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06章 此戰必須贏

第1206章 此戰必須贏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24 09:54  字數:2317

「這種情況確實不好處理,即便艾米能夠進去,也避不開那些攝像頭。只能從別的渠道想辦法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又和我想到一塊兒去了,師父比徒弟還聰明。」張磊嘿嘿一笑,依然沒忘記為重案組挖掘兼職人才,張磊不忘回歸重點,提醒道:「據我調查,那棟樓是盛華集團興建的,這就是有利之處。你先悄悄幫我找到整棟樓的結構圖,然後分析一下,他們最可能搞實驗的房間。」..

「這個沒問題,應該很快就能拿到。」周軒答應道。

「必須要打贏這一仗,否則,打草驚蛇,只會讓他們隱藏得更深。」張磊叮囑道。

接著,周軒聯繫了姬盛,讓他秘密查找富通基因所在那座大樓的結構圖,不要讓第二個人知道。姬盛沒有二話,立刻親自翻找那些陳年的資料,這不是一個好差事,平時姬盛不管這些活,又是多年前的資料,找了足足兩天,才把一沓厚厚的結構圖,派人送了過來。

大樓的結構不算複雜,二十層樓,房間排列很有規律,每層十八個房間,大小不等,還有幾十個地下室和一個地下停車場,

掃了幾眼,周軒就親自把結構圖送到了重案組,張磊經過分析之後,大樓內部應該不存在隱藏的房間。

「張組長,可以採取行動了吧?」周軒問。

「還是有問題,無法選定某個有疑點的房間,根據房間的數量看,如果全面突擊搜查,至少要動用五百名警力,這種規模的行動,也是要考慮社會影響的。萬一什麼都搜不到,反而會被富通基因反咬一口。」

張磊的話不無道理,富通基因可是純外資企業,如果搞不好,警方就會被扣上了干擾外資的大帽子,還可能引起國際爭端。

「怎麼不從他們的監控系統入手?」周軒又問。

「可以斷定,富通基因內部監控系統是不聯網的,從外部無法獲取監控的內容。」張磊顯然早就想到了這一點。

周軒想起來,當初那名破解佳麗園監控系統的魅影組織成員柯塞,就住在佳麗園內,具有充分的條件。如今,想要在富通基因打入一名內部人員,根本沒可能。

張磊說再想辦法,周軒卻等不及,當蒼華生被毒死後,他寢食難安,如果這種危險的小型動物,攻擊了虞江舟、劉浪、管清等人,豈不是留下一生的遺憾。

還有,這種小型動物能夠潛入醫院,將重點看守的人給咬死,還有什麼地方它們不能去?即使身在多維大廈的女兒,也是不安全的。

想到這裡,周軒就不寒而慄。一家人吃晚飯的時候,周軒提出了擔憂,叮囑虞江舟和管清以及飛飛,不要被小動物的可愛蒙蔽了眼睛,只要發現不對,馬上跑開。

「唉,這過得是什麼日子,就不能把芬妮直接給抓起來嗎?」虞江舟不禁嘆氣。

「江舟,多理解吧,我們只是懷疑富通基因,畢竟沒有切實證據,警方也不好行動。」周軒道。

「師父,俺覺得不能坐以待斃,要拿到富通基因的證據。」管清道。

「能想的辦法都想了,那棟樓的設計圖也拿到了,但是房間造型和大小雷同的很多,不好確定實驗室的位置。」周軒搖頭。

「你問問那些專家們,能不能製造一個採集監控系統信號的設備,俺可以讓喵喵潛入進去,將東西放好。」

「喵喵不能去,太危險了。」

「它很聰明,能避開攝像頭,就是不能總在裡面溜達。」管清道。

「俺也能進去!」

飛飛學者管清說話的語氣,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。

噗!

虞江舟一口粥噴出來,伸巴掌在虞飛飛的小手上打了一下,嗔道:「別學管清這個腔調說話!他是不想改,你就不能好好學說話?」

虞飛飛嘿嘿一笑,既不反駁也沒答應。虞飛飛當然不能去冒險,不過喵喵混進去,還真有可能能避開監控和裡面的人。即使被發現,在對方沒有防備的情況下,以喵喵的靈敏,有極大可能逃出來。

周軒想了想,決定冒險一試,他立刻打電話給居沙,詢問是否有這種獲取監控內容的設備,越小越好。

居沙團隊在研究秒合體的同時,也在研究量子通訊,居沙笑著表示,他一直就有這種設備,採用的正是量子穿透的原理。兩個火柴盒大小的設備,放在相對的位置上,就能截獲各種電磁信息。

當然,目前這種設備還有局限性,如果覆蓋的範圍過大,那就會出現信息太過繁雜的情況,分析起來需要耗費很多時間。

聽到這個,周軒很開心,這正是他所需要的,連忙告訴居沙自己急需,馬上就去見他。

雖然已經給居沙等人安排了福利房,但這些科研人員大多還是住在學校內,還沒吃完飯,周軒急匆匆放下碗筷,立刻帶著管清和喵喵出發,前往臨海大學的周天物理研究所,將俞悅留下來,保護好虞江舟。

「俺也要,我也要去!」虞飛飛也擦擦嘴追了出來,被虞江舟叫住,「坐下,好好吃飯!」

虞飛飛嘟著嘴巴,也不敢犟嘴,悶頭吃飯,一個忘形,一隻腳踩在凳子上,和管清平時的德行一樣,虞江舟差點沒氣暈過去。有管清親自教導,虞江舟也死了心,這個乾女兒是成不了淑女了。

「軒,這麼晚還過來啊,是不是特意來找我的?」裴勝男沒有走,正在屋裡玩電腦遊戲,剛好看見了周軒經過,立刻跑了出來。

「勝男師娘,你可就別自作多情了,俺師父有大事兒要辦。」管清道。

「整天都是大事兒,在他那裡就沒有小事兒。」裴勝男不滿道。

「真的有大事兒,勝男,切記不要接觸動物。」周軒認真地提醒道。

「那條惡狗不是已經死了嗎?」裴勝男倒是記得這個新聞。

「不止那一隻狗,還有其它的危險動物。」周軒道,走了幾步後,忽然又回頭說道:「千萬別把這個消息發到網路上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裴勝男撅了噘嘴,又回去玩遊戲了,最近不想回家,總是被母親催婚,煩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