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40章 吵架的新年

第1240章 吵架的新年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07 13:27  字數:2471

芬妮酒量很好,周軒倒是喝得七葷八素,最後她微微搖頭,算了吧,就當是我醉了。

「周軒,不行,我喝醉了,扶我回房間!」芬妮招招手,周軒搖晃著起來,將她扶起來,卻腳下一軟,靠在她的身上。

大會已經結束,保鏢得以進來,見狀連忙將二人送回去,進屋後,芬妮就用高跟鞋將門踢上了。

隨行的艾米一愣,該不該進去?該不該進去?再等等?

回到屋裡,兩人雙雙倒在床上,芬妮一條玉臂纏繞過來,周軒卻推開,起身就要走,芬妮笑嘻嘻道:「還想要域名嗎?」

「想!」

「陪我一晚!」

「做夢!我最討厭別人威脅我!」

「我也很討厭別人利用我!」

「芬妮,這是兩回事!隨便你怎麼想!」

「真是個壞脾氣男人!」芬妮打開筆記本,又輸入密碼,「喏,給你五分鐘時間,域名隨便挑,資料隨便填,過期不候!」

周軒一愣,芬妮抬抬手腕,指著手錶,已經過去半分鐘了。周軒使勁晃晃腦袋,衝到筆記本跟前,迅速找到所需要的域名,由於不知道巴瑞的信息,便先將自己的填上去,最後點擊提交,等著一切完成不過是三分鐘,恍若夢中。

此時芬妮已經睡著了,周軒長長舒了一口氣,替她脫掉鞋子蓋好被子,輕輕退了出來。

聽到關門聲後,芬妮長睫毛抖動兩下,抬頭看看筆記本,真是傻小子,大好機會,只弄走一個域名,翻個身,這次,芬妮真的睡著了。

返回途中,芬妮好像已經忘了昨天的事情,周軒也沒再提,內心卻充滿感激,芬妮這份大禮,太貴重了。

作為唯一男性出席婦女大會,回國後的周軒又稱為媒體圍追堵截的對象,對此,周軒不做回應。所以,媒體又找到了另外兩名同行女伴,艾米和芬妮,她們倒是接受了採訪。

芬妮是來者不拒,一度被網友評為霸屏女王,因為周軒的緣故而揚名。艾米工作繁忙,面對記者的時間很少,但因為貌美聰慧,又是周軒身邊的秘書,風頭不減,還收到了很多仰慕者的求愛信,有的人甚至在網上公開表白。

唉~

狹小黑暗的空間里有人傳來長長的嘆息聲,手機屏幕的亮光只是照出下巴的輪廓,此人正是赫拉。一母同胞的雙胞胎,妹妹出盡風頭,每次亮相都光彩照人,收到網友很多稱號,比如智慧女神等等,而姐姐卻只能躲在角落裡,每一次出門都要把自己嚴嚴實實包裹起來,還不知道這樣的日子何時才是盡頭。

又是一年春節,這天晚飯,虞江舟呵呵笑道:「快拿個主意吧,兩家媽媽都給我打電話,問今年春節在哪裡過。」

「她們都聽媽媽的!」虞飛飛說道。

想了想,周軒說道:「江舟,我還沒來及跟你說,說實話,今年我感覺特別疲憊,想要好好休息下。」

「那好啊,咱們就在家裡過,讓家長們都過來!」虞江舟說道。

「不是那個意思,我想今年就咱們四口過春節吧,畢竟危險還沒解除,去年回老家,又苗差點被赫拉搶走。」周軒說道。

虞江舟愣住了,不管是去首陽還是回老家還是在臨海,三家總該聚在一起,哪有過年不回家的道理。但看周軒實在沒心情過節,想想他辛勞一年,也確實該有個屬於自己的假期,勉強道:「那好吧,我跟媽媽們解釋下,今年不回去了。」

「謝謝你江舟。」

「今年因為盈能的事兒,去過首陽三次了,下次去影視城也可以回家看看。」

「好,都聽你的安排。」

周軒無精打採的樣子,讓虞江舟難免掃興,還是將不快忍住,一家四口也可以過個快樂的新年。

年前周軒還是請沒有回家的外國友人聚餐,步加琢等三位老人很時尚,居然結伴去南方旅遊了,說是過去正月才回來。

因為周軒對苗霖的特殊感情,虞江舟沒有請家政,親自帶著兩個孩子爬上爬下的打掃衛生,忙得不亦樂乎。晚上又做好了大餐等周軒回來,但是吃完飯,周軒就喊累,到書房看了會兒書,就去睡覺了,連續幾天都是這樣。

望著滿桌沒動幾口的飯菜,虞江舟坐著發獃,管清嘿嘿笑道:「江舟師娘,俺師父是真累了,你可別往心裡去。」

「我警告你,以後別讓飛飛老遷就你!」虞江舟瞪起眼睛。

「嘿嘿,俺可沒讓飛飛受過委屈。」

虞江舟也笑了,兩個孩子的感情深厚,將來一定能過得幸福,倒是樓上的這位,越發心事重重起來,放假後幾乎都在家中,有心想要張羅短途旅行,又擔心遇到危險。

早上,周軒還沒睜開眼睛,就聽到虞江舟大聲說話,還有虞飛飛的哭聲,和管清的勸說,三個人居然吵了起來?

一個機靈,周軒從床上起來,果然看到樓下客廳,三口都不高興的樣子,呵呵笑道:「大年初一,怎麼就鬧彆扭了,哦,是不是怪我沒有發紅包?每個人都有!」

三人也都不說話,虞江舟真生氣了,臉色鐵青,虞飛飛哭得淚人一般,管清又心疼還不敢招惹虞江舟,又怕飛飛挨打,站在兩個人中間。

「江舟,大過年的,跟孩子置什麼氣啊。」周軒過去坐在虞江舟身邊,摟住她的肩膀,卻被她甩開,氣的聲音都在顫,「飛飛,你自己說說,媽媽對你怎麼樣?」

「媽媽是最愛我的人。」虞飛飛抽泣道。

「該不該偷東西?!」

「媽媽,我沒偷東西,真的沒有偷!」虞飛飛聲音更大了。

「該不該撒謊騙我?!」

「沒有,沒有撒謊,是真的!」

有周軒撐腰,管清壯了壯膽子賠笑道:「江舟師娘,這個項鏈是飛飛覺得好看所以拿來的,不能算偷的。」

周軒這才看到,虞飛飛的脖子里掛著一長串彩色糖果珍珠項鏈,是苗霖的東西。虞飛飛哭著解釋,她打掃衛生,看到樓上的玻璃髒了便去擦,隔著窗帘看到這串項鏈,讓她突然想起海島,便取來窗戶鑰匙跳進去拿到戴上。

這個卧室是周軒鎖起來的,虞飛飛並不懂裡面封存的含義,嘆口氣,說道:「江舟,飛飛單純,認為是自己的家,喜歡就拿走了,不要用這麼難聽的字眼傷孩子自尊。」

「我知道沒什麼,就是借花獻佛送給飛飛,你也捨得。但是,她不該編故事來氣我!」虞江舟說著眼圈就紅了,把虞飛飛嚇壞了,管清也直撓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