了另外一個年輕姑娘一大筆。」

「勝男也算我的學生啊,我給她錢,是因為,因為這孩子幫了很多忙,也看在你的面子上嘛!」

唐濤升急忙解釋,把大家都逗笑了,這條真解釋不清楚,有錢給兒子給孫子,給人家小姑娘什麼!所以,著急不得,三思而後行。

唐濤升也暫時放棄了,這些都不是事兒,起碼要快去快回,再看看不到五十就離世的妻子。

吱呀,輕微的開門聲,這是實驗室特有的旋律,大家都很熟悉,連忙慌張張去收拾法陣,是誰未經許可就進來了?

但是,當看清眼前發生的一切,所有人都石化了,血液凝固全身變冷,呼吸也成了擺設。還是唐濤升先深呼吸一口,對周軒說道:「你勸我的時候道理一大堆,自己擺平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