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51章 婚期有變

第1151章 婚期有變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08 00:34  字數:2341

「有些人會採用拒不執行的方式,但顯然行不通,畢竟源生還有基礎產業擺在那裡,轉移資產,袁宏的麻煩太大。除非,能把源生丹估出一個天價的效益,證明其投入的五百億美元,只能佔據那個比例。」鄭向北道。

「照這麼說,源生丹的價值豈不是要超過萬億美元才行。」周軒微微皺眉,目前的情況下,顯然是不可能的。

「十年內超萬億也行,畢竟沒有約定必須產生效益的時間。但前提是,證明源生丹有這種價值。」鄭向北又說。

「這根本行不通。」周軒擺擺手。

「還有一種方式,屬於拖延戰術,那就是賢士收購源生,將收購過程延長,這就會出現資產所有權不明確的情況,給不執行以充分理由。」鄭向北道。

「這倒是可以考慮,大不了最後收購失敗。」周軒道。

「這種情況下,富通投資會馬上發起下一輪的起訴,要求法院判處這次收購無效,但是在時間上,就又可以拖延了。」鄭向北傾向於這種方法。

「到底是律師的頭腦聰明。」周軒笑道。

「周董,速度一定要快,否則,一旦高院出了結果,收購直接就無效了。」鄭向北認真地提醒道。

「好,到時候還是少不了麻煩你。」周軒道。

「呵呵,這是我的職責,我清楚,搞垮富通天下,意義重大。」鄭向北笑道。

鄭向北走後,周軒立刻給袁宏打電話,說出接下來的計劃,賢士對源生進行假收購,可以困住富通天下的這筆資金。只是這樣一來,要委屈大師哥了。

袁宏毫不猶豫地答應,沒說的,即便是真收購,他也是同意的,以前說要併入賢士的話並不是假的。如今人在南方,三天後回來,立刻著手安排此事。

「大師哥,你就不怕我趁著這個機會真把你給吞了?」周軒笑問。

「哈哈,你真要有那麼大肚量,吞了又何妨。我儘快安排手頭工作,然後飛回臨海!」袁宏說道。

袁宏一直在臨海,偏偏這個節骨眼去了南方,讓周軒心頭隱隱升起一絲不祥。正應了那句話,事一緩,就有變,三天後,當袁宏來到周軒辦公室的時候,臉色卻有幾分難看。

進門一言不發,坐下就惱火道:「這叫什麼事兒,老百姓有句話說得對,關鍵時候出幺蛾子!」

「大師兄,是不是股東們不同意?」周軒問。

「不,還沒跟股東說。」袁宏擺擺手,「富通投資的動作太快了,他們前天向法院申請了財產保全,獲得通過,那五百億的賬戶已經被凍結了。」

周軒也皺起了眉頭,聽起來,富通投資像是能掐會算,準確把握時間,讓這次收購計劃落了空。

周軒也覺得很鬱悶,這樣一來,翻盤的可能性更小了,而且如果他們輸了這場官司,不僅要退回五百億美元,還有經濟賠償,一手好牌打到最後卻打爛了,賠了夫人又折兵。

事到如今,唉聲嘆氣是解決不了問題的,周軒說道:「大師哥,你也別上火了,大不了把錢退給他們,再想辦法跟富通繼續斗下去。」

「高院半個月後開庭,還不知道是什麼情況。我要不是不去南方就好了,收購的主意確實不錯,你怎麼想到的呢!」袁宏還在遺憾。

「是集團法務部的鄭律師提供的想法。」

「比我聘用的律師強,讓他過來一下,看看還能不能商議個別的辦法。」

周軒打電話給鄭向北,得知他正準備跟女朋友去民政局登記,聽到這件事,還是暫時放下,馬上來到周軒的辦公室。

跟袁宏打過招呼後,鄭向北忙問道:「兩位老總,收購的事情怎麼樣了?」

「行不通了,富通投資先一步採取了行動,向法院申請將五百億的賬戶給凍結了。」周軒道。

鄭向北愣了下,對方動作之快,實在是超出他的預料。「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?」

「前天!呵呵,富通投資那邊可能也有個會推算的術士吧,把握得很準確。怎麼好運也垂青這種惡人呢!」袁宏笑道,帶著幾分不甘,畢竟只有兩天時間差,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。

「鄭律師,還有什麼好辦法?」周軒問。

「沒有!」鄭向北搖頭。

「半個月後開庭,鄭律師,我聽周軒說你能力出眾,幫我打官司吧?」袁宏問。

「鄭律師他……」周軒想說他還在度蜜月期間,鄭向北卻已經回答了,「當然沒問題,我想,周董會給你免費的。」

周軒投去感激目光,為了公司的利益,個人婚姻大事都要往後拖。袁宏也很感謝,誠意道謝。

「鄭律師,可能要干擾你的假期安排了。」周軒道。

「這倒沒什麼,可以去近一點的地方,再說美莎也去過很多地方,我們倒不在意去哪裡旅遊。」鄭向北淡淡道。

「哦,哪天結婚?我也去湊湊熱鬧。」袁宏問。

「這個星期天,呵呵,大師哥,要不咱倆一起去祝賀下。」為了感謝鄭向北,周軒替他回答,袁宏痛快答應,周軒又說道:「鄭律師,去忙吧,婚禮我倆會準時到場的。」

鄭向北頓了下,擺擺手:「謝謝兩位領導,我家裡有了點小麻煩,婚禮先推遲一下吧!」

「我看過那個日子,不算太好,不妨找管清幫你看看。」周軒道。

鄭向北點了點頭,轉身出去了,立刻通知所有人,婚禮延期,搞得虞江舟和歐強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。

接著,鄭向北打了個電話,簡單說了幾句,然後回屋告訴美莎,有急事兒回家一趟,找時間再去登記,還在她額頭吻了一下,說結婚證就是個形式,可以考慮西方教堂式的婚禮,顯得更莊重些。

周軒又跟袁宏聊了一陣子,大師兄非常仁義,鄭重表示,如果市高院認同中院的判決,那就再往上起訴,好不容易網住的一條大魚,決不能讓它輕易地跑了。

回家吃晚飯的時候,虞江舟閑聊道:「鄭向北還真是挺個性的,定好星期天結婚,說變就變了。」

「他做事向來嚴謹,應該是中間出了差錯!」周軒道。

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