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16章 慌亂離開

第1216章 慌亂離開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27 15:04  字數:2312

克魯茲一愣,低頭不語,周軒又說道:「作為男人,我想發表下自己的看法,兩位姐姐都是事業有成,才貌雙全,但是比你們更優秀的女人還有,兩位姐夫之所以沒有選擇別人,既是欣賞也是緣分。克魯茲,我想問的是,如果你得到了丈夫的諒解,還會固執己見嗎?」

「不,不能告訴他,我不敢嘗試!」

克魯茲情緒很激動,連連擺手,像是逃犯一樣,都忘了拿手包便走了,南宮新月想要追出去,周軒卻攔住了她,該讓克魯茲好好想想。

「唉,頭一次感覺自己很邪惡。」南宮新月於心不忍,嘆息連連。

「克魯茲經歷過風雨的人,她一定能想通的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是的,克魯茲動搖了,其實走到她今天這一步,金錢是不缺的,名聲也會看淡。她最過不了一關,便是現在得來不易的幸福。」艾米說道。

周軒點頭認可,克魯茲前半生動蕩飄零,有了今天實屬不易,比常人更加珍惜。但這也會有種後果,那就是感情卑微,害怕失去。

還有不少飯菜,周軒乾脆張羅繼續吃,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。

吃飽喝足,又聊了一會兒天,南宮新月覺得這次搞砸了,但周軒不這麼認為,並沒有跟克魯茲結仇,這就是收穫。

「喂,你找誰啊?」突然,管清接通了手機,大聲問道,不知對方說了什麼,「哦,克魯茲被人抓住了把柄,連包也不要就走了,現在正痛不欲生呢!」

「你是她男人吧,那我不能說,她最怕你知道!」

掛了電話,周軒和南宮新月驚得眼球差點沒彈出來,管清居然拿著克魯茲的手機!

「管清,你怎麼隨便動別人的包呢?」周軒皺眉道。

「震動好久了,總得說一句吧。」管清嘿嘿笑。

「你是怎麼知道密碼的?」南宮新月好奇問,管清朝俞悅努努嘴,她人性化聳聳肩膀,「我進入了克魯茲的手機系統,周軒被設定為新的信任用戶名單,管清是級別最高的,包括告知密碼等。」

周軒扶額長嘆,機器人識別還是太含糊點,艾米捂嘴偷笑,徒弟地位居然比媳婦都高,「咦,為何是管清,怎麼不是虞總呢?」

「是管清經常研究俞悅,所以才這樣設定的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哦!艾米和南宮新月壞笑,周軒卻沒心思,管清等於把秘密說出去一半兒,克魯茲的老公肯定會仔細詢問,兩口子吵架還算輕的,萬一對簿公堂,可就是罪過了。

但是說出去的話,潑出去的水,已經無法挽回,管清不以為然道:「師父,兩口子還有什麼不能說的,遮遮掩掩的倒耽誤事兒,克魯茲跟她老公說開了,起碼心裡不壓石頭。」

「新月姐,克魯茲老公是做什麼的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國際銀行的!唉,是個有頭臉的人,離婚再婚不像國內,在這裡也沒什麼,但要是揪住過去的生活還有販毒,那就不好說了。」南宮新月發愁道,克魯茲有私人把柄握在富通天下手裡,讓她也很意外。

不知道何時,俞悅竟然被設置了破解別人手機系統的程序,這有些不應該,周軒連忙吩咐俞悅,趕緊把這些用戶許可權給刪了。

俞悅照辦,但還是強調,手機硬體中本來就有漏洞,完成這種操作並不難,這當然跟之前的貝塔公司有關。

晚上各自回去休息,第二天直到吃過晚飯,也沒有接到生日晚宴的邀請,克魯茲好像是憑空消失了,周軒很鬱悶,看來是沒戲了。

「弟,讓你白跑一趟,都怪我。」南宮新月歉意道。

「這也在意料之中,既然來了,就再等半天,萬一有轉機呢。」周軒說道。

南宮新月的眼圈瞬間紅了,看周軒這可憐樣很心疼,別過臉惱道:「弟,你放心,姐再給你聯繫別的企業家,天底下的企業多得是,我就不信都讓富通天下給控制。」

「就是這個道理,總會有人明辨是非的。當然,我也沒有忘記強大自身。」周軒說道。

南宮新月欲言又止,現在周軒在企業家新秀當中算是佼佼者,經商之路非常順利,一直在盈利,企業不斷壯大。但比起富通天下來,用個不恰當的比喻,那就是一個中年人和一個兒童,無論從哪方面都沒有可比性,非得是聯合眾人之力。

就當姐弟倆長吁短嘆之時,外面有人敲門,艾米起身打開門,發現克魯茲和一名中年*在外面。克魯茲素顏朝天,眼睛腫成一條縫,還是昨天的衣服,不少皺褶,應該是一夜未眠。

「哦,親愛的,你還好嗎?我很抱歉,真的很抱歉。」南宮新月看到好友這幅慘狀,瞬間落淚了,走過去伸開雙臂,克魯茲淚珠滾落,和她深深擁抱,將頭埋在發間,輕聲抽泣。

「雷德福,你對她做了些什麼?我們這些出身平凡的女孩子,哪裡比得上貴族,生下來就含著金鑰匙。為了更好的生活,我們只能做一些自己都不情願的事情,如果生來就坐擁一切,我們何必一再委屈自己。」南宮新月上來就是訓斥。

「可是,她不該瞞我這麼久。」雷德福微微皺眉道。

「這種事兒誰願意掛在嘴邊?可是,我一點都不覺妨礙我們的友誼,反而讓我更加心疼她。雷德福我告訴你,有我在,克魯茲永遠都不會一無所有,包括年輕有為的帥哥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有雷德福先生在,克魯茲也不會失去一切。」周軒已經看出來,雷德福對妻子的愛並沒有改變,走過去握手道:「你好,我是周軒。」

「周軒,很高興認識你!通過這件事兒,也讓我重新認識了我的好妻子。」雷德福說道。

哦?南宮新月愣住了,克魯茲也抬起頭,笑著點點頭,雷德福又走到她身邊攬住腰肢,眼中充滿了愛意,克魯茲情不自禁擁抱丈夫。

管清見狀,撇撇嘴轉身往裡間走,俞悅不解地問道:「你為什麼離開?」

「這都看不出來,接下來就是擁吻了!」管清低聲道。..

還真是這樣,周軒也覺得很不自在,但由衷為二人感到高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