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70章 非正式求婚

第1270章 非正式求婚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7 13:49  字數:2523

還真夠痴情的,都變成乾屍了!張磊直接拒絕了,「這是不可能的,在我這裡行不通,美國法律也不會給你開綠燈。那棟別墅一定會被封查,另外,也不可能為你在那裡布置警力開分局!」

「那,總能讓我在監獄裡和妻子在一起吧?」黑爾退而求其次。

「這個也基本不可能,黑爾,你該清楚,現在美國警方已經搜查你的別墅了,那具,哦,你的妻子會按正常流程處理,進而長眠地下!」張磊直言道。

黑爾沉默不語,久久才嘆口氣,「我要和周軒談。」

「可以,但是得等他回來,另外,周軒沒有權力答應你第二個條件,你就不要再做幻想了。」

黑爾突然被捕,芬妮氣的火冒三丈,與警方交涉,卻是問不出原因。富通投資在臨海所有的投資項目中,只有卡漫動畫還說算有成績,現在漫畫設計者莫名其妙就被抓了,大好的局面又要毀了。

不行,找周軒!

要找周軒的人不少,芬妮得排在後面,周軒從臨海機場降落後,立刻由警方從特殊通道將他帶走,第一個見到的熟人就是張磊。

「周軒,你是嫌段辰的勢力不夠大,惦記上魅影了?」一見面,張磊就大嗓門質問。

「我剛剛死裡逃生,張組長,你不說給我接風壓驚,還在這裡說風涼話。」周軒不滿道。

「你把權杖弄來幹什麼?還覺得自己麻煩事兒不夠多?」張磊又問。

「張組長,這條權杖先放你那裡,太古怪了。」

說著,周軒將包裹住的權杖遞給張磊,在照片上見過了,華麗麗的很有金屬質感,但接過來一掂,張磊也有些驚訝,比想像中的輕,起碼和外觀不符合,似乎是超薄中空的。

「我懷疑,這裡面有魅影的重要秘密,但是不敢貿然打開,只能請警方技術專家破解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太好了,要真這樣,就不怕黑爾威脅了!」

張磊非常開心,活捉宙斯,連局長見了他都很客氣,嗓門也不像原來那麼大了,而且,張磊的名氣在國際同行間也讚譽極高,特有成就感。

得知黑爾的兩個要求後,周軒直皺眉,連黑爾都找不到赫拉的下落,到底是單身女孩子,又是躲躲藏藏的過日子,會不會是遇到了意外?

據張磊講,周軒離開後,美國警方便搜查了黑爾的那棟別墅。其實周軒和管清時間太緊迫,沒有發現那裡其他的機關,一是有個特別的訓練場地,專門為赫拉設置的,據警方推測,這個赫拉很可能是黑爾精心培養的接班人。

還有,也是很要命的,在那個地下室里,還隱藏著十幾條機器狗,黑爾可以通過手機發出指令,那麼機器狗就會出來攻擊入侵者。

美方警察穿了防彈衣還帶了武器,被啟動的機器狗,依然將兩名警察咬傷,可想而知,如果周軒和管清被困住,基本就不可能活著出來。

後脊梁骨發涼,周軒真有些後怕,自己和管清要是遭遇不測還死相很慘,虞江舟一定會崩潰的。

周軒的情緒也需要調整,現在不宜見黑爾,打算先回公司去。

「芬妮一定會找我大吵大鬧的,張組長,能跟他實話實說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原則上,組織是不允許泄露機密的。但是芬妮身份特殊,現在懷特一定已經知道了,早晚她也會搞清楚,不如你好好勸勸她。要是能讓黑爾供出懷特的罪行,你就立大功了!」..

張磊嘿嘿笑,周軒不悅道:「是你立了大功吧?懷特是芬妮的親生父親,又無冤無仇的,她怎麼會幹這種傻事兒。」

匆匆回到公司,虞江舟看到他突然出現嚇一跳,原本以為還要幾天才能回來。

這件事瞞不過,周軒先讓虞江舟坐下,又給她端來一杯咖啡,催著她先喝幾口,虞江舟狐疑道:「軒,是不是又出什麼事兒了,看你這表情,我很緊張啊。」

「江舟,說了可別急。」

周軒簡單說了說經過,把可能發生的危險都省略了,虞江舟還是驚得咖啡杯失手落地,濺了一鞋子。

「什麼?軒,你怎麼這麼固執呢,要是出了意外,我怎麼辦?」虞江舟顫聲問道。

「呵呵,這不是安全回來了嗎,說好的不許生氣,來,讓老公抱抱!」周軒賠笑道。

「去你的!我算哪門子的老婆,如果你死了,我該不該給你置辦喪禮,弔唁的時候,是以朋友關係還是同事關係?要不,就是室友?」

虞江舟氣的全身發顫,說話也很難聽,周軒皺眉道:「不是沒死嘛,說這麼多不吉利的。」

「好,那我死去,早晚會被你嚇死!」

虞江舟起身就要走,被周軒死死攔住,啪!一聲脆響,巴掌打在腦門上,兩個人都愣住了,虞江舟還不解恨,拳頭又落在身上,「你讓我走,我去哪裡都好,就是不要和你在一起。你去那麼危險的地方,考慮過我的感受嗎,你為苗霖報仇可以豁出命去,你不要得意,你要是死了,我可不會為你冒險,我就看著你倒霉相哈哈大笑。」

「怎麼笑?」

「這樣!」虞江舟擠出笑容,但淚水更多,隔著辦公室,大家都能聽到她的哭聲,卻都不敢進來勸說。

周軒眼圈也紅了,不管虞江舟如何折騰,只是將她抱得更緊,「我是為苗苗報仇血恨,我也是為了咱們的生活,魅影不除,我的女兒就不能走在陽光下,想到她正該好奇世界的年紀卻只能關在寫字樓里,我心如刀割。還有你,江舟,我知道你在意這些名分,我多想給你舉辦一次盛大的婚禮,向全世界宣布我只愛你一個。」

虞江舟停止打罵,哽咽道:「我,我就是管不住自己,每次被你安慰好了,隔幾天又犯了毛病。」

「這都是我害的,沒有給你真正的安全感。江舟,來。」

周軒打開辦公室門,拉著她來到走廊上,大聲喊,「虞江舟,老婆,我愛你,永遠愛你!」

虞江舟俏臉紅了,囧的往屋裡躲,周軒卻拉住她不放,認真道:「江舟,為了不讓你再有任何不安,嫁給我吧!」

單膝跪地,沒有戒指,沒有鮮花,卻有許多員工的見證,虞江舟感動不已,淚如雨下,哼聲道:「我不同意!」

「那我長跪不起。」

「我願意!」

掌聲響起,姜靚也感動的稀里嘩啦,拚命鼓掌,看著周軒滿頭大汗,用生命換來的幸福生活,虞江舟又心疼了,替他擦汗,瞧你急的。

「一會兒哭一會兒笑,做女人能不能被這麼矯情!」

不和諧的聲音伴隨急促的高跟鞋聲音傳來,芬妮,趕來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