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54章 隨手塗鴉

第1254章 隨手塗鴉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2 17:06  字數:2407

第二天上午,莫石腳步匆匆來找周軒,還帶來了一幅畫。

「莫大哥,這是誰畫的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我畫的,哦,也不是我畫的!」

莫石的話前言不搭後語,把周軒給說迷糊了,笑著問:「慢慢說,這到底是誰的畫啊?」

「這是黑爾的畫作,我覺得裡面奧妙無窮,所以拍下來幾張自己臨摹!周軒,你看,黑爾真的是個頂級畫家,我跟他的距離相差十萬八千里!」

莫石向來孤芳自賞,看不起很多人,也不在乎外界的評論,但是黑爾卻讓他給出這麼高的評價,著實出乎周軒意外。

拿過畫作,周軒搓搓眼睛,看了好幾遍,似乎更亂了。整幅畫給人感覺就是雜亂無序,有些暗示太過刻意,反而顯得十分生澀。

「畫的怎樣?」莫石問道。

「我不太懂油畫。」周軒攤攤手,隨便找了個借口,這幅畫,可能白給他都不要,能把眼睛累壞,就算隱藏很深的含義,看懂的又有幾個?所謂藝術,還要具備傳承性,少部分人認可也是不行的。

「那就是畫得不好!」莫石還挺有自知之明,卻並不惱,興奮道:「周軒,你看,其實這裡深藏著神秘元素,這是某種痕迹,讓我著迷卻又分析不出來。」

「怎麼不直接問問黑爾呢?」

「問過啊,他只是說隨便畫的,你不懂我們這行,繪畫也是吃飯的技術,不會輕易傳授給別人的。」莫石這才嘿嘿笑著說出來這裡的真實目的,「周軒,你腦瓜靈活,給我分析分析,這裡面到底隱藏著什麼意思,我再不弄懂,就快瘋了!」

「你都沒搞懂,我一個外行懂什麼!」周軒擺擺手,愛莫能助,這項工作完成不了。

「好兄弟,你就幫幫我吧。」

「可是,這不是原圖,與畫家本意有偏差的。」

「不是說了嘛,有照片,別告訴黑爾,這是我偷拍的。這人脾氣很不好,有一次發現我翻看他的電腦就很不高興。」

「呵呵,既然這樣,你怎麼拍到的這幾張照片?」

「凡事得動腦子,那天我在黑爾工作室里,正好昆洋打來電話,我裝作接起來,其實手裡拿的是另外一部手機,一邊裝作打電話,一邊拍下來了,急得昆洋在我褲兜里歪歪歪!多虧拍下來,從那以後,黑爾就不讓我去工作室了,最多是信息交流兩句。」

幹得漂亮,周軒暗自點贊,其實他也想了解黑爾更多,這一次無疑是離他最近的。

看得眼花,睜眼閉眼都是一片亂七八糟的顏料,只能先這樣,等他有時間再研究。事後好幾天,周軒都沒看出這幅畫里隱藏含義,把照片放大多倍,也是如此。

甚至,周軒讓俞悅對照片進行掃描,但是得出的結果也一樣,沒有特別含義。莫石想多了,這就是黑爾隨手塗鴉,代表著某種心境,這就是周軒最終的結論。

「這就是一片紅布吧?」一天晚上,被周軒拉來共同鑒賞佳作的虞江舟只能說出這樣的看法。

「哈哈,直觀上看,確實是塊紅布。但是,莫石說裡面隱藏了很多含義,比如神秘元素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你都看不出來,我哪裡知道!」

黑爾本身就是一個謎,周軒有些不甘心,又把管清拉過來看,倒是看出一些油彩層層堆砌的地方隱藏了金色的痕迹。

但又能代表什麼呢?

「這裡面有神靈的痕迹。」虞飛飛突然說道。

「為什麼這麼想?」周軒饒有興緻的問道。

「這樣仰視看,就能看到神靈的痕迹,我們島上也都是這樣做的。」虞飛飛肯定的說道。

那是源自於原始部落最虔誠的繪畫,要在仰視的狀態製作,周軒舉起照片,還真是如此,將金點和金線連貫在一起看的話,又像是某個物體。

「管清,拿紙筆來!」周軒連聲道。

「好嘞!」

高舉著照片,周軒將那些點線繪製下來,大家湊在一起觀看,虞江舟皺眉道:「感覺有點眼熟,不知道像什麼。」

「俞悅,你看呢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概率分析,最像星雲圖。」俞悅張口就來。

星雲圖?

周軒用筆將那些連接起來,一個物體的輪廓清晰可見,大體是一條手杖,雖然外形含糊,但比例協調,再划出一條中軸線,這條手杖也是對稱的。

但是,黑爾想通過這條手杖傳達什麼含義呢?如果虞飛飛猜測得對,這是神靈的痕迹,那麼,這條手杖又屬於哪位神靈?

魅影組織結構就是一個龐大的神靈體系,此時周軒幾乎可以斷定,黑爾就是其中一員。將照片還有繪製的手杖輪廓,還有分析結果,周軒一併發給張磊,黑爾這人絕對不簡單。

「唉,人類的思維太複雜了,我竟然沒有看出來。」俞悅嘆氣道。

「哈哈,你確實需要再去升級。」管清笑道。

「我不喜歡升級。」俞悅說道。

「為什麼?」管清問。

「不能說!」俞悅擺擺手,虞飛飛卻捂嘴笑道:「每次升級都會被脫掉衣服吧?」

哈哈哈,大家笑起來,機器人居然會害羞,俞悅不屑一顧的樣子,也沒辯解,她當然還沒有害羞的意識,每次升級就要被動停止運行才是她最不喜歡的。

半夜時分,周軒還在查閱資料,想要弄清楚那條手杖屬於誰。

「軒,太晚了,去睡吧。」虞江舟走進書房,柔聲說道。

「唉,手杖太多了,而且不少神靈的手杖信息都是虛擬的,想要憑藉一條輪廓分析出黑爾真實的用意,不亞於大海撈針。」周軒嘆氣道。

「呵呵,那就反其道而行之。」

「夫人請講!」周軒連忙抱拳請教。

「討厭!」虞江舟笑著打了一記粉拳,但是這樣的話她很愛聽,接著說道:「神靈雖然多,但是魅影組織里的神靈是有限的,而且主要成員數量也是固定的,沒有歸案的更是沒有幾個,就從那幾個人下手好啦!」

「哈哈哈,茅塞頓開,我真是忙暈了,沒有想到。」周軒開心無比,起身在虞江舟臉上連親好幾口,又想要坐下按照這條思路尋找被虞江舟制止,「這個任務就交給管清去做吧,你現在聽我的,必須去休息。」

「遵命,夫人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