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39章 不醉不歸

第1239章 不醉不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07 13:27  字數:2289

這份聲明有三百多人簽名,其中包括萊雯的醫生、親友、鄰居還有社區警察等等。可想而知,為了能找到所有認識她的人,這個腿腳還不利索的女孩子一定是吃盡了苦頭,為的就是還周軒一個清白。

大屏幕給了聲明一個特寫,上面的字跡非常清晰,萊雯解釋,她弄到這份聲明十分不易,所以呈獻給大家的是複印件,如果媒體需要,再提供原件。

「為什麼世上總有那麼一批人,非得把美好的說成是邪惡的,因為時間有限,我只聯繫到這三百多人,等我回國後,還會繼續尋找所有能證明此事的人。周軒,是無辜的,他那麼善良的人,請求網路不要傷害他!」

在珍妮弗的邀請下,周軒來到台上,與萊雯再度擁抱,現場歡呼一片,當即周軒做出一個決定,承擔萊雯後期的治療費用。萊雯卻拚命搖頭擺手,她病倒好,很多機構和個人對她伸出了援手,她得到的已經太多,不能再索取了。

直到此時,大會才圓滿結束,當天很多人返回,周軒卻留了下來,邀請芬妮和艾米觀光旅遊。

艾米知道周軒用意,所以總是不經意一個人躲得遠遠的,將更多二人空間留出來。芬妮很喜歡熱鬧,著名景點不感興趣,卻是哪裡人多往哪裡擠,這次倒是有保鏢同行,個個雙手都提滿了東西。還有個保鏢大概是經驗豐富,不知從哪裡租了個小推車來,一路購買一路存放。

「哈哈,來得太巧了,現在正在舉辦糖果節呢,咱們去看看!」

芬妮拉著周軒就擠入了人群,剛進去便有白色粉末撒過來,周軒一把拉過芬妮用袖子擋住,還是落了一身。隨後擠過來的保鏢臉色都變了,鑒定後虛驚一場,其實是糖粉。

「周軒,我在你心裡很重要是嗎?」芬妮還賴在周軒臂彎里,自作多情的說道。

「那個糖果做得惟妙惟肖,就是不知道該怎麼吃。」

周軒推開芬妮,指著一個卡通造型的糖果說,在這裡,你可以找到任何一個經典的卡通形象,通過舉辦的活動可以免費獲得,但是前提是當場吃掉,否則就要花錢買。

這不,正有一個男人將白雪公主的裙子被咬掉一口,帶來的女兒哇的一聲哭了,男人非常無奈,極力勸說女兒,這是糖果,完全可以吃掉的,不信她也來一口。可惜女兒哭得更凶了,周圍人笑的直不起腰來,起鬨讓他掏錢買吧。

不得已,男人還是花了普通糖果數倍的價格買了回去,只怕是會成為女兒的寶貝玩具,直到完全融化,也不知道糖果的味道了。

還有一些現成的製作模具,芬妮像個孩子一樣,打算親手做個巧克力糖果,穿戴好圍裙手套,就開始搗鼓起來。

看著就會,一做就廢,芬妮試了好幾次,要麼是濃度不夠,要麼是造型怪異,周軒笑著接過去幾下調整好,很快一個呆萌的茶杯犬出爐了,把芬妮樂壞了,說是要好好珍藏。

玩了一整天,晚上周軒又請芬妮吃飯,還是虞江舟更了解女人,芬妮自幼在特殊環境下長成,心眼兒還是夠用的,嘻嘻笑道:「周軒,無事獻殷勤,說吧,到底想要我為你做些什麼。」

「這個?」

芬妮問得很直接,倒是讓周軒覺得難為情,但否認就代表放棄,周軒喝了一大口紅酒,先做了鋪墊,「芬妮,下午的時候,我突然明白一個道理,為何苗苗願意和你做朋友,因為你能帶給別人快樂,也讓人覺得非常放鬆。哪怕在生意上,你的簡單粗暴只會讓人生氣,卻不會窩火。」

哈哈哈,芬妮大笑起來,修長的食指豎在唇邊,「噓,不要提苗霖,我發覺自己快要愛上你了,提到她,我會有負罪感。」

「好吧!」周軒故作迷糊,又說道:「芬妮,我不知道你會怎麼想,但是我現在遇到了個棘手的問題,朋友的域名被富通以不合理的手段獲取,現在正在你手裡。如果你能轉讓出來,我不勝感激!」

哦,芬妮微微聳了聳肩膀,沉吟片刻,又笑了,「我手頭確實有一些很重要的域名,是父親交給我保管的。其實我沒什麼興趣,但是你知道,我畢竟靠他養活的,得罪了他,我可過不慣苦日子。」

「我願意購買,但希望能是可以承受的價格。」周軒又說道。

「周軒,你確實讓我為難了哦。」芬妮眨眨眼睛,風情萬種,壞笑道:「如果你能成為我的男朋友,或者更親密的關係,和我的父親成為一家人,還有什麼不能給的呢?」

「這個絕無可能,芬妮,無論何時,我都不會跟你父親成為朋友。或許是奢望,我心中永存和你的友誼。」周軒正色道。

「哈哈,我想我父親也不屑和你做朋友的。不說那些不開心的,來,喝酒!」

芬妮不再繼續這個話題,讓周軒有些沮喪,很勉強的碰杯,將剩下的酒全都喝了。芬妮卻當做是沒看見,又給他灌了一杯,心裡正煩悶,借酒澆愁,周軒又一飲而盡。

「哈哈哈,真是痛快,我陪你喝完!」芬妮拍著巴掌,也大口喝完了,再各自倒上後,酒瓶已經空了,沒關係,再來一瓶!

不知喝了多久,兩人眼睛都紅了,桌上豎著好幾個空瓶子,芬妮趴在桌子上看著周軒,「如果能嫁給你這麼帥的男人,我倒是不排斥婚姻了。」

「芬妮,你喝醉了!」周軒皺眉道,「我已經有未婚妻了,不要說這些無聊的話題!」

「嘻嘻,你生氣的樣子真是可愛,為了你,我都要變成受虐狂了。來,喝酒,把我灌醉!」芬妮說道。

「不,我已經喝不下了!」周軒搖頭,四肢沉重,眼皮打架,想要立刻睡覺。

此時,一個聲音在耳邊小聲響起,痒痒的,卻讓他立刻精神許多,「嘻嘻,給我一個麻痹自我的機會,也給我一個將來可以推卸的借口。」

周軒似懂非懂,抬頭看到近在咫尺的芬妮,舉起酒杯,由衷感激道:「芬妮,謝謝你,你和你的父親不一樣。」

「哈哈哈,我幹嘛和他一樣,活著,就是為了享受生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