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41章 漫畫被修改

第1241章 漫畫被修改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07 16:30  字數:2530

還借題發揮編了個故事,周軒笑出聲,虞江舟使勁捶了他一拳,直翻白眼,「都是被你給慣的!」

「飛飛說什麼故事了?」周軒問道。

虞飛飛想要說,看了眼發火的虞江舟,低著頭不吭聲,周軒笑道:「沒關係,實話實說嘛。師父小時候也常犯錯誤,我的師父可比你媽媽厲害多了,打手心打屁股還不給飯吃。」

虞飛飛破涕為笑,看虞江舟正瞪她,連忙收斂,搓著手小聲道:「師父,我真的沒有撒謊,是真的,裡面床頭照片上的阿姨,變成神仙了!」

「你說,氣不氣人!」虞江舟火又大了。

周軒神色一滯,又問道:「怎麼變成神仙了呢?」

「在船上!有光把她托起來,然後就變成神仙了,誰也找不到她!」虞飛飛比劃道。

「船上?是甲板上嗎?」周軒又問。

嗯!虞飛飛用力點頭,她感受得到,周軒相信她。周軒連忙掏出手機,搜到幾張小型貨船照片,問道:「飛飛,你看,是哪種船?」

虞飛飛歪頭看了幾秒,很快指定一個小型的半舊貨船,周軒腦袋嗡的聲響了,耳邊只有虞江舟的訓斥。

好半天才回過神來,周軒皺眉道:「江舟,你不要不分青紅皂白就訓斥飛飛,問清楚再說。飛飛,你是怎麼知道的?」

「我替她說,是漫畫里!」虞江舟惱道:「每期漫畫我也都看,苗霖是出國學習去了,這孩子睜眼說瞎話。」

周軒當然也看漫畫,沒有看到這個情節,他認真問:「飛飛,你怎麼知道這個情節的,為何我們都沒有看到?」

「我不知道啊,是卡漫網站上發的,我很喜歡,一天都要刷很多遍呢。」虞飛飛說道,「哦,可能他們後來又刪掉修改了,但是我沒有撒謊。」

「飛飛,我相信你,後來呢,和出版的漫畫不一樣的地方還有什麼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嗯,好像沒有了,那個阿姨消失了,什麼都沒有留下,只有個戒指。」

「什麼樣的戒指?」

「很奇怪啊,像是結晶體!」

聽到這裡,周軒起身上樓,樓下都聽得到他憤怒的打電話的聲音,「芬妮,你怎麼可以隨意杜撰漫畫內容呢?」

芬妮還沒起床,接通手機耳邊就炸雷了,居然是溫文儒雅的周軒打來的,不高興道:「你在說什麼,我聽不懂。」

「是苗苗的情節,居然出現在漫畫里!」

「不是出國學習了嗎,我每期都有看啊。」芬妮說道。

「你確定沒有告訴任何人?」

「開玩笑,跟你說還不信呢,這種情節只會丟粉,就算有,我也不會這麼設計的。」

周軒又愣住了,芬妮又說,為了準備婦女大會她沒有太多時間監督,都是有了成品後看看,有問題再修改。回國後又很忙,也沒顧得上,如果周軒發現有辱他名聲的情節,她立刻讓人修改。

「不用了,是我理解錯了。對不起芬妮,打擾你美夢了。」

「是打擾了!」

芬妮嘟嘟囔囔,扔下手機又睡了,周軒卻愣在當場,心情久久不能平復。以她對芬妮的了解,她應該是不知情的。但是苗霖消失在甲板上的故事,周軒便是聽芬妮告訴她的,這件事情不為外人所知,漫畫里怎麼會出現在這樣的情景?

一個大活人憑空消失,要說只是虞飛飛的杜撰,但是留下一枚造型特別的戒指,就不是她能夠想像的了。所以,一定是出現過這樣的場景,隨後又被設計者發現,很快就刪除了。

黑爾!

他怎麼會知道這麼多?

如果苗霖憑空消失真有其事,那麼,又會有怎樣的陰謀設計,她又被送到了哪裡?苗苗,他們究竟對你做了什麼?

想到這裡,周軒黯然神傷,望著那間被鎖的主卧室發獃。

不放心的虞江舟跑上來,看周軒臉色不好,又生氣道:「飛飛,你看,把你師父氣成什麼樣子了!」

「江舟,我剛才問芬妮了,她說出過一期,但情節不合理,擔心影響銷量,後來就刪除了。」周軒含糊說道。

「嗯,俺想起來了,關注這個漫畫的網友很多,有的評論就說情節怎麼變了之類。」管清說道。

是嗎?虞江舟很不自在,看著眼睛都哭紅的虞飛飛,心裡很不是滋味兒,拉住女兒的手一味自責。過了一個沉悶的春節,又要親自打掃衛生,所以,一提到苗霖,虞江舟就爆發了。

看著那扇被鎖住的門,周軒突然大踏步走過去,拿出鑰匙將它打開,隨後將窗帘拉開,頓時陽光撒滿了整個房間。

「軒,你這是做什麼?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既然飛飛打開了窗戶,也就意味著這間房屋該打開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虞江舟沒說話,眼淚一直在打轉轉,與另外一個消失的女人分享一個男人,無論是身體還是精神,都是件十分痛苦的事情。

「飛飛,媽媽冤枉了你是她不對,我替你媽媽向你道歉。」周軒鄭重道。

「沒關係!」虞飛飛擺擺小手,眼睛卻往裡瞄,她真的太喜歡這個房間了,周軒笑了,「飛飛,以後這間屋子就有你來負責吧。」

「謝謝師父!」虞飛飛想起一件事,又問:「裡面的首飾,我可以戴嗎?師父,我保證,不會弄壞的。」

「當然可以,它們也該發揮該有的作用。」周軒說道。

虞飛飛開心的發出歡呼,踢掉鞋子進去了,這裡瞅瞅那裡看看,虞江舟唯恐她弄壞了東西,想要阻攔卻被周軒制止,是時候打開了。

管清也跟著進去,還偷偷抹眼淚。虞江舟唯恐周軒睹物思人,連忙拉著他下樓,輕聲道:「軒,飛飛還是個孩子,不用這麼做的,哄兩句就好了。」

「飛飛已經大了,不再是孩子了。」周軒幽幽道。

「我發覺自己現在真是越來越庸俗,以前總覺得自己不會成為對孩子吼的媽媽,其實還是這樣。」虞江舟自嘲道。

「現在家裡兩個,還有又苗,將來咱們再生兩個,該發脾氣就發,我支持你。」周軒寵溺道。

「那今年就生一個!」

「好,我迫不及待。」

虞江舟被逗笑了,周軒卻一本正經,握住她的手,說道:「江舟,我是認真的,我要給你一個盛大的婚禮,要有屬於咱們兩個人的孩子。我,想結婚了!很想很想!」

「軒,我愛你!」虞江舟動情道,主動將櫻唇貼過去,聽到上面虞飛飛的聲音才不舍分開。

事後,周軒給南宮新月發過去黑爾的照片,讓她查一下這個人的底細,並強調此人擅長化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