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51章 捷報傳來

第1251章 捷報傳來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11 09:52  字數:2509

不在乎吃什麼,皮埃爾和伊莎貝爾都非常開心,兩個人說著以前有趣的事情,伊莎貝爾被逗得咯咯笑,眼中的淚光與窗外的星光交相呼應,散發出女性獨特的魅力。

世間的愛情大體一致,都是盡心討對方開心,周軒曾大費周章給苗霖設計出一個獨一無二的戒指,而皮埃爾卻做得比他還好。

那就是,為愛妻伊莎貝爾每一款彩色寶石戒指配一輛車,這樣,開車時就不會覺得手上的大寶石太突兀。因為,寶石大都是拍賣得來,價值遠在豪車之上。

「周軒,我的朋友,感謝你拯救了我的人生!」皮埃爾由衷道,伊莎貝爾也舉起酒杯,「真的非常感謝你,我幾乎都要得抑鬱症了。」

「我也很開心能幫得上你們,但是誠實講,你們不離不棄的感情也令我感動,沒有因為猜忌放棄對方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差一點就要放棄了呢。」伊莎貝爾翻翻白眼,獲得大好局麵皮埃爾還不想輕易放棄,打岔談起正事兒,「周軒,飯後我們好好聊一聊吧,我想跟你這樣的英雄合作,不會虧的。」

而周軒想要談的恰恰是虧損,如果皮埃爾停止向富通天下提供信息,也會帶來自身的損失。

飯後,看著與視線平行的星空,周軒將來歷大致說了一遍,包括他與魅影以及富通的恩怨,果不其然,聽到這裡,皮埃爾沉默了,似乎非常為難。

「皮埃爾,我這麼做是為了自己,但對彼岸也是有益處的。現在人們非常注重**,彼岸面向的是中產階級,如果他們得知這樣的交易,只怕會鬧出事端來。當然,我並不是在威脅你。」周軒說道。

皮埃爾擺擺手,說道:「其實,彼岸並沒有受到富通天下的威脅,雖然我知道這樣的交易並不光彩。現在是數據時代,我們需要掌握客戶的精準需求,這家信息公司便可以提供滿意的數據,為此,我們的效益也很不錯。如果說是信息泄密的話,以現有法律來講,還談不上。」

周軒點點頭,這是打法律擦邊球,「但是,皮埃爾,富通天下在替你分析數據的同時,這些信息也成為它的資料庫。尤其是一些企業家的出行動態等等。」

「太危言聳聽了吧,富通天下確實有實力,但也不能什麼事都做。」

「彼岸提供了行程信息,而某通信公司提供了通訊信息,甚至石油大亨也被迫退出競爭,世界各地的企業有意無意的都在為富通輸送資源,而這些信息匯總起來後,強大到不可撼動的富通天下,反過來就會吞併你們。」周軒冷靜道。

「這,是真的嗎?」皮埃爾一臉錯愕。

「千真萬確,目前我還不能透露太多具體細節。」周軒認真道。

「太可怕了,這麼發展下去,富通天下想要控制的就不是企業家了,甚至可能……」

哦,天,皮埃爾說不下去了,深呼吸幾次,幸虧懸崖勒馬,否則真有可能成為千古罪人。之後,皮埃爾和周軒商定,暫時不要打草驚蛇,但不能再給富通天下輸送真實信息,要動些手腳。

都是青年企業家,兩人相談甚歡,深夜時分,周軒準備回國,皮埃爾則讓他乘坐自己的私人飛機直接飛往機場,而皮埃爾目送周軒離開後,立刻鑽進伊莎貝爾的卧室,小別勝新婚。

返航的飛機上,周軒睡得很沉,直到降落在臨海機場,才大夢初醒,看上去十分疲憊。

「師父,俺錯了!」管清眼圈一紅,想要哭的樣子,只是沒擠出眼淚來。

「這是怎麼了?」周軒納悶問。

「俺太懶了,俺要在公司多幫忙,師父就不會這麼累!」

周軒呵呵笑了,拍拍管清的胳膊,「師父還年輕,累不著的,走,回家!」

芬妮終於打通了周軒的電話,埋怨秘書艾米不稱職,居然都可以忘帶手機,周軒笑了笑沒解釋,這個黑鍋先讓艾米背著,因為去印度的事情,不能讓芬妮知道。

「周軒,富通投資除了卡漫,就剩下些零散的投資了,真沒意思,我閑的都約媽媽吃過兩次飯了!」芬妮抱怨道。

周軒被逗笑了,真是閑的可以,笑道:「你不是在寫書嗎,等出版後,辦簽售會發布會之類,又能找點事情做。」

「嗯,我很努力在寫了,這個月已經寫完第一部分。」

芬妮大言不慚,所謂第一部分,周軒知道內容並不多,從她準備開始寫到現在,聽到的還是第一部分,這個女作家有點懶。

打鐵需得自身硬,聯盟固然重要,但自身的發展才是核心力量。

居沙的研究團隊再出新成果,開發出世界上第一款真正意義的量子計算機,有操作界面,可以進行簡單的數據分析,運算速度也是一流的。

當然,依然有許多不足,沒有配套的應用程序,能夠計算的數位也很有限。

儘管如此,還是引發了世界科技界的極大關注,媒體紛紛報道,有了量子計算器,距離開發量子手機進行量子通訊就不遠了。

有意栽花花不發,無意插柳柳成蔭,斥資是量子實驗室數倍的暗物質實驗室還沒有實際產品面世,量子實驗室卻是捷報頻傳,賢士集團也成為走在世界科技前列的民企。

這天,唐濤升垂頭喪氣的來找周軒,進門後就長吁短嘆,周軒笑道:「老師,是不是實驗室的工作太枯燥了?」

「怎麼會呢,有太多奧妙要去揭示,還嫌時間不夠呢。」唐濤升搖頭道。

「那是什麼原因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唉,周軒,你說,我是不是不如居沙啊?」

唐濤升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來,把周軒給說愣了,「老師,這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我就覺得暗物質實驗室到現在了,花錢如流水,而且,又開始停滯不前,要想遇到下一次的靈光,還不知道什麼時候。」

「老師,你不會是想要放棄吧?」

「我沒放棄,但是實驗室有兩個學生被居沙借調後,就再也沒回來,我也不催,大概是想留在那裡。還有一個去高新區外企上班了,聽說待遇也不錯。別所是那些年輕人,就是亞格,還想去客串電影呢。」唐濤升說道。

年輕人不喜歡被束縛,周軒並不意外,任何單位都有人才的流失,因為每個人的志向不同。而對於亞格,周軒確實疏忽了,這幾位科學家來到這裡並不是為了報酬,是想要實現人生價值,日復一日的單調工作環境,以及對比中彩票概率都低的捕捉期許,他們承受了太多次失敗。

而亞格是性格最為活潑的,拍攝《諸神之巔》時,就該讓他參與進來,哪怕是一個普通角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