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45章 上市前奏

第1245章 上市前奏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09 17:59  字數:2348

在菲爾塔麗的帶動下,大家開始競猜這次票房紀錄,都猜得不亦樂乎,南宮新月急了,開口道:「照我說啊,賢士集團做得這麼大,就該上市了!」

周軒還沒說話,大家已經七嘴八舌地議論起來,大多數當場就表示支持,南宮新月趁機又補充道:「弟,上次我聽說你要去普爾街上市對吧?」

「確實有這個打算,但是現在……」

「我贊同這個主意。」南宮新月立刻打斷周軒的話,「賢士現在的財務表現非常強健,去普爾街能吸引大量的海外投資,這才能做到更大。」

「其實國內股市環境也很好啊,雖然保守點,但對於賢士集團也可以降低風險。」丁衛提出憂慮。

虞江舟接過話茬,說道:「要想打開國際資本市場,在普爾街上市無疑是最好的一條出路。」

「也對,要能站穩腳跟,機會更多。」丁衛點點頭,面色有些凝重,還是覺得有些冒險了。

唯有喬治一直沒說話,南宮新月對於富通天下的人沒什麼好感,點名道:「喬治,你是這方面的權威人物,所說自己的看法吧。」

「好吧。」喬治這才放下酒杯,正色道:「以現在目前的資金規模,最適合在國內上市,有必勝的把握。如果去普爾街的話,機遇與挑戰並存,但對上市條件是非常嚴格的,只怕賢士集團勉強夠格,以這樣的規模強行上市,也只會是被淹沒的局面。」

「喬治,不要拿國際說事,就說賢士現在的發展速度,難道比你們的企業都差嗎?」南宮新月不服氣道。

「我並不是貶低賢士,只是實話實說。」喬治微微皺眉。

「喬治,如果上市,我需要更廣闊的舞台,還請賜教!」周軒抱拳道,喬治一怔,知道周軒是打定了主意,點頭道:「好吧,正因為是賢士集團,所以,同等上市條件下,優勢又會降落三成。畢竟,大家都清楚,賢士集團總會受到一些,莫名的排擠。我擔心,如果有人從中作梗的話,並且調動大量資金,會輕易做空賢士。那麼,幾年來的辛苦就付之東流。」

周軒沉默不語,其他企業家也都點頭稱是,雖然沒明說,但也知道賢士和富通依然相差很大的距離。

「路是闖出來的,沒人可以慢悠悠欣賞著風景前行。」南宮新月表示很固執,完全不顧老公的眼色,又說道:「喬治,如果我們非要從普爾街上市,你也得了賢士集團這麼多好處,吃人家最短,來吧,說說有沒有更好的辦法解決?」

喬治的臉都漲紅了,氣的差點就要離席而去,他在富通還有實權的時候,別說是小小的偵探公司,就是菲勒的博彩公司也是上不了檯面的,企業家峰會都不在邀請行列之中。

「新月姐,我跟喬治是朋友。」周軒連忙勸說,這話太直白了,傷了一個驕傲男人的自尊。

喬治到底忍住沒離開,喝完一大杯酒,瓮聲道:「我在最落魄的時候,只有周軒給予我很大幫助,也拿他當朋友。賢士集團的現狀就擺在眼前,大家都懂行,沒有更好的辦法,除非是突然間有了大量的資金,另外還需要較高的評級。」

「這樣能有幾分勝算?」南宮新月又問道。

「一分!」喬治豎起一根手指頭,其實他最擔心富通天下出手,如果是那樣的話,一分也沒有!

南宮新月跟周軒互視,他們的勝算可沒有這麼低,畢竟還聯繫了這麼多企業家,還包括石油大亨,這是喬治萬萬想不到的。

但喬治的擔憂不無道理,即便是如此,也不過是三分勝算,還需要更多的準備。

當天晚上,菲勒就要回國,周軒親自去送行,南宮新月將周軒叫到一旁,小聲道:「弟弟,別被喬治嚇到了,如果現在懷特召喚他,他肯定是拋下一切回去的。」

「可以理解,也是多年的工作感情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喬治提到一條信息還是很重要的,要是能把賢士集團的信用評級提高就好了,外國人就看中這個的。只是,不好作弊。」南宮新月發愁道。

「總會有辦法的,對了,新月姐,拾貝購物的域名我已經拿到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哦,什麼?」南宮新月驚喜道,雙手搖晃周軒,「真的嗎,怎麼做到的?」

周軒剛要簡單說說,南宮新月又說道:「那不重要,對了,域名呢,已經交給巴瑞了嗎?」

「還沒有。」

「好,太好了,絕對不能給他,要控制在你手裡。」

「我也考慮過這個問題,但是這麼做好像不太仁義。」周軒擔心道。

「弟弟,咱們可是在打仗啊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。何況,域名在你手裡,巴瑞還能聽話,聽我的,這事兒我來安排。哈哈,真是太棒了,就沒有你做不成的事兒。」

南宮新月心花怒放,抬腳就要親一口,嚇得周軒連忙後退幾步,姐夫就在這裡,別剛拉攏了巴瑞,又得罪了菲勒。

「我主意已定,回去後就安排江舟和湯普森,準備普爾街股市上市的相關文件,先發起申請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是時候準備了。對了,那個黑爾我調查了,就是個普通人,確實在郵局工作過,因為畫工精細,以前常做郵票設計,工作態度認真,從未遲到早退過,更沒有犯罪記錄,就是話比較少。但是這些年,他年紀大了,還有郵票行業不景氣,辭職了,時間點和他跟你說的一致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黑爾還有其他親人嗎?」周軒又問。

「沒有,他住在郊區的一棟小別墅里,非常陳舊,看照片足有百年歷史。這人除了上下班,也沒有什麼娛樂活動,既沒有朋友也沒有家人,甚至附近的小餐館也從未出現過,即使他多年的鄰居,提起名字也都覺得陌生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那麼,他的妻子呢?他說有個妻子病逝了。」

「有這麼回事兒,不過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。」南宮新月說道:「弟弟,這個人的身世很簡單,而且也沒有出國記錄,老實巴交一個人,應該沒什麼問題吧。」

「事實上,很多人沒見過他的妻子。還有,他在臉上化妝,不,是精心地畫畫,為何不敢面對我?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