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83章 掉頭就跑

第1183章 掉頭就跑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16 14:38  字數:2362

不去歸不去,兩個人都是心事重重。.org虞江舟想的比較簡單,如果彭艷艷手裡真有什麼把柄,最好還是能拿過來。實在不行,讓她過來一趟。

而周軒卻覺得事情變得更複雜,想了想,還是找出一個單線聯繫的手機,打通了張磊的電話,那頭立刻傳來張磊不耐煩的聲音,「周軒,你就不能讓我在家睡個覺嗎?」

「呵呵,張組長,我也不想打擾你。」

「趕緊說,到底怎麼了?」

周軒將彭艷艷來電話的事情,並不隱瞞地跟張磊說了,喬三可能隱瞞了重大案情,說是跟自己有關,而彭艷艷是知情人。

「不管誰怎麼說,你堅決不能單獨出去,那非常冒險。」張磊鄭重地交代,接著又說:「給彭艷艷打電話,就說你馬上過去,我去接著你,一起去健身俱樂部瞧瞧。」

「我已經拒絕她了!」

「等著你上鉤呢,還怕出爾反爾?」

周軒只好打電話通知彭艷艷,以虞江舟擔心為由,裝著心虛著急,想要她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彭艷艷堅持說只有見面才能告訴他,事關重大,怕被竊聽。周軒順勢答應了,說是要過去聽聽到底涉及什麼事情,讓她在那裡等著。

彭艷艷顯得挺高興,說是兩個人碰頭商量下,最好讓喬三閉嘴,這樣對誰都好。自己作為他的老婆,當然願意等著,只要喬三出獄,兩個人還能安安穩穩過日子之類。

「對了,周董,虞總睡下了就別打擾她了。.org我會告訴你,小說的是扒書.網么?另外,那個機器人可能有記憶功能,萬一錄下咱們說的話,程序再清理不幹凈,反而是罪證了。」彭艷艷最後強調。

「我明白。」周軒說完掛了電話。

「軒,要不要俞悅陪你一起去?」虞江舟確實擔心。

「不用了,彭艷艷不讓帶著。有張組長在,不會出事兒的。」

周軒立刻起身穿好衣服,收拾妥當,等了十幾分鐘,電話響了,張磊親自開車趕來。

坐上警車後,張磊開著車,朝著距離沙灘浴場不遠的康體健身俱樂部駛去,路上又聯繫了其它警員,朝著那地方聚集。

「張組長,你覺得會是什麼事情?」周軒問。

「很可能跟毒品有關,迄今為止,我們還沒查到這種毒品的傳播源頭,禍害了不少人,決不能掉以輕心。」張磊道。

「彭艷艷為什麼說跟我有牽連?」

「難保喬三不是打著賢士集團的名義,唉,你交往的群體太雜,以後要有所甄別。」張磊嘆氣。

「我覺得,喬三不會幹這種事情,他不缺錢,也沒必要冒險。」

「話不能這麼絕對,我辦了很多這方面的案子,許多癮君子都是一邊自己吸,一邊銷售賺錢。」張磊擺擺手,警方辦案,不能光靠友情和朋友的擔保,必須有鐵證。

健身俱樂部到了,裡面亮著燈,大門卻從裡面鎖了,透過寬敞的玻璃門,周軒看見,身穿運動裝的彭艷艷,正坐在一個按摩椅上,低頭吸著一支煙。

按照張磊的意思,周軒過去敲了敲門,彭艷艷轉頭看見,臉上划過一絲欣喜,接著就跑過來開門。

「周董,看見你,我心裡石頭可就落地了。過了今晚,三哥那邊就沒事兒了。」

彭艷艷一邊說著話,剛剛打開門,將警車停在遠處的張磊就跟了過來,一看到還有別人,彭艷艷頓時慌了神,急忙就想鎖門。

「嫂子,別鎖門,如果真的有罪,向警方坦誠,還可以爭取寬大處理。」周軒將身體橫在玻璃門中間阻止。

「周軒,你太沒有信譽了,怎麼能帶警方的人員趕來。」彭艷艷惱羞的嚷嚷。

「你也沒說不能帶警察來啊!」

「你想害死喬三嗎,虧他還把你當恩人,就差天天燒香供著了!」

說著,彭艷艷突然抬起一腳,猛然踢在周軒的腰間,力道很大,竟然把周軒給踢了出去,連退帶拖的居然沒站穩,很狼狽的摔在地上。

接著,彭艷艷忙著開始鎖門,張磊顧不得扶起周軒,拔出腰間的手槍,幾步趕過去,將槍口對準了門鎖。

「開門!」張磊冷冰冰地說道。

「不!」彭艷艷喊了一聲,掉頭就往裡跑,速度如同百米衝刺。

嘭!

槍響過後,門鎖被打壞,張磊立刻沖了進去,與此同時,其它警員們也趕到,張磊向後一招手,大家紛紛沖了進去。

「周軒,別站在那裡,跟緊了。」張磊不忘喊了一聲,唯恐周軒留在原地,遭受不明的襲擊。

周軒連忙跟了進去,健身俱樂部規模不算小,警員們紛紛拔出槍,按照張磊的指揮,兵分幾路搜捕彭艷艷。

毋庸置疑,彭艷艷已經暴露了,張磊身穿便衣,她又怎麼知道這就是重案組的組長。還有,周軒腰間隱隱作痛,他可是練武出身,雖然剛才那一腳沒提防,但也說明彭艷艷身手不凡,又怎麼會被那個男人隨便欺負。

根本就沒有什麼隱情相告,只是想吸引自己前來而已,在這一刻,周軒幾乎可以斷定,彭艷艷就是魅影組織的成員之一。

很快,彭艷艷就被發現了,在一間有窗戶的休息室,她正想跳窗逃走,被警員用槍口指著,只好束手就擒,磨磨蹭蹭走過來。

「張組長,裡面還有人,她在拖延時間!」周軒警醒道。

「看好她。」張磊吩咐了一句,跟周軒一起,進入了那間休息室。

被子被攤開,明顯有人在這裡躺著,張磊伸手一探,似乎還有餘溫,這裡應該除了彭艷艷,還有另外一個人。

來到窗前,張磊看看外面,搖了搖頭,那人肯定已經跑遠了。

「周軒,你覺得跑的是誰?」張磊問。

「赫拉!」

「應該是吧,如果你剛才一個人來,只怕此時,已經躺在這張床上,正跟赫拉親熱呢!赫拉想跟你生個孩子,這個念頭還是沒有打消。」張磊道。

「這個可惡的女人,沒完沒了,想盡了各種辦法。」周軒頗有些鬱悶。

「外面的那個更可惡,她剛剛過來通風報信,放走了赫拉。」張磊拍拍周軒的肩頭,跟著,兩人從休息室里走了出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