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64章 以退為進

第1164章 以退為進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11 10:09  字數:2354

「周軒,為了不引起富通天下的敏感,這份協議書等購買輸油管道完畢後再生效。」梁丘偉道。

「沒問題,我相信盈能。」周軒道。

沒吃午飯,還喝了那麼多茶水,大家都餓了,等談完湯普森就有點頭暈,低血糖犯了!梁丘偉呵呵笑著邀請大家在盈能大廈用晚餐,湯普森急著吃飯,周軒也沒推辭。

菜品很豐盛,還上了價值不菲的美酒,梁丘偉感慨,也就是周軒來,換成別人,一定沒這個待遇。

周軒則笑著表示,可以自行付費,不給梁丘董事長出難題,這當然是玩笑,盈能集團可不差這點錢。

「周軒,我敬你一杯。」梁丘偉高高舉起酒杯。

「合作愉快!」周軒跟梁丘偉響亮的碰杯。

「急功近利,是商業上的大忌。」梁丘偉低聲道。

「我不太明白。」

「北冰洋到底有多少石油,各國探測的標準並不一樣,那是一片純潔的水域,也可能是泥坑,明白了嗎?」梁丘偉大有深意地說道。

「富通天下沒有九成把握,也不會去投資這片資源的。」周軒分析道。

「呵呵,失道寡助,一成也是致命的。而這一成,就是我們九成的勝算。」

周軒點了點頭,「感謝梁丘董事長的提醒。」

「周軒,你能從無到有,將賢士集團發展到今天的規模,堪稱奇蹟,記住一點,無論何時,都有堅強的後盾在默默支持你。」梁丘偉道。

「周軒魅力十足,連我都動心了。」俞悅突然冒出一句,將梁丘偉逗得哈哈大笑,不住讚歎,這個機器人好,值得大力發展。

離開盈能大廈之時,已經是晚上九點多,周軒既然答應去看陳曉玲,就不能失約,安頓好曾宇、劉浪和湯普森之後,開車帶著虞江舟趕往家裡。

虞榮和陳曉玲都在等著,見到周軒來了,開心不已。吳姨連忙端上水果,一家人就坐在客廳里聊天。

對虞榮不用隱瞞,周軒說了今天的談判內容,驚得虞榮差點從沙發上跳起來,雙方共六千億的投資規模,他連想都不敢想。

「這事兒穩當嗎?」虞榮擦著冷汗問。

「我相信梁丘偉。」

「真要是賠了,可只有……」剩下的話,虞榮沒說下去,其實是只有跳樓的份兒了。

「說起來,跟賢士現在的千億投資項目也沒有太大區別,只是有沒有這筆資金和敢不敢做這件事。」

「了不得啊!」虞榮不住的讚歎,未來姑爺的膽子比天還大。

「說起來,這也不是賢士的錢,我就要用富通天下的錢來打敗他們。」周軒道。

「周軒,放手去做,萬一出了問題,可以把興凱賣了支持你,怎麼也不能讓你落地上。」虞榮鄭重地說道。

「榮哥,你真是個男子漢。」陳曉玲豎起大拇指。

「嘿嘿,咱就這麼一個女兒,不支持周軒支持誰啊!」虞榮嘿嘿一笑,很得意。

「爸,別光揀巧話說,賺了錢,你可是跟著賢士沾大光呢!」虞江舟不以為然,虞榮嘆息搖頭,女大不中留,趕緊嫁出去得了!

聊了些家常,已經半夜了,周軒和虞江舟到三樓休息,還是住在一起,虞榮和陳曉玲對此早就習以為常,心裡倒是盼著兩個孩子早日修成正果。

返回臨海後,袁宏將五百億美元轉給賢士集團,理由是收購前的資金監管,而賢士集團立刻將這筆巨款,轉給了盈能礦業。

跟著,臨海市中院開庭重新審理富通投資和源生生物合約糾紛,鄭向北作為代理律師,代表源生出庭。

少不了一番激烈的辯論,鄭向北一再強調源生丹的市場價值,並且提供了一份市場調查,源生丹老少皆宜,具有極其廣闊的市場前景。另外還附有一份價格調查,工薪階層普遍能接受的價格為千元一粒,等全球上市時,還會推出精華款,一粒一千美元乃至一萬美元都是可行的。

也就是說,源生將來的總資產將會超過萬億美元規模,合同上的股份分配正是五百億美元投資的標準比例!

富通投資請來的律師幾乎要吐血了,還萬億美元規模,試問天底下有幾個?怎麼冷不丁的就能從臨海冒出來一個?

只是,這種質疑含有地域歧視,不予採納。

三天後,中院的判決下來了,富通投資敗訴!..

芬妮要氣瘋了,公開指責法院具有偏袒性,排斥外資,只不過,這番言論獲得的支持卻寥寥無幾。反而是源生丹被更多人所關注,網上還有人搞了預定價格拍賣,一天內,一粒價格居然飆升至九千多塊。

沒法子,富通投資只能再度將源生生物起訴到高院,這一場官司陷入了持久的拉鋸戰。

通常來講,這麼大筆的投資,必須要派駐財務監管人員,只可惜,湯普森在後來簽署這份合同的時候,將這一條給抹掉了。

富通投資拿了五百億,卻失去了監管權,幾乎淪落成行業內的笑柄。

凡事有一利必有一弊,源生生物的這種做法,還是令很多企業家感到害怕,即便是對源生丹感興趣,也不敢輕易來簽訂合同,誰知道會不會又是第二個倒霉蛋!

所以,源生生物再想要吸收投資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
袁宏對此根本不在乎,他是真打算併入賢士集團,再說了,他相信周軒,無論何時,都不會虧待源生,更不會讓源生垮掉。

某個知名大報上,刊登了一條豆腐塊大的新聞,還在最不起眼的地方,卻依然引發了一片嘩然。

這是盈能集團發布的一條公告,賢士集團退出盈能礦業,另尋投資方向。

盈能的股票應聲下跌,幾乎觸及了底線,媒體的電話如潮水一般打進賢士集團,紛紛詢問到底發生了什麼。

賢士集團對此並不解釋,周軒本人同樣拒絕任何採訪,記者們又追著採訪賢士的其它董事會成員,得到的答案卻都是一樣的,無可奉告。

這正是梁丘偉跟周軒商議的計策,以退為進,賢士集團和富通天下的矛盾已久,如果讓富通天下發現有賢士參與,只怕無論如何也不肯轉讓股份,或者趁機要個天價也難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