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72章 經緯公司

第1272章 經緯公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8 14:45  字數:2480

無論從哪方面講,也要找到赫拉。

但是警方還有周軒都安排了人去查,赫拉生不見人死不見屍,她外貌特徵又很明顯,地毯式走訪也沒有人知道她的下落。

倒有幾個人就見過她,但信息卻都集中在年前,也就是說,過年後,赫拉就不見了。

赫拉有身手,還是墨尼的得意門生,可以找到住所和吃喝,但是過去那麼久,一個大活人怎麼就音信全無?

而這些也許只有艾米可以得知點線索。

辦妥了美國分公司的事宜,艾米終於回國了,搖身一變已經成為美國分公司的法人,更是神采飛揚。

「周董,國內出了什麼事嗎,這麼著急回來了。」艾米彙報完工作,問道。

「不能不回來。」

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,艾米臉色也變了,難怪看南宮新月一直憂心忡忡的樣子,沒想到發生這麼嚴重的事情,不由也埋怨道:「周董,這太冒險了,那裡一定會有機關的,能活著已經是萬幸,哪怕是被扣上私闖民宅的罪名呢。」

「是冒險了,現在黑爾已經被捕。」

「周董,我跟宙斯沒有任何關係,我在法律意義上的父母也是養父母,他即便能提供血緣證明,但也不能說明什麼,不會受法律保護的。」艾米連忙表態。

「是這樣。」周軒點點頭,艾米能看開就好,又說道:「現在赫拉已經失蹤了,無論如何也了聯繫不上,艾米,你有她的下落嗎?」

「周董,我跟赫拉也是從小分開,沒有什麼感情。哦,當然,我也不希望她出意外,最好能平安活著。」艾米說道。

「所以,要想尋找到赫拉,還得靠你。艾米,試著再跟赫拉建立聯繫,一定要找到她。」

「唉,其實老師也叮囑我,要按照他所教授的方法和赫拉建立聯繫。但不知為什麼,我總是做噩夢,夢見些很噁心的東西。所以,有時會覺得赫拉已經死了,進入了地獄。」艾米無奈道。

如果一個人死了,怎麼還會再與活人建立聯繫,周軒想了想問道:「那麼,噩夢從什麼時候開始的?」

「嗯?我也說不清楚,很久了吧?」

「應該是新年之後?」

「哦,好像是。」

「這就對上了,據我所知,新年後,赫拉杳無音信,我懷疑她遇到了什麼困難,而能幫助她的只有你。」

「我也有這種猜測,但是她為何不來找我呢,哪怕一個電話一個郵件,或者是一張字條都可以的。如果這種感受是她試圖跟我建立聯繫,卻只有身體感知的,惶恐不安絕望等等,哼,難說她不是想用這種辦法害死我呢!」

艾米的話或許有一定道理,但艾米並沒有對赫拉做過什麼,兩人又是同胞姐妹,赫拉也曾手下留情,為何要以這種殘忍方式害死妹妹呢?

「艾米,不管怎樣,赫拉罪不至死,如果此時真的處於危險當中,明明可以施以援手,將來會有遺憾的。」

「嗯,周董,我知道了,今天就跟老師再請教如何和赫拉的溝通。嘻嘻,周董,我還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呢。」

艾米回來時,南宮新月已經聯繫了位於英國的全球最具權威的商業評級公司,經緯公司,讓周軒趕過去洽談。

周軒雖然名揚世界,但不一定大家都能記住賢士,人們想要了解這家公司,那麼商業等級便是最為直觀的標準。

經緯公司的老總叫做巴洛,為人非常正直,做事也很公正,所以由經緯公司做出的等級評定,含金量極高,也最具誠信度。

「聽說這個巴洛是最難纏的人,幾乎軟硬不吃。」艾米提醒道,這也是南宮新月要她傳達的意思。

「那我們就按誠信來,他總不會刻意壓低我們的等級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但是,以賢士目前的狀況,等級不會太高。」艾米憂心道。

「賢士正在快速起步中,會有些亂象,這些在等級評估時盡量避免。但是,在效益以及誠信上,我認為賢士是出類拔萃的,理當有較高評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所以,周董,咱們務必要用強項打動巴洛。賢士代表的不光是一個有未來的企業,還代表正義和誠信。」

既然要去英國,裴德曼來時很匆忙,留下也比較意外,周軒理當拜訪,看是否有需要捎帶的東西。

「嘿,日ng,爸爸又來看你了。」見到周軒,裴德曼立刻喊裡屋的周又苗。

卻沒有迴音,羅雨凝也喊了一句,還是沒有動靜,「呀,剛才在玩繩子!」

羅雨凝幾乎是將兒子扔給了裴德曼,轉身箭步衝進屋裡,周軒連忙也跟著進去,卻發現周又苗正在幫布娃娃梳小辮。

「你這孩子,嚇我一跳!」羅雨凝虛驚一場,忍不住在女兒腦門戳了一下,周又苗立刻不樂意了,「爸爸批評你多少次,就是不聽,不能打孩子!」

周又苗口中的爸爸自然是裴德曼,但羅雨凝也是愛女心切,變得疑神疑鬼,周軒並不怪她,蹲在周又苗跟前,佯裝生氣道:「又苗,爸爸來了,怎麼都不說話啊?」

「我正要出去呢,爸爸,這個娃娃以後就叫苗苗,代表我,你走到哪裡都可以帶著她。」周又苗匆忙將布娃娃的辮子紮好,聰慧有餘,手卻不夠巧,布娃娃被打扮的像是被打殘。

「呵呵,好啊,就像又苗陪在爸爸身邊。」周軒高興的接了過來。

「不是啊,你經常出去旅遊,可是我又不能出去,這個布娃娃就代替我去旅遊,等回來的時候,她會將路上的故事講給我聽。」周又苗一本正經道。

這一刻,周軒的心像是被刀剜了一下,疼痛無比。天底下還有比自己更混蛋的父親嗎,整天將女兒關在寫字樓里,能看到窗外的小鳥就開心的大叫大嚷。張磊曾誇周又苗是刑偵天才,有些案例已經掌握非常熟練,或許是孩子太過無聊,連那麼枯燥的東西都學會了。

「爸爸,我想出去玩兒!」周又苗將小嘴巴貼在周軒耳邊,小聲哀求道:「這樣好不好,我可以喊她江舟媽媽,她高興了就會接納我。爸爸,求求你了。」

周軒心酸不已,「又苗,今天爸爸就帶你回那個家好不好,周末還會陪你玩兩天,去哪裡都行。」

「是真的嗎?」周又苗興奮問。

「當然,不過,周一早上我再把你送回來,你要聽媽媽的話。再給爸爸一點點時間,以後就永遠離開這裡,好不好?」

耶!

周又苗舉著小胳膊,像個勝利的戰士一圈圈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