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96章 白雪公主

第1196章 白雪公主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20 17:04  字數:2365

「那真是很遺憾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沒什麼,我姐姐這麼完美的人,還不是生活的虛無縹緲,感情也不順利?受她的影響,我也不想嫁人。其實,一個人自由自在,也沒什麼不好。」芬妮道。

「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的生活,總之,開心是第一位的。」周軒附和了一句。

「周軒,我發現你特別有心胸,竟然容留喬治在這裡,還給他住總統套房。」芬妮道,她已經了解到此事。

「沒什麼,他目前是賢士的一名演員,我也深知,不可能拉攏到他。」周軒道。

「呵呵,當然不可能,我父親只是想給他思考的時間,財富的積累需要超人的膽量,可能是在你這裡栽了不少跟頭,現在的喬治變得太謹慎了。」芬妮笑道。

芬妮起身給周軒倒酒,睡衣領口間露出一片雪白和一道深溝,坐下後,芬妮露出一抹壞笑,卻見周軒沒什麼反應,又不禁白了一眼。

「你很漂亮,也非常性-感,想必你母親也很美吧!」周軒道。

聽到周軒的讚美,芬妮心情好轉,嘟囔道:「我出生後沒多久,母親就走了,聽說嫁給了個美國男人,年紀還很大,生活在偏遠的村子裡。」

「這麼做有些難以理解,在我的印象里,母親無論貧富貴賤,都是離不開孩子的。」周軒道。

「好理解,我父親的習慣讓人受不了,素食主義者,說什麼為了身體好。而且怪癖很多,一頓飯要用到很多套刀叉,整個屋子已經一塵不染了,他還嫌清掃工具不夠乾淨。姐姐因病去世之後,他就變得更怪了,經常吃水煮菜,只是放一點鹽,到底把身體熬垮了。」芬妮道。

懷特坐擁萬億資產,卻生活的如此清淡,確實讓人無語,說到底,還是因為那顆想要長生不老的心。

可以猜測,某種程度上,懷特也曾經受到了宙斯的蠱惑,但後來還是醒悟了,覺得周軒的長壽基因更可靠。

「其實我覺得媽媽還是很厲害的,居然跟這樣的怪胎生活好幾年,我就做不到。每次見到他,我總是在想,快點說完話,快點讓我走。進他的房間很壓抑,一出來,哇,生活真是太美好了。」

芬妮比劃著還附有誇張的表情,說完自己都哈哈大笑起來,看起來心態還很樂觀,這樣的家庭氛圍都沒有束縛到她。

不得不說,周軒對芬妮有了些好感,個性比較單純,說話心直口快。

喝了幾杯酒,又吃了點菜,芬妮說道:「周軒,給我彈一首曲子吧,否則也挺悶的。」

「好吧,最近我一直學鋼琴,不太專業,見笑了。」

「比我強,我啊,什麼都不會。」芬妮笑道。

「不可能吧,我聽說有錢人都會從小培養孩子。」

「哈哈,我沒有藝術細胞,什麼都學不會,快把我父親給氣死了。有一次,他罵我是世界上最蠢笨的女人,上帝一定是在懲罰他,才讓他成為我的父親。」芬妮大笑不已,好像在說別人的笑話,又說:「哦,我最近在寫小說,感覺還不錯,我喜歡用跳躍的思維去描述。」

「當個作家也很偉大。」周軒豎起大拇指。

「作家?哈哈,我只不過寫了點東西而已。哦,你先彈琴,我這就給你找份最近創作的文章,給指點一下。」芬妮來了興趣。

這間總統套房裡有鋼琴,周軒還是彈奏了一曲長相憶,卻是狂潮樂隊的改良版,節奏多了些歡快。

用個不恰當的比喻,對牛彈琴,芬妮似乎只是聽出些熱鬧而已,連拍巴掌都沒什麼真誠。等周軒回來坐下後,芬妮迫不及待地拿出一張列印紙,念了起來。

「白雪公主走進了黝黑的小樹林,在小木屋的窗後,看到了七雙綠幽幽的眼睛,正壞壞地注視著她。七個小矮人打量著肌膚勝雪的白雪公主,暗自說,這女孩可真漂亮,不知道長裙里的身材怎麼樣,跟她在一起,應該不會還生下小矮人吧!」

周軒連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掉,這才稍稍平靜下來,白雪公主的故事家喻戶曉,他當然也看過,而芬妮寫的這個版本,簡直讓人抓狂,充滿了猥瑣不堪的味道,簡直就是在毀童話。

「白雪公主脫下衣服,向著小矮人展示身材,她很自信傲人的胸……」芬妮正興奮的念著,忽然看見周軒的表情不自在,有些受打擊,將稿件放下,嘟囔道:「這可是我用心寫的,看來,你還是瞧不上。完了,我是什麼都干不好的人了。」

「芬妮,這個故事家喻戶曉,這麼寫的話,會落下罵名的。」周軒道。

「什麼啊,這是給成人看的暗黑文學,總會有人喜歡看的。」

「或許吧。我認為你的文采不錯,但我覺得,選錯了題材,可以寫一些另類的,但不要卻刻意毀掉一些美好的東西。」

「好吧,再看看這一篇怎麼樣?」芬妮嘆了口氣,跑過去從小包里拿出另外一張紙,剛張開小嘴,卻不想念了,直接遞給周軒看。

「我變成了一隻貓,傲氣的貓,我喜歡把自己的毛髮整理的一絲不亂,舔凈爪子里的污垢,只有主人真心對待我,我才會在他的懷抱里睡一會兒,然後,繼續跳在窗台上,夢想著抓到美味的麻雀。」

周軒仔細看了下,露出個笑臉,贊了一句,「芬妮,這篇文章就寫得不錯,角度很好,給貓賦予了人格。」

「你說對了,我真的做夢變成了一隻貓,當然裡面會有人格。」芬妮又笑了。

「我家裡就養了一隻貓,而且,我的徒弟管清還能跟它交流,如果你寫這方面的內容,我倒是可以給你提供些貓對這個世界的真實感受。」周軒道。

「真的嗎?太好了,以後我就當作家了。」

芬妮樂得拍巴掌,確定要當作家,還是給人很隨意的感覺。她是含著金鑰匙出生的,除了遠走的母愛和殘缺的父愛,什麼都不缺,因此,這些也都是消愁解悶的愛好。

「周軒,你這個男人確實很特別,總能讓人心情愉悅。」芬妮道。

「不對吧,我也給你添了不少堵!」

「商業競爭嘛,如同戰場,都會用些手段。對了,你大概不知道吧,我以前跟苗霖的關係很好,每次見面都在一起住。」芬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