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55章 雷霆權杖

第1255章 雷霆權杖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2 17:06  字數:2312

還在夢中,周軒就被急促的電話聲驚醒,是張磊打來的。

「張組長,這都幾點了,還沒睡啊?」周軒打著哈欠問,一看時間,竟然是三點半!

「哪像周大老闆這麼心大,還能睡得著。說正經事兒,周軒,我按照你連線的規律,又找到了重要線索。」

「是什麼?」

據張磊講,儘管周軒將圖發給他,他還有手下警員都沒看出來哪裡就有什麼星雲了,急的直撓頭。但是他們嘗試用這種辦法,在黑爾的漫畫中找到帆船行走地中海的海圖,將其中幾個線條連接起來,更像是帆船被一個巨大的雷電符號擊中!

閃電符號是魅影組織的標誌,不會在黑爾身上有太多巧合,這其中必然有聯繫。

周軒非常心驚,在地中海的行程是不固定的,而黑爾在漫畫里卻設計成閃電,這是一種惡意,不乏隱藏的攻擊性。

「張組長,黑爾來者不善啊!」

「反正是沒安好心,我會聯繫美國警方,將這個情況反饋回去,還得對他徹查。但是,目前,還不能憑藉看不懂的畫以及漫畫對他採取行動。不過你放心,我絕對不會讓這個老狐狸再從眼皮子底下跑走!」

張磊憤憤然,赫拉數次逃脫,這是對他嚴重挑釁,此仇必報。

正說著話,也被吵醒的虞江舟聽到門外有動靜,起身把門打開,管清和虞飛飛去撲了進來,差點摔倒在地上。

「你們怎麼還不睡!」虞江舟板起面孔,而且倆孩子的舉動也讓她感到惱羞。

「江舟師娘,俺有事兒找師父,剛才無意聽到裡面有動靜,剛想要敲門,嘿嘿。」管清連忙賠笑,極力證明不是故意的。

「進來吧,你師父跟張組長通電話呢。」虞江舟沒好氣道。

「正好,俺有情況彙報。」

管清幾步跳到床上,隨後虞飛飛也跳上去,倆孩子都沒穿襪子,光腳在地上不知踩了多久,虞江舟恨不得馬上把他們給轟出去,還是忍住了。

「師父,別掛斷,俺找到最接近的那個拐杖了。看,這個圖就是,叫做雷霆權杖,屬於宙斯!」

周軒驚得手機掉落在床上,連忙又撿起來,不可思議地對比幾次,直到張磊在電話里催問第三遍到底發生了什麼,才沉聲道:「張組長,管清剛找到線索,那條權杖有可能是屬於宙斯的雷霆權杖。」

「什麼?!」

張磊的聲音很高,夾雜震驚興奮還有憤怒,如果情況屬實,危險等級勢必要提到最高,但也意味著,臨海警方建功的機會到了。

「能確定嗎?」張組長問。

「管清的能力,你是知道的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好,好!」

張磊已經掛了電話,這個情況必須連夜整理,並且也一併回饋美國警方,甚至可以對他的家進行搜查。

黑爾就是宙斯?他親自來到了臨海?

雖然難以置信,但卻可以解釋所有的疑點,黑爾作為曾經的郵票設計師,極少與外人打交道,所住地區偏遠,這都有利於他掩飾真實身份。外界所了解的是,他的妻子早已病逝,而在他口中妻子去世不久,傳言宙斯的妻子是漸凍病人,所以,他一定是找地方把她藏了起來,而且是很多年,直到她去世。

這也可以解釋,黑爾為什麼要在臉上繪畫,是要達到隱藏本來面目的效果。

虞江舟突然打了個寒顫,不由用被子裹住身體,顫聲道:「軒,宙斯親自來了,還就在身邊,怎麼辦?」

「不要慌,如果他想動手不會等到今天,還和以前一樣,不要表現出來。」周軒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。

「嗯,要讓俞悅對這個人保持足夠的警惕。」虞江舟說道。

讓兩個孩子回各自房間睡覺,虞江舟翻來覆去睡不著,一直聽著院中的動靜,周軒也睜著眼睛,在猜測黑爾的目的到底是什麼。

如果說以前黑爾是為了獲得自己的長壽基因去拯救妻子,現在她已經病逝,黑爾卻冒險來到臨海,總該不會是破釜沉舟吧!

不管怎樣,黑爾都是個可怕的人物。

莫石和他走動最近,而且他又不擅於偽裝情緒,容易露餡,天亮後,周軒給昆洋打過去電話,暗示黑爾是個危險人物,要確保莫石的安全,盡量分散莫石的注意力,讓他們兩個人少接觸。

在海上,昆洋就了解周軒的境遇,滿口答應下來。

想了想,周軒又給南宮新月打電話,告訴她黑爾有可能是宙斯。

「天哪,是啊,宙斯是個出色的畫家,無論是郵票還是漫畫,都是一樣的啊,我怎麼沒想到。」南宮新月自責不已,同時也後怕,「弟弟,你還跟他見過面,以後可不能冒險了。」

「目前還是猜測,新月姐,還要拜託你再調查黑爾底細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嗯,不過這人太低調,除了家,哪裡也不去。所以,我猜,他的家中一定有秘密,或許可以搜到一些聯絡手冊或者是罪證什麼的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這次的調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危險。」

「我知道,放心吧,黑爾孤身一人在臨海,現在身份又暴露了,我甚至都在懷疑,他是不是宙斯,一個人能做什麼呢?算了,不說他,我昨天給皮埃爾主動聯繫了下,他對你是讚不絕口,到底是三十齣頭的年輕人,看法就是不一樣,而且很有正義感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哦,這段時間我倒是沒跟他聯繫過,想必他生活也很美滿吧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呵呵,我們再婚的再婚,復婚的復婚,倒是你啊,還沒有結婚。」

「很快了,正在準備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好,我想說的不是皮埃爾,而是他有位好朋友,這人可是風雲人物,我好說歹說,他才同意協調,近期一起見個面。皮埃爾也真是的,忘恩負義,就這麼點小要求,跟他商量好半天!」

這可不是小要求,做法也欠妥當,但非常時期,以後再跟皮埃爾解釋吧。既然是皮埃爾的朋友,這人年紀也不會太大,不知又是哪個行業的領軍人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