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82章 情緒失控

第1182章 情緒失控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16 09:41  字數:2349

晚上回家後,坐在一起吃飯,虞江舟不免嘮叨:「三哥做事太魯莽了,還是惡習難改。鄭向北現在很撓頭,見了三哥,也沒用。」

「這是做丈夫的本能吧,有人欺負你,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。」周軒道。

「也會痛下狠手嗎?」

「當然,也要打的他滿臉開花。」

虞江舟笑了,她相信周軒,但這話還是向著喬三的,又強調道,「但你會比三哥理智,彭艷艷受侮辱是該打他,但是上來就打斷腿,又照著腦門使勁打,有人說喬三當時跟瘋了似的,要不是其他顧客給拉開,都能把這個人給打死。如果換做是我,絕對不會讓你去坐牢的,也不知道彭艷艷怎麼想的!」

虞江舟無意間的一句話,提醒了周軒,他放下碗筷,立刻拿出手機打給張磊,光注意那個男人行為古怪,卻忽略了喬三也很瘋狂。

喬三護妻寵妻,都說得過去,但他也很珍惜現在的生活,曾有段辰的手下找他介紹工作,因為那人品行有問題,被喬三一口否決。

「你的好兄弟可真多!」

張磊有點不厭其煩,但還是答應,馬上安排人給喬三檢查身體。

躺在床上,虞江舟這才問起此去美國的情況,周軒將事情的經過大致說了一遍,已經徹底搞定貝塔公司,對富通天下的側面進攻已經拉開序幕。

「無論是魅影還是富通,只要一個先倒下,另一個也快了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真希望魅影和富通早一天倒下。」虞江舟由衷地說道。

「我也盼著那一天,到時候,我們會舉辦一場最為盛大的婚禮。」周軒摟過虞江舟,輕吻她的額頭。

「不用搞那麼隆重,咱們又不缺份子錢,我覺得,可以乘坐熱氣球到空中,從上面往下扔花瓣。然後,恰好彩虹出現,那才叫浪漫呢!」虞江舟展開了豐富的想像。

「彩虹可不好碰!」周軒道。

「上次易經大會,劉乙真不就用符籙招來了彩虹嗎?」

「呵呵,可以嘗試一下,即便沒有彩虹,天女散花也不錯。」周軒點頭笑道。

「我也要一個特殊造型的戒指!」虞江舟又說道。

「這個,我想像力有限。」

周軒情緒有些低落,其實在他看來,戒指是有些不祥的,給過羅雨凝一個,是他積蓄的大部分,結果卻只是孩子的生母。為苗霖精心準備一個,戴上的那天就一同消失在大海里。

虞江舟卻沒察覺到這點,笑嘻嘻道:「我們可以邀請珠寶設計師集思廣益啊,還可以從網上甄選方案,一定要獨一無二的造型!」

「好,其他的我來辦,戒指的事情交給你。」

這還是兩人頭一次談論關於婚禮的模式,虞江舟被巨大的幸福所包圍,激情過後,依偎在周軒的懷裡,睡得格外香甜。

第二天下午,張磊打來電話,說喬三的體檢報告已經出來了,在血液中監測到一種興奮劑的殘留,而審訊喬三,他卻根本回憶不起來,到底在何時何地服用過這種東西。

「張組長,這麼說,喬三當時打人的時候,正處在失控的狀態。」周軒道。

「還不好下斷言,當時的精神狀態需要鑒定,在喬三身體里檢測到的興奮劑,是一種剛剛開始流行的毒品。可以用噴霧的方式吸收,讓人產生興奮和狂躁。」張磊道。

「據我所知,喬三從不沾染這種東西,也不允許他手下小弟沾染毒品,這點我可以做保證。」

「調查後再說,案情越來越複雜了,幸好我們進行了體檢,再過兩天就監測不出來了。」張磊那頭傳來警員們的喊聲,掛斷了電話。

周軒找來鄭向北,說了一下警方那邊反應的情況,鄭向北表示,如果能證實喬三當時的狀態有問題,就可以減輕處罰。情況有利好反轉,但必須有個前提,那就是喬三沒有主動吸了這種毒品,否則那就是罪加一等。

鄭向北回憶,昨天他去見喬三,也是覺得喬三不太正常,情緒激動,還有些話嘮,跟他說東,他偏要說西。

受害者那一方,周軒不方便出面,還是安排鄭向北,多去醫院探望,醫藥費不是問題,盡量爭取對方的諒解。

為了喬三,賢士集團當家人親自參與,並不只是周軒念著舊情,刻意袒護喬三,這件事兒太過蹊蹺,喬三和那名還在昏迷的受害者,很可能都被人算計了。

晚上,周軒洗過澡,剛剛躺在床上,一個電話就打了進來,正是彭艷艷。

「嫂子,這麼晚了,找我有事兒嗎?」周軒問。

手機那頭傳來彭艷艷低低的啜泣聲,好半天才說道:「周董,我在健身俱樂部,你能不能單獨過來一趟?」

「這不方便吧!」

「有一件事兒堵在心裡,太難受了,喬三他,他……」

「三哥他怎麼了?」周軒連忙追問道。

「他犯下了大錯,我本想幫他瞞著的,可又怕他招了,可能會連累你,當然,也有我。」彭艷艷道。

「說吧,如果真的跟我有關,我會去警方自首的。」周軒並不怕,不覺得自己哪裡有問題。

「你過來一趟吧,否則,我不會說的。」彭艷艷道。

周軒披上衣服,猶豫了一下,還是覺得不安全,說道:「嫂子,回家好好休息吧,天塌不下來。」

「那好吧!」彭艷艷語氣無奈的掛斷了電話。

這時,虞江舟擦著濕漉漉的頭髮進來,詢問道:「軒,這麼晚了,誰給你打電話了。」

「彭艷艷,她讓我單獨去健身俱樂部一趟。」

「這女人不老實啊!老公才被抓進去,又惦記別的男人,三哥是不是瞎了眼,才娶了這樣的女人!」虞江舟憤憤然,有人打她男人的主意,當然不能答應了。

「她說喬三犯了大事兒,可能會連累我,要跟我私下說。」

「喬三一直在沙灘浴場,跟你接觸不多,怎麼可能連累你呢?」

虞江舟話雖這麼說,但還是有些心驚,立刻想到,喬三會不會打著周軒的名義,進行詐騙,那樣的話,影響會很壞的。

「我也是這麼想的,所以,不去!」周軒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