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13章 球場猜勝負

第1213章 球場猜勝負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26 12:56  字數:2506

再次看向場中央,周軒看到,那頭鮮血淋漓的牛真的在試圖抬頭,每次吸氣都讓它痛苦不堪,胸腔塌陷很大一塊兒。

「垂死掙扎。」克魯茲擺擺手,表示鄙夷,傷成這樣,不可能活得了。

聽到觀眾的喊聲,鬥牛士惱羞看去,臉都漲紅了,比紅布顏色都要鮮艷,這頭牛讓他顏面盡失,口裡咒罵幾句。

俞悅翻譯說,這是他詛咒牛流盡最後一滴血才能死去。

突然,病牛不知哪裡來的力氣,突然直直從地上跳了起來,鬥牛士一看便慌了,晃了晃紅布扔下一旁,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跑去。

由於位於中間,鬥牛士奔跑到安全地帶需要時間,此時兩個鬥牛士助手也手拿紅布衝過去救援。

但是那頭牛發了瘋,死死追著鬥牛士不放,等到近前,猛地低下頭便用牛角刺下去。鬥牛士身體素質還行,原地跳起,滿場驚呼之下,他的右腿居然被刺中,隨後便被拋到一旁,疼的捂著腿慘叫。

此時,兩名助手也奔跑過去,一邊吆喝著一邊抖動紅布,然而這頭牛怕光,此時雙眼中也都是血水,對此並不敏感,左右搖晃著瘋狂踩踏,幾次就差點踩中那名受傷的鬥牛士。

「來不及了!」

管清起身,踩著前方的空座位直接跳了進去,南宮新月驚得站起身,「管清,快回來,你要幹什麼去!」

一個沒有任何安全措施的年輕人衝到場內,觀眾秩序大亂,有的擔憂,有的興奮,尖叫聲不絕於耳。

管清揮舞雙臂,嘴裡發出奇怪的聲音,那頭病牛聽到後,終於安頓下來,將頭扭向管清奔跑來的方向,眼中有血淚淌出。

就在這個關頭,兩名鬥牛士助手上前一通亂刺,這頭牛被刺成了血葫蘆,死的不能再死了。

管清站在原地,直到鬥牛士被抬下場,那頭牛也被拖走,這才長長嘆口氣回來。

克魯茲驚魂未定,連忙問道:「管清,你為什麼要衝進去。」

「俺讓他不要傷害那名鬥牛士。」管清黯然道。

「太不可思議了,那名鬥牛士竟然僥倖活下來!」

「不,你該感到驚訝的是,那頭牛竟然會對要殺它的敵人留情。」

克魯茲表情一滯,沒有說別的,那名鬥牛士已經被送去救治,自然沒心情要牛耳或者牛頭作為獎勵。

回去路上,艾米問道:「管清,你真勇敢,救了那名鬥牛士。我還以為你會買下那頭被送去屠宰的死牛呢!」

「鬥牛是西班牙風俗,所謂入鄉隨俗,俺就不搞特殊了。再說了,都死了,做什麼都沒有意義了。」管清說道。

鬥牛場出現這樣的事件,令大家始料未及,對情緒也是有影響的,南宮新月抱怨道:「克魯茲,我發現跟你看鬥牛就沒好事兒。上次鬥牛節,我被擠到人群中,還有好幾個人都踩到我了,手這裡你看,還有痕迹呢。」

「是我的錯,你都是為了去人群中把我拉回來才受的傷。」

克魯茲連忙將南宮新月的手拉住,嘟著嘴巴就要親一口,南宮新月尖叫著躲開,兩人很符合閨蜜的特徵。

一起用過午餐,南宮新月故意打了個哈欠,可是克魯茲並沒有領會這一層,又笑道:「難得有相聚時光,不如去我們集團俱樂部看看吧,剛挖來一個國際足球球星,每場都進球。」

「我弟弟還沒休息呢,明天再去吧。」南宮新月皺眉道。

「這麼快就累了嗎?」克魯茲眉毛一揚,挑釁笑了,周軒當然不會示弱,「兩位姐姐,其實我對足球並不感興趣,不過我的未婚妻虞江舟卻是個鐵杆球迷,如果我能帶回她的偶像的簽名,一定會非常開心的。」

克魯茲哈哈一笑,「你對你的未婚妻真好。」

「不用羨慕他們,我們二婚的不也過得很幸福嗎?」南宮新月隨口道,克魯茲只是笑了笑,南宮新月好奇打聽道:「方不方便透漏,挖一個巨星過來,需要多少轉會費。」

克魯茲呵呵笑了,調侃道:「一聽就不關注足球,跟明星說什麼轉會費,他們會認為自己受到了侮辱,好像是買賣的商品一樣,應該算是違約金。」

「不都一個意思嘛,別打岔,到底多少錢?」南宮新月打破砂鍋問到底。

「還可以吧,一億歐元。」

周軒也暗自吃了一驚,他知道歌星演員有很高的價值,原來體育行業也成績斐然。南宮新月咋舌,無疑這一億歐元也是具有極大風險的。首先足球場上,運動員容易受傷,也可能因此影響賽事或者永遠離開足球場地。

另外,還有種極端的現象,明星球員容易受到重點圍攻,甚至不惜紅牌罰下也會對他造成阻礙。

還有,有的明星不屬於俱樂部所代表的國家,一些賽事上無法出席。

「好了,很快就要開始了,我們過去看看吧。」克魯茲張羅。

客隨主便,一行人又趕往球場,兩隊隊員已經入場,一方紅色球衣,另一方藍色。這種比賽,會有人組織競猜,也可能吸引大型的博彩公司參與進來。

克魯茲遙遙一指,那名球星在藍隊當中。大家落座後,克魯茲呵呵笑道:「我們這裡擔風險,你老公倒好,坐莊分成,不會虧本。」

「誰說的,這也得看賠率,要像你說的那麼容易,都去開博彩公司了。」南宮新月立刻反駁,大倒經營苦水,知道維護自己的丈夫。

「那麼,咱們也來猜猜,看看哪隊贏如何?」克魯茲問道。

「還用說嘛,當然是藍隊,強強聯合,不可能殺出來黑馬的。」南宮新月立刻說道。

克魯茲笑而不語,但是周軒看到的卻不一樣,球場是南北方向,紅隊在北,紅色代表火,而北方為水,雖有水克火的擔憂,但此時卻正值火旺的季節,必不能剋制。而藍色代表水,處在南面,在旺火下會有消耗,更顯得脆弱。

「我猜是紅隊贏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唉,又一個偽球迷。」

南宮新月嘆口氣,以為周軒這是無根據的賭,萬一大家都輸了,就能贏翻。克魯茲笑的眼睛眯成一道月牙,頗有幾分迷人,「我們這可是正規賽事,不存在暗箱操作的,你的猜測很有趣。」

「一定會是這樣的。」周軒信誓旦旦。

哦?克魯茲一愣,又笑了,「好吧,那我們就以此為賭,贏者可得千萬歐元。」

豪賭!

周軒淡淡一笑,「如果你贏了,我願意付這些錢,如果我贏了,我不要錢,只要玩一次遊戲。」

「什麼遊戲?」..

「真心話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