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204章 兩種可選項

第1204章 兩種可選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23 14:14  字數:2367

老人們常說的一句話就是,不知道哪輩子修來的福氣,能夠在耄耋暮年,重新獲得了新生。

源生丹應該推向市場,造福更多的人群,周軒打定主意,要想盡一切辦法,破除富通投資設下的障礙。

狗狗們彙集上來很多信息,管清拿著本子,進行梳理,最後確定了一個地點,那隻惡犬就藏在碧海公園的防空洞里。

提到這個地方,周軒不禁微微皺眉,他第一次遭遇魅影組織的襲擊,就是地下防空洞,連忙拿起電話,打給張磊,「張組長,查到那隻惡犬的下落了。」

「太好了,什麼地方?」張磊正在為此事煩惱,此事已經上升成公眾事件,不能讓市民們每天都提心弔膽。

「碧海公園的地下防空洞。」周軒道。

「我帶人親自去斃了這隻惹事的狗。」

「最好活捉,進行審訊。」周軒提議。

「看情況吧!」張磊剛想要掛斷電話,又問:「你怎麼知道的這個消息?」

「是,管清告訴我的。」

具體等見面再說,周軒含糊回答,當務之急,是要抓住那條惡犬,不能再讓它在外面害人。張磊著急的掛斷電話,立刻帶人趕往碧海公園,同時帶上了抓捕機器人,不用具體輸入惡犬的樣子,指令就是逢狗就抓。

事實證明,帶著抓捕機器人是正確的,這隻惡犬相當狂暴,速度也快得讓人眼花繚亂,警員差點受傷,到底還是被抓捕機器人用鋼製的鏈條給纏住了。

從天沐養老院回來的路上,周軒接到了張磊的通知,來多維大廈一趟,惡犬已經抓獲,被單獨關了起來。

於此同時,各大媒體開始刊登消息,尤其以網路媒體為主,說攻擊人的惡犬被抓,大家可以放心在路上走,絕大多數的流浪犬都是安全的。

看到了網路上的消息,周軒鬆了一口氣,可以讓那些在養老院附近的狗狗散去了,難保哪個不聽話咬了老人,又是麻煩。

管清採用了一種特殊的方法,讓譚尚文把手機靠近狗耳朵,他通過手機跟狗狗們交流。管清通過獸語告訴狗狗們,城市裡已經安全了,今晚就可以返回,但還是要注意安全。

雖然只有一天多的時間,但狗群的數目太大,狗糧基本上都吃光了,半夜時分,狗狗們有秩序的撤走,重新返回位於城裡的家園。

到底還是有兩隻高情商的狗留下來,它們捨不得這些善良的老人,蹲在地上吐著舌頭不忍離去。老人們也都眼圈紅了,才餵了一天,就這麼通人性,跟譚尚文商量著要把它們留下。

譚尚文拗不過老人們最終同意,前提是要做檢查並把疫苗打完,後來這兩隻狗主動幫著天沐養老院看家護院,成為老人們的朋友。

重案組的辦公區內,遍地都是消毒水的味道,這個惡犬可是攜帶著超級狂犬病毒,警員們也不敢大意。

在一間清空的庫房裡,周軒和管清終於看見了這隻惡犬,體型很大,體重足有百斤,周身皮毛黝黑髮亮,眼珠子通紅。

此刻,惡犬正被關在籠子里,還帶著籠嘴,前後爪子被捆著,只能躺在裡面,不時的呲牙,尤其看見周軒,更是顯得無比狂躁。

跟正常的狗還是有些區別,爪墊很大很厚,露出的抓尖部分宛如刀子一般鋒利,牙齒寒光森森,狗嘴的部分也比較突出,張開很大。

「這畜生該是什麼狗呢,簡直比豹子的速度還快,咬合力驚人,差點把機器人的鎖鏈咬斷。我現在都後怕,沒讓警員先衝進去,否則非得傷兩個,說出去多窩囊!」張磊惱道。

「難保它的身上,就有豹子的基因。」周軒道。

「如果這真是富通基因造出來的,這夥人真該都斃了,我第一個衝進去執行。」張磊罵道。

俞悅是不怕咬的,周軒讓她上前,伸手進去,打開了惡犬的籠嘴,以便它能叫喚出來。果然,惡犬狂暴的朝著周軒大叫,不停的呲牙,顯得無比兇惡。

「這麼看,它的目標就是你,幸好這樣,不然的話,不知道會傷害多少市民。」張磊心有餘悸。

「根據俺對獸類的研究,這是訓練出來的,經常餓著,然後把俺師父的照片貼在肉上,時間長了,它就覺得俺師父是最大的美味。」管清猜測道。

「只怕還不止這麼簡單,它的嗅覺靈敏,還熟悉我的氣味,不知道怎麼搜集的。」周軒道。

「這個防備不了,除非你從來不在外面吃飯睡覺,總能留下什麼的。」張磊道,又問管清,「它在咋呼什麼,見到周軒就汪汪叫個不停,吵死人了。」

「它在沖著俺師父使勁,很簡單,就是咬死的意思。」管清道。..

「翻來覆去就這一句話啊?」張磊問道。

「因為它只有這一個目的啊!」

周軒留在這裡,不便管清和這隻狗進行對話,狗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,還是跟著張磊回到辦公室,一邊喝茶,一邊等待著消息。

「跟管清商量商量,不用全職,有重大案件的時候,他能來幫一兩天忙就行,我是真喜歡這孩子。」張磊難得賠笑。

「和他說過,沒答應啊。我雖然是師父,但也不能什麼都給他做主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有報酬,重案組勒緊褲腰帶也能拿出高薪來,按小時付怎樣?」

「這個誘惑力不大,管清早就是千萬富翁級別了,現在有多少錢,我很久沒問過了。」

兩人說著話,半個小時後,管清回來了,說那隻惡犬已經死在了籠子里。

「剛才還好好的,怎麼就死了呢?」張磊愕然地問道。

「它被注射了狂犬病毒,發作了,俺也沒辦法啊!」管清攤手道。

「你都問出了什麼?」

「這隻狗半歲多,沒有爹媽,它是被富通基因的車子送到別墅附近放下來,它嗅著俺師父的氣味,始終想進屋發起攻擊。」管清道。

「它怎麼就攻擊了吳軒?」張磊繼續問道。

「很簡單啊,兩套誘導系統,樣子和氣味都是可選項,吳軒外形相似。」

「它還說什麼?」

「它不認為自己是一條狗,而是黑豹,在俺看來,它就是智商不足的蠢貨。」管清鄙夷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