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12章 殘忍鬥牛

第1212章 殘忍鬥牛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26 12:56  字數:2401

當飛機快要降落時,艾米還是給俞悅穿上了有帽子的外套,又給她配了一副墨鏡,這樣,不容易被認出是機器人,以免引人注意。

南宮新月就在外面等候,依舊是黑超保鏢環繞,不過身旁卻有個身材修長的女性,三十歲左右。皮膚為健康小麥色,恰到好處。五官十分精緻,腦後一個隨意的鬆散馬尾,身穿紅白相間運動裝,這是周軒見過的最漂亮的運動裝,袖口為喇叭設計,享受運動也不乏時尚。

「弟弟,又帥了!」南宮新月一個大大的擁抱,彰顯她跟周軒關係非常好,兩人寒暄過後,南宮新月這才在耳邊小聲道:「她突然要來接你,克魯茲!」

周軒微微一愣,不得不說,克魯茲比想像的還要年輕有活力,此次是來給她慶賀四十五歲生日,但相貌體型卻如此精緻。

「克魯茲主席,久仰大名,幸會!」周軒上前,克魯茲倒也主動張開雙臂,兩人擁抱了下。

「真是很帥。難怪你會說,咱倆要生個孩子,一定是世界上最美的寶寶。」克魯茲突然說道。

來之前,南宮新月確實提醒很多,但是這句話也太過了吧,周軒正不知所措,卻看到俞悅佩帶的耳環轉到了紅寶石那一面。

她在撒謊!

「這可是在冤枉我了,我確實對您非常仰慕,但這麼冒昧的話,只能藏心裡,不敢說出來。」周軒故作無辜。

克魯茲哈哈大笑,嘖嘖稱讚,「只是開個玩笑,周軒,第一次見面,但卻像是老朋友一樣,直接叫我名字吧。」

「不勝榮幸!」

克魯茲和周軒不見外的在前面走,後面跟著的南宮新月和艾米卻擦了把冷汗。女人多疑,尤其是女企業家,南宮新月替周軒把她誇成一朵花,但她不一定會全信,果不其然上來就搞了個測試,但又不能提醒。

艾米也分析出克魯茲在撒謊,同樣苦於無法提醒,多虧俞悅,識別精準,還有不為外人察覺的提示。

「周軒,平時也愛好體育嗎?」克魯茲問道。

「武功算不算?」周軒問道。

「哇哦,這個厲害了,你身材勻稱,一看就是經常鍛煉,練武也需要很多時間吧?」克魯茲問道。

「是的,習慣就好。」

「健身是很多白領的不二選擇,為了保持充沛的精力和健康的身體。你這麼年輕,堅持又是為了什麼?」

「不瞞你說,從小就練了,在那個時候還不講究體型的。」

克魯茲讚許點頭,殊不知周軒說的那個時候不是小時候,而是三國。看兩人聊得還很開心,南宮新月趁機說道:「我就說你們屬於同一個類型的人,一定能成為朋友。」

克魯茲只是笑了笑,對於周軒有好感不假,但還沒到交朋友的份上兒。看看車外,笑道,「那裡便是鬥牛場,這些天的比賽格外精彩,現在時間正好,不如一起去看看啊?」

「沒問題!」周軒一口答應下來,知道這是克魯茲對他精力和膽量的考驗。

南宮新月撇撇嘴,還是忍住沒說話。周軒乘坐國際航班剛剛落地,還沒有休息更談不上倒時差,克魯茲就這麼折騰她,難免心疼。

暗中打量這個弟弟,神采飛揚,沒有半點疲憊之色,艾米和管清也是如此,俞悅更不用說,永遠不會覺得累。

這是一個圓形建築,此時不是觀看鬥牛的高峰時節,等周軒進去後,裡面只坐著三分之一的觀眾,大部分座位都是空的。

「雖然不是高峰期,但再過些天,這裡就要關閉一段時間。」克魯茲說著,邀請周軒坐下。

這一塊區域的座椅都是紅色的,今天艷陽高照,正是觀賞鬥牛的最佳天氣。

天氣雖好,但有些熱,鬥牛士有些心不在焉,而放出來的牛也並不是最精裝的。一開始,無論鬥牛士怎麼逗惹,那頭牛慢騰騰挪動步伐,只是鬥牛士湊到跟前時,才往前躥幾步,然後再退回去。

觀眾席發出爆笑聲,不少人吹口哨,還倒豎大拇指嘲諷。

鬥牛士很沒面子,向前小跑幾步,紅布一抖,隨後一個頗有紳士風度的華麗轉身,第一下已經準確刺在牛頭後方。

噗通,這頭牛前腿一彎,跪倒在地上,有鮮血打濕了後背。

「實在是太沒用了。」克魯茲鄙夷道,一下便倒地,這場比賽讓她看得很沒有趣味。

「這頭牛是得了感冒。」

當管清的話被俞悅翻譯過去時,克魯茲有些意外,側頭看了看那個一直沒有打招呼的小夥子,笑道:「呵呵,我忘了,你還是個語言通。是這頭牛告訴你的嗎?」

「它並沒有說話,但從體態就能看出來。」管清說道。..

「哦,馴養師也真夠湊合的,居然放頭病牛出來。」克魯茲嗤之以鼻。

不過,畢竟是精心培養的鬥牛,伴隨一陣掌聲和叫好聲,這頭喘著粗氣的牛重新站了起來,也有些被激怒了。

儘管這頭牛恢復了鬥志,但接下來的較量中,還是鬥牛士佔據了上風。周軒細細觀察,鬥牛真的是得病了,又因為受了傷,肌肉總是不自覺顫抖。眼睛似乎怕光,逆光處還好些,否則步伐就非常凌亂,連鬥牛士都覺得無趣,更多的是場中個人表演秀,很花俏。

一場比賽沒有定論,這頭牛必死無疑,不過因為病牛肌肉震顫,導致鬥牛士接下來都沒有刺中要害,不得已拔出了寒光四射的劍。

「周軒,你好像不太喜歡這種比賽,是因為殘忍嗎?」克魯茲問道。

「有這方面原因,另外在我看來,這種比賽還是有失公允的。場中兩者自身的實力是有懸殊的,然而人類卻利用武器,無論勝負,這頭牛都活不下去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一場早知結局的比賽,觀眾欣賞的是過程,空氣里的血腥氣會讓人時刻保持警惕,也會讓人擦亮眼睛,不要讓血霧擋住了前面的路。」克魯茲大有深意說道。

「你用來警醒自己的方式還真是另類。」周軒不置可否,繼續觀看比賽。

此時已經進入尾聲,觀眾也厭煩了鬥牛士的個人秀,齊呼他殺了那頭牛。鬥牛士舉起劍,瞄準位置衝上前猛刺下去,直至劍柄,隨即張開雙臂,邁著優雅的步伐接受全場的歡呼。

正當大家準備離開時,管清突然睜大眼睛,「那頭牛還沒死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