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61章 打翻醋罈子

第1261章 打翻醋罈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4 17:29  字數:2368

盛大的婚禮還沒舉行,打翻醋罈子的女孩子可不少,憑什麼人家風風光光嫁人,還俘獲了富二代的心,自己就要去做陪襯看著心裡難受?

姜靚希望原來的大學室友來做伴娘,未婚的一聽伴娘團成員還有模特,找各種借口推辭了,而已婚的也支支吾吾,很忙,不能保證當天一定到。

於是,姜靚又找到裴勝男,此時她正處於精神蕭條期,一聽差點沒翻臉,只是說會去參加婚禮,伴娘就找別人吧!

虞江舟臉更酸,又是姜靚的上級,堂堂賢士集團的二把手,自然不敢惦記,一心想請俞悅參加,被虞江舟直接給否了,不只是出於羨慕嫉妒恨,俞悅的主要職責不是娛樂,而是保護周軒的安全。..

結婚大事,又是豪華婚禮,總會有各種摩擦,各種氣急敗壞,抱怨連天,別人的婚禮尚且如此可怕,周軒暗自心驚,不知道輪到自己時又該是怎樣的混亂,或許不會像現在這麼糟糕吧。

這天早上,天氣有些Y沉,空中還飄著毛毛雨,等在家中的姜靚急的團團轉,老天爺太不給力了,偏偏這個時候下雨,加上連日忙碌,各種不順心,找不到傾訴對象,直接打給了周軒:「軒哥,你看這是什麼鬼天氣,是不是不吉利啊?」

周軒和虞江舟正在伯塔酒店忙著婚前事宜,聽到姜靚帶著哭腔的聲音,笑著勸說道:「靚妹,別這麼大壓力,下雨跟婚禮沒什麼關係,空氣凈化,清清爽爽出嫁有何不好。何況,儀式是在室內舉行的,大家都期待你的驚艷亮相。」

「可是,我怎麼總覺得心裡不踏實呢?這個死丁衛,昨天還跟我吵了一架!」

「他也是緊張,要互相擔待。」

「哼,他可是風月場里的老手。」

「但是,結婚卻是第一次。呵呵,吉時快到了,衛哥正在趕去的路上,一定要保持好心情。」

此時,以丁衛的車身鍍鉑金房車為首,寓意白頭偕老,百年好合,後面齊刷刷跟著上百輛豪車,浩浩蕩蕩的迎親隊伍正趕往新娘家中,造成小規模交通擁堵避無可避,引來其他司機不滿鳴笛。

丁衛坐不住,站在車頂開放式的小酒吧里,不停的深呼吸,真是奇了怪了,怎麼這麼緊張,不就是結個婚嘛,馬上就要進入圍城了,還賤皮臉的迫不及待,唉,這是讓貌不驚人的姜靚給降服住了。

丁衛曾經醉卧花叢,做出過許多荒唐事來,也因愛生恨差點殘疾,卻不想在姜靚這裡找到了真愛。

「周軒,你算得太准了,全都讓你說中了。」丁衛抑制不住激動心情,也給周軒打來電話。

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,這兩口子有壓力都找自己排解,讓周軒更加忙碌,「什麼說中了?」

「你說我啊,將來會找個長相一般般,家境一般般的媳婦,你看,姜靚不就這樣的人嗎?」丁衛突然笑容收斂,疑神疑鬼道:「哥們兒,你不是給我下了個套吧,故意這麼說,然後引誘我去找小門童?」

「暈死,是我*著讓你喜歡靚妹然後娶她的嗎?別不知足,靚妹哪裡不好?長相周正,名牌大學畢業,又是賢士集團的董事,你要現在反悔,人家還能找個更好的,一流帥哥都排隊呢!」周軒好笑道。

「哈哈哈,我就是開個玩笑,放鬆下氣氛,真他媽緊張,我都快喘不上氣兒來了。嘿嘿,不過,我是真喜歡姜靚,跟她在一起,每天都很開心。你說我媳婦是不是適合講脫口秀,腦瓜怎麼就那麼靈光呢,還能吃苦,拍戲的時候人都快臭了,頭髮油膩的梳不動,但就是自信的跑來跑去,那大嗓門,聽著就覺得心裡敞亮,痛快……」

「衛哥,這些話你不該跟我說,跟靚妹說去吧,我這裡正忙著呢!」

「我就再說最後一句,你倆別整天哥啊妹兒的叫行不行,我這是得喊你大舅哥呢?」

真是貧嘴!周軒懶得搭理,直接掛了電話,丁衛堅持不懈又打過來,又掛斷。

隨著典禮吉時的臨近,客人們也陸陸續續趕到,進來就第一時間拍照,能在這樣高檔場所參加婚禮,也是第一次。

「我沒帶請柬!」

「小姐,沒有請柬一律不得入內。」

「開什麼玩笑,我跟新娘是好朋友,還邀請我做伴娘呢!」

「對不起,我們有規定,您可以聯繫新娘。」

聽到有吵鬧聲,周軒抬頭看去,是裴勝男來了,不屑帶請柬,發生了爭執。周軒連忙幾步過去,裴勝男立刻挽住他的胳膊,態度強硬,其他人一看這關係,那就是最好的保證,連忙放行。

虞江舟哼了一聲,裝作沒看見她,又去忙別的。

「勝男,今天這身衣服很漂亮。」周軒贊道。

裴勝男好像沒聽到,還在抱怨,「這婚禮真是不倫不類,最高檔的酒店,傳統的迎親隊伍,有名模,還有老家親戚,真是土豪不土豪,高雅不高雅的,而且一點新意還都沒有。」

「時間倉促些,再說,靚妹跟衛哥也都是不拘小節的人。」

「那倒是,又不是自己的婚禮。你打算什麼時候結婚啊?」

「正在準備……」

周軒還沒說完,就看到裴勝男無比惡毒的瞪了他一眼,轉過臉不說話了,氣氛很尷尬。

「嗨,周軒!」

芬妮也來了,還掏了兩萬美金,完全是看在周軒的面子上。來得正好,周軒連忙下了台階,將她迎過來,介紹道:「芬妮,這是我的好朋友裴勝男,想必你也聽說過吧。」

「當然了,語言學家嘛,這麼年輕漂亮。嗨,我叫芬妮,和你一樣,也是名作家!」芬妮心情不錯,主動套近乎。

「作家?」裴勝男翻翻白眼,抱著雙臂從鼻子里哼出一股冷氣,「你可真嚇到我了,出一本給小孩兒看的童話書,就是作家了?」

芬妮不以為然,「這種嘲諷我聽得多了,衡量作家的標準當然是有書,同時還有稿酬,暢銷就代表影響力。而且,我要糾正你的說法,我的書是給所有人看的,也包括成人。哦,很快就有漫畫了,還要改編成電影。」

裴勝男鼻子快被氣歪了,她的稿酬不低,但跟芬妮是沒法比的,而此時丁昌松也到了,周軒只能放下她倆,吵成什麼樣也顧不得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