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68章 豪華地下室

第1268章 豪華地下室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6 19:38  字數:2392

用水沖!

沒錯,用水將這裡的牆壁和地面全部沖刷乾淨,可以讓那些不易脫落的顏料變得斑駁,進而可能有所發現。

「師父,你瘋了嗎!」管清連忙制止,悄悄進來,還能不被人察覺,但要是用水沖刷,總會有痕迹的,等黑爾回國,難免會發現,只要報警,而周軒又有出行記錄,很容易被懷疑的。

「管清,我猜想,這是我距離殺害你師娘的兇手最近的一步了,不能放棄。」周軒聲音無比凄涼。

管清抹了把眼淚,回頭拿來水龍頭,接在水管上就開始沖刷地面以及牆體,不得不說,這裡的防水真是一流的,多餘的水流順著精心打造的坡度全部流淌到衛生間排水口,倒是讓管清鬆口氣,等水分蒸發,這裡不會太過凌亂。

周軒蹲在排水口處,冷笑幾聲,果不其然,這裡的水較為清澈,但夾雜著油彩!

「師父,快來看!」

主卧室傳來管清的大呼小叫,周軒連忙過去,也吃驚不小,立在牆角的柜子邊緣不太對了,稜角開始變得模糊,上前用手抹了一把,全是顏料!

「黑爾真是超牛,我在這裡摸了好幾遍,都被眼睛給騙了!」

是的,單從藝術來講,黑爾絕對是個超級藝術家,他用顏料在衣櫃邊緣繪製出立體感的延伸邊緣,人的肉眼會有一公分左右的錯覺,甚至摸在上面都察覺不到。

重點沖洗這一處,顏料沒有污染地面牆體,而是溶於水,變成混合油彩的涓涓細流。

柜子太笨重,兩人合力也不能移動分毫,但黑爾煞費苦心在這裡作畫,又想掩飾什麼呢?周軒將手伸進縫隙當中,但他的體型比黑爾要壯實,完全伸不進去,便讓管清來嘗試。

瘦弱也是優勢,管清輕鬆將手臂探進去,突然眼睛亮了,他用指尖扣到一處中空帶,隨即用手一按,柜子突然晃動了下,然後悄無聲息的向著卧室門方向移動,露出一個足有一米寬的地下通道!

真是巧妙的設計!黑爾考慮到美國人體格強壯,即便是發現空隙也伸不進去,但沒想到會有管清將這個機關打開。

而這個設計在牆縫裡的地下通道如此寬闊,從外觀看也是不符合常理的,這無疑又是黑爾的傑作,在設計和繪畫中讓人產生視覺錯覺。

「下去看看!」

管清興奮不已,說著就要跳下去,被周軒拉住,同時撥通了張磊的電話,「張組長,我正在黑爾的家中,發現了一條地下通道,請求以最快的速度屏蔽黑爾在臨海居住地的信號,我要下去看看!」

「什麼?!」張磊尖聲道,還想提醒周軒兩句,埋怨他太過冒失,但周軒已經掛斷了電話。

張磊連忙下令,距離黑爾居住地最近的警察馬上行動,而他的手機也接連收到幾張周軒發來的圖片,不知該高興還是擔心。

「屏蔽了!」

收到張磊的回復,周軒立刻奔向通道,黑爾在地面上並沒有安裝監控監聽設備,但是一個普通人居然設置機關,下面可就不好說了。周軒擔心黑爾會收到報警,這才請張磊配合。

有兩層樓那麼高,位置處於地平面以下,等到進入後,眼前的一切令人難以置信。

一個超級豪華的地下宮殿!

不知採用什麼原理,這裡看不到燈源,卻是燈火通明,纖毫畢現。空間格局和地面一樣,但是裡面的陳設卻是最為先進高檔的,客廳里的吊燈金碧輝煌,周軒相信那些垂下來的絕對不是水晶,而是貨真價實的鑽石,像是一團團燃燒著的火。

一些房間有卧室用具,還有醫療以及化驗儀器,或許這裡曾經居住著醫生或者化學家。牆壁已經上空有西方神靈的陽雕,每個神靈手裡都有自己的權杖或者神器。

只有最中間的那扇門關著,上面鑲嵌寶石無數,裡面一定居住著最尊貴的人。

管清手快,一把將門推開,居然沒有關閉,偌大的卧室中央有一張輪椅,上面還坐著一個人,還帶著帽子!

「我已經通知警方了,你到底是誰?」周軒高聲問。

那人沒有回應,一動不動。周軒幾步過去,轉到那人前面,不由又愣住了,一具乾屍,居然是一具乾屍。

女性,身形蜷曲,脖頸耳朵還有手指都佩帶為她現在體型打造的昂貴首飾。女人不知死了多久,儘管採用了最為先進的保存方式,但面目看上去依然可憎,但從深陷的眼眶還有那上翹的長睫毛中,依稀可辨,這曾經是個美人兒。

乾屍身上香氣濃郁,和在樓上聞到的一樣,現在可以確定,這就是香氣的來源。

「師父,這是黑爾的妻子吧?」管清說道。

周軒微微嘆息,問世間情為何物,陰陽兩隔也要在一起,黑爾對妻子的愛令人動容,但這種愛也是自私自利的。

「師父,那裡,權杖!」管清又驚呼,手指著掛在牆上的一把流光溢彩的權杖。

通身用鉑金打造,兩端對稱為黃金鑄就,杖身有精美盤旋而又對稱的花紋,近距離觀看,華美無比,周軒試著舉了下,居然用力過度,輕易把它從牆上取了下來,更覺詫異。

這是科技測量與能工巧匠的絕佳配合,才能設計出如此貴重卻又輕巧的權杖來。

「師父,俺都拍好照片了,咱們快走吧,只有三分鐘了。」管清催道。

「好,馬上撤離。」

已經確定黑爾擁有大量不明財產,周軒心裡有了底,順帶著將那條權杖拿在手裡,又從那條通道上樓,正要和管清走捷徑翻窗而出的時候,周軒突然叮囑道:「管清,把那個通道關上吧。」

「哦。」

管清不情不願,知道師父的意思,不想黑爾被正式批捕前有小偷來,為了搶奪珠寶,而把那具乾屍扯個稀巴爛。

柜子緩緩啟動,關上了一個已經不是秘密的通道。

師徒倆也從窗戶里跳下,穿過小院,又翻過鐵柵欄,保鏢們等著急了,已經將車停到這裡,周軒再不出來,他們就要進去喊了。

師徒倆上了同一輛車,兩輛車急速掉頭返回,剛剛駛出幾百米,便有巡查的警車到來,發現兩輛可疑車輛,其中一名想要攔住,但從還沒來及關上的車窗看去,裡面坐著的男人有些眼熟,到底把同事胳膊按下,就讓他們這麼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