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23章 超級石油公司

第1223章 超級石油公司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3-01 16:30  字數:2306

周軒急於購買那些金珠,莫說十億,就是全部家當也願意。

但是,卻疏忽了一點,提前沒跟任何人商量,包括虞江舟。小兩口私底下還能說清楚原因,但是卻不能公開金珠的真正用途,更不能以虛假理由做假賬。

「從我個人賬戶出就是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呵呵,真闊氣,十億買百十個珠子。」劉浪笑道。

「既然是我私人購買,二哥,這件事就不要對外說了。」周軒提醒道。

「我知道,但是江舟那裡可不好糊弄,你的賬戶出去十億,她不關注才怪呢。要我說,主動坦白,爭取寬大處理。」

哥倆相視一笑,其實事後,周軒也沒完全坦白,只說是唐教授他們需要用,還不一定有結果,所以這筆錢自己先墊付了。

為此,虞江舟還埋怨他好幾天,要是知道,周軒所做是改變時空,改變曾經的噩夢,兩人又會為此爭執不休。

事後金珠被送去實驗室,陣旗周軒也帶了過去,讓幾位專家看了看,留下測量數據後又帶了回來。一是第八面還沒有找到,留下也無用。另外,這些陣旗具有不可思議的能量,周軒很擔心哪位專家一好奇多摩挲兩遍,引發一場地下災難。

「弟弟,我在迪拜旅遊,你也過來吧!」南宮新月打來電話,很開心的樣子。

「新月姐這種生活方式真讓人羨慕,我除了工作開會外出,個人旅遊機會很少。」周軒說得不假,也就是帶著虞江舟以旅遊名義出去過,卻遭遇了翻雪山的驚險。

「哈哈,來這裡就是工作!」

原來,南宮新月聯繫到了迪拜一位石油大亨,不是有錢就無所不能,這人遇到了麻煩,還因此失去了競爭北冰洋石油的開採權。

當然,以這位石油大亨的影響力,這些影響都會被洗清,只是時間早晚問題。所以,她想讓周軒提前結交,如果再能幫上一把,就會多一個朋友!

這位石油大亨叫做倍特茲,可不一般,是一位擁有市值超過三千億美元的超級公司負責人。如果不是南宮新月,周軒和倍特茲是沒有交集的。

虞江舟自然是積極促成,而自從賢士伯塔酒店建成之後,哈依德幾次邀請,周軒還一直沒有去,於是帶著管清、艾米和俞悅又飛往迪拜。

哈依德帶了車隊來接,見面就抱怨:「周軒,你的資產也可以使用私人飛機了,如果被顧客看到,還以為酒店效益差買不起呢。」

周軒哈哈大笑,說道:「那就保密,不要讓任何人看到。」

哈依德微微一怔,都是聰明人,無需點破,邀請周軒坐上車,直接入住伯塔酒店。南宮新月在這裡等待,她本身也是媒體關注的新聞人物,在眾人眼中,周軒是為了酒店合作而來。

休息過後,哈依德請二人吃飯,還帶來一些有關酒店的材料,被南宮新月隨手扔一旁,問道:「哈依德,我弟弟的房間確定沒有監聽監控設備嗎?」

「夫人,伯塔酒店十分注重客戶隱私的,如果有這等醜聞,酒店也不用開了。」哈依德信心十足。

「那好,你來引薦吧,讓周軒見一下倍特茲。」

南宮新月的開門見山著實讓哈依德嚇了一跳,在這裡,沒有最富,只有更富,倍特茲有著永遠花不完的錢,哪怕是去旅遊,沿途看到喜歡的莊園,幾十億美元購買下來小住幾日,毫無壓力。

倍特茲出身石油家族,自幼接受最好的教育,再加上他過人的投資天賦,在不到二十歲時,就因為一個建議使得打工所在的金融公司改變了破產的命運,聲名鵲起。

之後倍特茲的發展如魚得水,成為整個家族的中流砥柱。

「怎麼,你沒有資格和倍特茲說上話?」南宮新月激將道。

哈依德苦笑道:「夫人,我當然沒資格了。說白了,我就是在伯塔打工的,替人出面而已。」

「哈依德,我有難處,需要你的幫助。如果我度不過這次難關,賢士集團就會垮掉,賢士伯塔酒店也會成為建築垃圾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可是,有什麼麻煩讓倍特茲去處理?在他眼裡,只有世界大戰才算是大事兒呢!」哈依德說道。

「見一面總歸是多條人脈,不為別的,就是酒店的宣傳發展,也是有利的。」周軒又說道。

想了想,哈依德最終同意了,提醒道:「能不能成,還不一定,還有一點,你們要做好準備,倍特茲見過的人多了,能在有限時間內記住你就不容易了,想要征服他必須要打動他。好吧,當我沒說,這點很難的。」

吃完飯,哈依德就去安排了,周軒問道:「新月姐,倍特茲到底遇到了什麼麻煩?」

「他的秘密比國家總統還要嚴,我哪裡知道,只是我在美國有個朋友是州長,前不久剛見過倍特茲,說他正在接受心理治療,藥物也在增加。所以,我推測,他有壓在心頭的難事。我又不會看相,這事兒還得你來搞定。」

暈死,原來具體情況根本不知道。有心理疾患的人很多,原因複雜,單憑這一點不足以說明病情和他們關心的事情有關。

「新月姐,你是想讓我給他治病?源生丹倒是帶來一些作為見面禮,但是這種病我可止治不了,或可請得動墨尼大師。」周軒直搖頭。

「你聽我說完啊,這個倍特茲年輕時和懷特是哈佛大學的校友,還是好朋友和合作夥伴。我那位州長朋友想搞政績,所以眼巴巴的拿富通天下來感動倍特茲,沒想到倍特茲聽到臉色就變了,他的保鏢很有眼色,手都放兜里準備摸槍了!」

南宮新月說得繪聲繪色,周軒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倍特茲和懷特友情變味兒,「兩個人成了仇家?」

「怪就怪在這兒了,倍特茲對懷特厭惡至極,但兩家的合作還和從前一樣,甚至還傾向富通的調度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我懂了,倍特茲有把柄在懷特手裡。」周軒點點頭。

「真刺激,我想立刻知道真相!」

南宮新月雙眼又冒出熟悉的興奮之光,這才是她想要的生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