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69章 抓獲宙斯

第1269章 抓獲宙斯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7 10:00  字數:2334

!--divstyle=color:#f00熱門推薦:

一路上,周軒大腦都是空白的,恍若夢中,唯有手中的權杖硬度提醒他,這一切都是真的。

宙斯權杖!

屬於魅影組織最高統治者的信物,此時此刻就握在周軒手裡,警方已確定了組織的總部區域,卻沒想到統治者常年居住在一個偏僻的別墅之中。

等回去,天色已經亮了,周軒的步伐格外沉重,也吵醒了總做怪夢的南宮新月。

看到那條不同尋常的權杖,南宮新月臉色都變了,「這是什麼?你到底去了黑爾的住所?」

「是的,在那裡有個地下宮殿,還有許多神靈的浮雕,足可以證明,他就是宙斯,魅影的最高統治者!」周軒信誓旦旦道。

哎呀!

南宮新月急的團團轉,將凌亂的頭髮搓的更是沒型,想了想說道:「弟弟,不能再猶豫了,現在就走,我讓菲勒的專機去送你!」

「我去通知艾米。」

「我給你配保鏢,艾米還要留下辦理公司業務,你趕緊走。對,開我那輛防彈車去機場,不能耽誤了!」

都來不及收拾行李,周軒就被南宮新月推出家門,親自打開車門,將師徒兩個塞了進去,嗔道:「你們兩個,太能惹禍了,我簡直要被嚇死。魅影還沒瓦解,留下的殘餘勢力也是驚人的,你們不要命了嗎?」

「姑姑,跟俺師父無關,都是俺的主意!」管清強調道。

「呸,跟我還睜眼說瞎話,你們的心思我比誰都清楚,開車!」南宮新月高聲吩咐,汽車立刻疾馳而出,南宮新月不安的在門外張望,都忘了她此時睡衣拖鞋,頭髮亂的像雞窩。..

隨後,又有兩輛車跟上,都是來保護周軒的,正在趕往機場的路上,張磊的電話也到了,「周軒,你趕緊的,立刻從夏威夷飛回來,信號屏蔽時間太長,黑爾那麼警覺會發現的。如果他報警,你就會被扣在美國!哎呀,這國際航班還是不夠頻繁,最快的也需要三個小時才起飛。」

「張組長,別擔心,我乘坐專機回去,馬上就到機場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哦?哦!

張磊匆匆掛了電話,等確保周軒登機後,他還要採取抓捕行動,將黑爾這個老狐狸繩之以法!周軒發來的乾屍照片,他已經請人鑒定過了,符合漸凍人的特徵,基本可以斷定,黑爾就是宙斯!

只是,目前還不能驚動他,如果發號施令,周軒又在國外,隨時都有性命危險。等到周軒趕到機場,南宮新月已經安排妥當了,當即就帶著管清上了飛機回國。

所有人都鬆了口氣,周軒和管清都累了,過去的幾個小時驚心動魄,是用生命賽跑。兩個人都睡著了,而張磊卻帶人將黑爾的住所外面層層包圍。

「都給我聽好了,這次誰要讓黑爾跑了,誰就別幹了!」張磊低聲吩咐。

沉浸在漫畫製作中的黑爾抬起頭,透過露出的半截窗戶看著外麵灰蒙蒙的天空,發了一會兒呆,習慣性的拿出手機一看,臉色霎時間就變了,居然沒有信號!

黑爾連忙起身,想要換個地方試試,此時信號又恢復了,便鬆了口氣。然而,手機響個不停,警報信息一個接著一個,直至最高級別。

立刻操作連線,發現地下室安安靜靜的,似乎什麼狀況也沒有,然而切換到妻子那間屋子,黑爾手機掉落在地上,權杖不見了!

思考了幾秒鐘時間,黑爾只拿著個包便匆匆出門,只是等在外面的是全副武裝的警察,前排還有六個防爆機器人。

「黑爾,你已經被包圍了,放下東西,將雙手放在腦後,走過來!」張磊高聲道。

看到眼前場景,黑爾冷笑一聲,反問:「請問,我犯了什麼罪,要來抓我?」

「不要再狡辯了,我們當然掌握了證據!」

張磊毫不客氣,在兩名舉著防爆盾牌的警察護送下,慢慢前進,將黑爾押送到警車裡時,張磊還有些疑惑,難道就這麼把魅影的頭號人物給抓了?

等到長長的警車隊伍呼嘯而過,難免有附近的居民小聲議論,警察效率真是低,一大幫人逮一個手無寸鐵的人,又是機器人又是配槍的,真是誇張。

連夜審訊,黑爾自然是拒不開口,他臉上的妝容倒是被強行洗掉,張磊看了直搖頭,這居然是一個相貌清秀,皮膚白皙還帶著點見生人羞澀的中年男人,和他平時的扮相截然不同。除非是使用人體掃描儀,僅憑肉眼絕對識別出來。

「黑爾,哦,不,宙斯,魅影已經完了,招了吧!」張磊冷哼道。

「張組長,我需要強調一點,我並不是宙斯。」黑爾說道。

就知道他會這麼說,張磊也不著急,逮著他就是勝利,「好,就算你不是,那也是宙斯身邊的人吧?說,到臨海來幹什麼了?」

「張組長,我確實知道魅影的許多秘密,這些年來,我背負著使命也很疲憊。我自己就是解開一切秘密的鑰匙,但是我有兩個請求,只要能滿足,我就會啟動鑰匙,說出所有的秘密!」

不得不說,黑爾的條件還是很誘惑的,急於立功的張磊有些動心了,「說來聽聽!」

「第一,我想要找到我的女兒赫拉。」

赫拉偷偷入境,並且還過了招,都以張磊完敗而結束,提起這個女人,就恨得牙根痒痒。但是最近,赫拉卻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,不知去向,原來連黑爾也不知道她在哪裡。

「赫拉我們是一定要逮捕的,這點你要弄清楚。」張磊提醒道。

「唉,只要她還活著。」

「我們可以儘力將她從臨海找到,但是如何處置,你說了不算。」

「赫拉只是聽命於我,她並沒有做錯什麼。」

「錯不錯不是你說了算!」張磊擺擺手,赫拉罪行夠判重刑的了,找到她也是警方的目的,這個條件能接受,「那麼,第二條呢?」

「依照美國法律,我今後要從監獄度過了,或許是幾百年的刑期。我想就留在那個地下室里,永遠陪著我的妻子,再也不會出來。」

,無彈窗閱讀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