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80章 衝冠一怒

第1180章 衝冠一怒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15 15:47  字數:2370

南宮新月猛灌了一大口酒,聽這口氣,應該是有門了!

斯科特非常沮喪,也回到座位上,咕咚咚喝完了整杯酒,還覺煩悶,乾脆拿著剩下的半瓶沒命似的灌起來,嚇得助理連忙奪下來,斯科特身體不適應喝太多。

「周軒,你有什麼把柄落在富通天下手裡?」斯科特問道。

「因為在圍棋大賽戰勝了機器人,他們想研究我的基因,為此我失去了未婚妻,女兒連幼兒園都無法上。」周軒只說出部分事實。

「**研究?富通天下簡直是瘋了!」

斯科特沒想到周軒的處境比他們還要可怕,貝塔是面臨經濟危機,而周軒是性命之憂。彼此敞開心扉,斯科特也不再隱瞞,如實說道:「你說得對,我們貝塔想要跳出火坑,卻不知不覺已經陷入另外一個火坑中,淪為富通的奴僕!富通天下用心十分可怕,讓我們在製作的手機晶元上故意留下漏D,可以間接竊取信息。」

說到這裡,斯科特實在是說不下去了,居然伏在桌子上失聲痛哭,為了保住一個貝塔,卻要讓通訊終端用戶的安全毫無保障,斯科特為此經常失眠,不是夢見員工圍堵,就是夢到警察要把他給帶走。

「這是違法的!」南宮新月哼聲道。

「可是,因為貝塔輸不起,我因此也無法升級程序,去掉這一漏D。或許,哪天,我就從貝塔大廈頂樓跳下來!」斯科特咬牙道。

「斯科特總裁,這個漏D可以修補嗎?」周軒又問。

「當然,我早就準備好了,可是畏懼富通天下,不敢C作。」

斯科特直搖頭,同時又大罵富通天下無恥,因為不論什麼任何國家任何人,只要是使用他們的手機晶元,就有可能造成信息泄密,而一旦東窗事發,貝塔所能做的,只能堅稱是程序漏D,無法彌補。

「斯科特總裁,我可以保守這個秘密,不會對外公開。但是必要的證據還是要保留的,富通天下這是逆天之舉,早晚會自食惡果。此外,賢士正在開發量子通訊,我們可以加強合作,當然,我更希望咱們聯手,對抗富通!」周軒誠懇說道。

「你能這麼說,我非常感動,只是賢士的規模在國際範圍來看,還是太小了。」斯科特直言不諱。

「星星之火,可以燎原,何況賢士有今日的規模!還有先生這樣的朋友!」周軒真誠地說道。

「是的,我們是朋友!」斯科特終於露出笑臉,暗淡的眼神恢復了神采,有了希望,鄭重承諾道:「周軒,如果賢士來普爾街上市,我願意傾力相助!」

四隻手握在一起,不言而喻,要聯合起來對富通天下發起進攻,他們都早已受夠了!

和南宮新月返回家中,她還心有餘悸,「弟,這個斯科特是個大刺頭,我搞不定才讓你過來的。沒想到他吃硬不吃軟!哈哈。」

「也不是這樣,貝塔公司在富通天下的脅迫下破釜沉舟,除非有絕對的勝算,否則是不會合作的。而我的態度和語氣強硬不算什麼,關鍵是給了他足夠的誠意和信心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沒聽懂!」南宮新月哈哈大笑,這些不重要,有了貝塔公司的加入,她就可以再去聯絡其他公司,富通天下失道寡助,對它的聲討勢若燎原,想必離它最終滅亡的那天不遠了。

沒有再停留,周軒當天返回臨海,等飛機降落在臨海機場,正是上午時分,劉浪帶著俞悅開車趕來,將周軒等人接上車,一路朝著創富大廈返回。

「三弟,告訴你件事兒,別著急,喬三昨天被警方抓了。」劉浪道。..

「怎麼回事兒?」周軒吃了一驚。

「我從大哥那裡得知的消息,昨天上午,喬三把一位健身俱樂部的客人給打傷了,說是那人調戲他媳婦。」劉浪道。

喬三很慣著媳婦,周圍人都知道,衝冠一怒為嬌妻,似乎合情合理。但周軒卻覺得,事情也許不那麼簡單,彭艷艷也有問題,據她自己講,在首陽的健身俱樂部干不下去,就是因為跟客人發生了衝突。

要說以前是個打工的教練,現在是喬三的媳婦,還是這傢俱樂部的老闆娘,究竟什麼人敢不打聽清楚就敢對她動手動腳?

「三弟,你覺得裡頭有問題?」看周軒沉默不語,劉浪問道。

「二哥,先直接去多維大廈吧,我去向張組長問下具體的情況。」周軒道。

「至於嘛,就是個打架鬥毆,又沒把人給打死。」劉浪不以為然,在他眼裡喬三不值一提,痞子出身,除了吆喝就是惹事。

「還有些其他的事情和張組長說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劉浪點頭,又說:「三弟,說句話你別生氣,咱們賢士集團名氣越來越大,不能讓喬三這種人拖了後腿,他之前充其量也就是個小痞子,現在是老痞子。別怪我說話難聽,這種貨干不出好事兒來。」

「我總覺得這事兒有蹊蹺,喬三雖然還有些痞子習性,但早就改邪歸正了,也沒聽說他在沙灘浴場惹事兒。彭艷艷那人就像是地下冒出來的,三哥對她言聽計從。」周軒道。

「對,女人是禍水,喬三對你挺忠心,難說彭艷艷怎樣!要我說,打仗還得親兄弟,你看大嫂和毛恬恬都跟江舟挺和睦的。」

劉浪絮絮叨叨,倒是把俞悅給弄得程序混亂,因為劉浪跟周軒也不是親兄弟,她不明白,這種情義早已勝似親生。

很快來到多維大廈,周軒先去女兒周又苗那裡,放下了兩件從美國捎來的禮物,分給她和弟弟,然後急匆匆地來到張磊的辦公室。

在路上聯繫過,張磊正在辦公室里等著,看起來心情並不算太好。張磊當然清楚,周軒急匆匆過來,是想給喬三講情,這恰恰是他不想管的。

「周軒,喬三的案子不歸我管。」張磊上來就說。

「張組長,別這樣,我就是想了解一下情況。」周軒陪了個笑臉。

「卷宗我看了,喬三涉嫌故意傷害,受害人被打得很重,脾臟破裂,小腿骨折,臉更是沒法看,而且,還在昏迷中。」張磊道。

「好端端的,喬三為什麼打人?」周軒問。

「有人欺負他媳婦,這件事兒事出有因,也情有可原,警方會酌情考慮的!」張磊不耐煩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