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73章 純銀的書籤

第1273章 純銀的書籤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8 14:45  字數:2625

看著周軒黯然神傷的樣子,羅雨凝有些不忍,勸說道:「現在是不是安全多了,昨天張組長還讓兩名警察阿姨帶著又苗出去轉了一圈呢,買了好多東西回來。」

「是的,勝利已經離我們不遠了。我下周會去一趟英國,過來是想問問,兩位在英國還有什麼需要捎帶的東西嗎?」

有!

羅雨凝回答很乾脆,裴德曼卻表示無所謂,臨海物資豐富,什麼東西都可以買到。羅雨凝掰著手指頭說了一大堆東西,加起來也得兩大箱了,還覺不全,又拿出紙筆來,準備列一個清單。

「甜心,周軒去英國是辦正事兒的,如果需要什麼,我回去一趟也可以的,何必再去麻煩他。」裴德曼拉住妻子,笑著拒絕了。

「也是,等兒子大一點,我再回去收拾吧。」羅雨凝想了想,也放棄了。

周軒由衷感激他們的體貼,「雨凝,如果想起什麼重要的事情,可以直接和艾米說,她做事比我細心,一定可以幫你解決的。」

「我跟艾米不熟悉,我只找你!」羅雨凝哼道。

裴德曼擺擺手,「先不說那些小事,周軒,此次去英國的目的方便透露下嗎?」

「是去經緯公司談商業評級的事情。」周軒沒有隱瞞道。

「經緯公司?他們的老總,巴洛?」裴德曼問道。

「是的,正是巴洛。」

裴德曼呵呵笑了,「原來是他,巴洛是個很有才情的人,性格很開朗。哦,我是說他跟熟悉的人,呵呵,對於陌生人很難看到他笑的。」

「既然你們是朋友,那就替周軒打個招呼啊,讓他多幫著點。」羅雨凝脫口而出。

裴德曼一下子沉默了,周軒也不知道說些什麼,羅雨凝更是不該怎麼解釋,越解釋越尷尬,還是裴德曼率先打破沉寂,笑道:「這個簡單,我寫一封信,然後在上面附帶一首巴洛最喜歡的詩。」

「非常感謝!」周軒感激道。

裴德曼起身去書房寫信,羅雨凝也跟了進去,柔聲道:「親愛的,謝謝你,在我心裡,你才是最重要的,我不知道這麼說,會不會太蒼白。」

「因為我愛你,願意看到你開心的樣子,不需要解釋。」裴德曼在妻子額頭輕輕一吻。

「現在的我是不是讓你很失望?」羅雨凝低頭看看自己有些走形的身材還有隨意攏在腦後的頭髮,還有分體純棉睡衣,有些沮喪,她何嘗願意在兩個優秀的男人面前打扮成這個樣子。

「不,你是最堅強的妻子,也是最勇敢的母親。我那花朵一般的妻子,正在用堅強的意志跟邪惡勢力作鬥爭。哦,天,我都想不到,柔弱的你哪裡來的勇氣,可以堅持到現在,太不可思議了。」

「你永遠那麼紳士,那麼寬容。」

「有你,我沒有不開心的理由。」

夫妻二人柔情蜜意,接著裴德曼坐下來將信寫好,寫下大名,考慮了下,又送了一支純銀花圃造型的書籤。

羅雨凝嗔道:「這可是你最喜歡的書籤,看書都離不開它的,巴洛或許不如你那麼珍惜。」

「呵呵,我已經有了一個比她還可愛的妻子,可以拋棄了。」裴德曼笑指書籤上一個花仙子的圖案道。

「哼,喜新厭舊。」羅雨凝被逗笑了,跟裴德曼在一起,永遠活在詩里。

周軒陪女兒玩了會兒遊戲,裴德曼將信和書籤一起裝進信封里,交給他。「如果巴洛太難纏,那就將這個送給他,但不要以此為條件,只是說替我捎來的,巴洛那麼聰明,知道我的用意,或許可以幫上有點忙。但是,我也不能確定,他是否會真的幫忙。」

「已經是意外之喜了。」周軒由衷感謝道。

「我都聽張組長說了,等在逃的那個落網,這股勢力就會被徹底瓦解。那個時候,我們每個人才算得到真正的自由。周軒,你的任務最重,我猶嫌自己做得不夠。」

因為周又苗在場,孩子的嘴巴不嚴,裴德曼說話很含糊,周軒點頭道:「但是先生的啟發是關鍵,按照這條線索,才會那麼順利。」

「不。」裴德曼擺手,嘆息道:「我或許指明了路的方向,卻不如你走在荊棘之上,還要再去清除障礙,這是多麼艱辛而又漫長的過程。我只是想像一下,便覺得恐怖。」

三個大人說著話,周又苗卻等不及,催促道:「爸爸,咱們快走吧!」

家長們都被逗笑了,女兒天性又是個好動的,早就憋壞了,出去玩兩天也好。周軒還是去了張磊辦公室一趟,張磊擔心魅影殘餘勢力的反撲更兇猛,不太同意周又苗脫離保護。

但是,看到孩子可憐巴巴的樣子,一聽他口氣不對,就整個人掛在周軒身上,張磊也心軟了,叮囑要多注意安全,不要去太過偏僻和人流密集的地方,最後就只是在家裡。

之後,周軒先帶著女兒回到創富大廈,周又苗人長得可愛嘴又甜,又是當家人的親生女兒,哪個不跟她親近,這個叫寶貝那個叫苗苗,都恨不得抱回家當自己的孩子。周又苗很快收了一大堆小禮物,用箱子盛著,樂的一直笑。

「下巴都要掉了,女孩子注意點形象!」周軒好笑提醒,又說道:「一會兒見了江舟阿姨,喊什麼?」

「啊?」

「別裝迷糊的。」

「師娘!」

狂暈,這個小人精,拿著那話糊弄自己,到了這裡就變卦了。周軒也不強求,不情不願反而令虞江舟難堪,還是順其自然的好。

見到周軒將周又苗領來,虞江舟也很意外,但對這個孩子也充滿憐愛。

「江舟媽媽!」

不知什麼原因,周又苗又變了,或許真的怕虞江舟把她又送回去,退而求其次。這個稱呼的誘惑力還是很大的,牽著小手的虞江舟母愛大發,一直到下班都是她帶著。

「哇,我太幸福啦!」

回家後的周又苗,在沙發上又蹦又跳,這裡有爸爸有媽媽,有哥哥姐姐機器人,還有院子草地大樹貓狗。

「瞧,還沒生自己的孩子,已經有三個分財產了。」

背地裡,虞江舟小聲嘟囔,她的想法永遠很現實,周軒呵呵笑,低聲道:「那咱們再生四個,控股。」

「這又不是開公司!」

虞江舟哈哈大笑,兩個女兒還是讓她很驕傲的,虞飛飛已經是模特界耀眼的明星,周又苗更是不在話下,遺傳周軒優良基因,也是個小神童。

不過虞江舟下定決心,不能聽周軒的散養,也不能像虞飛飛說飛就飛,必須從小培養才能氣質,就像她以前那樣。

「飛飛,你帶著她上樹上幹什麼,快下來!」

透過窗戶,虞江舟看到這一幕,嚇得魂都沒了,連忙衝到外面,管清說他保護著呢,也被罵了一通。

周軒呵呵笑,這種雞飛狗跳的日子像極了跟師父在一起的時光,當時也有還有大嗓門的師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