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63章 送來漫畫

第1263章 送來漫畫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5 08:14  字數:2332

事實上,姜靚是今天最美麗的女人,一身長長拖尾婚紗,其上點綴水鑽,隨著步伐灑下一路銀河。秀髮層層疊疊堆在腦後,發隙用珍珠點綴,頭頂一個精緻的鑽石皇冠,火彩奪目。

作為最受矚目的女人,姜靚自信從容,光潔的臉上帶著幸福和甜蜜的笑容,羨煞旁人。丁衛都看呆了,激動的差點落淚,使勁抽了兩下鼻子才忍住。

婚禮就要正式開始,卻有三個人姍姍來遲,周軒一看,不由心裡咯噔一下,連忙從台上下來,快步走過去。

是莫石、昆洋,還有黑爾!

黑爾一身半新不舊的服裝,進來後就環顧四周,有了上次的經驗,周軒依然看不出他臉上的超精緻妝容,可見繪畫水平之高超。

「三位,歡迎!」周軒寒暄道。

「哈哈,正好趕上,黑爾聽說他們老總在這裡,只好也來了。」莫石說的是芬妮。

周軒看了昆洋一樣,他微微搖頭,暗示自己也是無可奈何沒勸住,既然來了,就不能攆出去,周軒笑道:「黑爾先生,早知道您來就該送一份請柬的,失禮了,都是我的疏忽。」

「沒什麼,我只是來看看。沒什麼禮物,畫了幅漫畫肖像,送給新人吧。」

黑爾解開扣子,慢騰騰往裡掏,周軒拳頭握住,只要他敢出手,自己也絕對不會客氣。拿出來的,確實是漫畫,上面兩個奔跑歡笑的人,五官誇張,用色大膽,令人忍俊不禁,但特徵很明顯,一看就是丁衛和姜靚。

「黑爾,一幅畫就想打發了?」莫石開玩笑道。

「這,我知道,還應該有禮金。只是來的突然……」黑爾又在幾個兜里摸索一個遍,總共掏出一千塊錢來,又不知該放在哪裡,直往周軒手裡塞。

唉,看起來,完全就是一個不懂人情世故的設計師,周軒找不到辭彙來形容黑爾,但他的線索不會有錯,黑爾身上一定有秘密,也可能非常善於偽裝。

將錢交給周軒後,黑爾拘謹的搓著手,又搓了搓臉,周軒仔細觀察,卻沒有發現顏料脫落。由此可見,要麼此人用了最為高檔的材料,要麼就是在臉上化妝的猜測是不對的,顯然,周軒更願意相信第一種

黑爾誇了幾句酒店的華貴,然後便要離開,莫石一把拉住他,希望能和他在賢士伯塔酒店把酒言歡。但是黑爾卻自嘲,自己沒送什麼貴重禮品,不好意思吃飯,而且他還有工作要做,執意離開。

來者是客,周軒本該挽留,但今天的客人數量太多,黑爾身上又有極度危險的符號,周軒還是任由他離開,鑒於黑爾來去使用的交通工具為公交車,又派了一名司機將他送回去。

再次看著手裡的漫畫,周軒微微愣神,旁邊的莫石也讚不絕口,線條簡練,但抓住了人物的靈魂,同時還賦予了歡樂的情感。

「軒,幹什麼呢,時間到了!」虞江舟小跑著過來催促,新人們已經到位,主持人卻跑開了,這不是故意搗亂嗎?

周軒連忙回到台上,此時音樂響起,姜靚挽著父親向著生命中另外一個重要的男人走去。不少人受到感動,眼眶潮濕,姜靚的媽媽捂著嘴還是低低哭出聲,被丁衛的母親翻了一記白眼,大喜的日子,哭什麼!

終於,一對新人在祝福聲中開啟香檳,喝下交杯酒,並緊緊擁抱在一起。丁衛情不自禁低頭親吻姜靚,年輕人起鬨叫好,而一些親友卻偷笑著低頭,太不像話了,守著那麼多人就親。

周軒作為主持,一直在台上,幾次眼神掃過台下,都發現虞江舟痴痴的看著兩位新人,對自己未來的婚禮也充滿期待。或許,周軒不能保證也給她操辦一場世紀婚禮,但也在心中暗暗發誓,今生今世,不再讓她失望。

婚禮持續了一天,晚上還有宴會,期間姜靚共換了六套衣服,每一套都價值不菲,也都非常得體。

很多人參加婚禮,都沒有經歷過這麼久的,晚宴結束後,客人們陸續離場,每個人臉上都露出疲倦之色。

然而,當一個禮品袋送在他們手上時,立刻又開心起來。每位到場的客人都有一份禮物,裡面有巧克力,有本人的照片或者合影,最可愛的是兩個新郎新娘造型的小機器人。

這便是周軒送給兩位新人的禮物,非常有紀念意義,也很前衛。

「軒哥,這禮品袋太用心了,謝謝。」姜靚含著淚感動道。

「希望大家都能記住你們。靚妹,衷心祝福你們。」周軒真心道。

「嗯,我會的。軒哥,你也要幸福!」

姜靚跟周軒來了個大大的擁抱,被丁衛拉開,「不就是去度蜜月嘛,又不是不回來,別哭了啊寶貝。」

「你懂什麼!」姜靚推開丁衛,哽咽道:「軒哥,我就是個普通的女孩兒,是你讓我擁有了這一切。」

「不要這麼說,這也離不開你自己的奮鬥。衛哥,靚妹就交給你了,要是她受了委屈,我這個大舅哥可不答應。」周軒故意虎著臉。

「誒,不會的。不對呀,你明明是小叔子!」

大家齊聲大笑,這關係亂了。

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,裴勝男才慢騰騰過來告別,閆嘉佳到底大了,看出姐姐不開心,拍著還不算壯實的胸脯說道:「姐,要是以後誰欺負你,我也不答應!」

「行了,先管好你自己吧,劉棟跟你順路,讓他捎你一段吧。」裴勝男皺眉把閆嘉佳給轟走了。

童桐賠著笑湊過來,「勝男,我今天沒開車,捎我一段唄?」

「我也喝酒了,沒開車!」裴勝男沒好氣道,眼珠又一轉,「不過,吃了太多東西,感覺胃裡不消化似的,你陪我走走啊?」

「沒問題!」童桐興奮極了,裴勝男突然又挽住他的胳膊,腿都軟了,快要走不動路。

兩人就這麼從周軒身旁經過,在那一刻,周軒居然感到有些落寞,連忙將心思收回。雖然在三國時,定了一門親事,對方也是姓裴,但那都是上輩子的事兒了。

「師父,想什麼呢?」管清壞笑著從後面探出腦袋,倒是把正在出神的周軒嚇一跳,皺眉道:「我都想不明白,你還問什麼,趕緊回家吧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