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44章 速戰速決

第1144章 速戰速決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06 08:32  字數:2348

這一晚,周德仁非常開心,吃了新釣的鮮魚,喝了足有半瓶,怎麼勸都不聽,到底喝醉了,周軒將他攙扶進屋躺下。

「又苗,今晚跟奶奶睡。」孔玉慧喊著正在玩手機的周又苗。

「奶奶,我還不困,都是十一點睡覺。」

「呦,這麼晚,不睡覺怎麼長個啊?」孔玉慧不同意。

「奶奶,我都超高了好嗎?」

「呵呵,也是,這孩子還是個夜貓子。」孔玉慧笑道。

看周又苗玩得開心,孔玉慧湊過來小聲問道:「也給孩子檢查過嗎?」

「檢查什麼啊?媽,這就是我親生女兒,不用懷疑。」周軒皺眉道。

「不是,我還看不出自己孫女兒是不是親的?我是問,又苗長得也太快了,別是病吧?要是長兩米,走路都不會了,據說內臟也不好!」

看著孔玉慧擔心的表情,周軒忍俊不禁,其實女兒長得快是因為新陳代謝旺盛,比別的孩子都快,等到了一定身高,也會停止下來的。周軒盡量解釋,孔玉慧也沒聽懂,一再強調不能大意,得聽醫生的。

「衛生間在哪兒,我要尿尿!」周又苗扔了手機。

「奶奶帶你去。」孔玉慧起身。

「媽,當初就該有個室內廁所,晚上還要起夜,冬天多不方便。」周軒道。

「怎麼沒有,角上那屋就是,但沒用過,沒接上水。你爸不同意用,排水也是引到下面去,跟城裡不一樣,有管道,夏天會反味兒。再說了,屋子就是人住的,又不是城裡住樓房地方小的可憐,非得把茅廁也弄到屋裡去,弄的臭氣熏天的。」

孔玉慧不屑一顧,帶著周又苗出去了。周軒呵呵笑,如此說來,倒是城裡人可憐了。

周軒的手機響了,正是虞江舟打來的,詢問這邊的情況,周軒告訴她,一切都好,明天一早就趕回去,孩子應該住的不習慣。

放下電話沒多久,羅雨凝電話也到了,問孩子在家有沒有哭鬧,是不是習慣,記得喝奶粉,晚上休息用專用的毛毯。

周軒一一答應,看著黑漆漆的窗外,突然覺得祖孫倆去了好久,連忙起身就去找。走到門口,母親孔玉慧回來了,眼神有些獃滯,手裡並沒有領著孩子。

「媽,又苗呢?」周軒嚇了一跳。

孔玉慧只是擺擺手,機械般的往樓上走。不好!周軒心頭升起了不祥之感,幾個健步衝出了屋門,只見門燈下,一名金髮碧眼的女子,正領著周又苗站在燈光下,臉上帶著得意的笑。

「嗨,周軒!」女子抬手打了聲招呼。

跟艾米一個打扮,一個長相,但是,她絕不是艾米,正是赫拉!

保鏢們沒發現,一定被催眠了,大黑狗竟然也趴在地上睡著了,赫拉竟然將狗也給催眠了,周軒深吸一口氣,努力保持著心中不起波瀾,冷冷地說道:「赫拉,放了我女兒,一切都好說。」

「又苗,我是誰?」赫拉笑問。

「媽媽!」周又苗歪頭道。

「看到了吧,我現在是你女兒的母親,孩子怎麼能離開母親呢!」赫拉道。

「你想幹什麼?」周軒眯著眼睛問。

「很簡單,我們一家三口,到這間倉房裡,我們完成偉大的人類繁殖任務,然後,各走各的,永不干涉。」赫拉臉色很平靜,目光不斷跟周軒對接,卻發現無法將這個男人催眠。

「當著孩子的面,你也太變態了。」周軒罵道。

「她還不懂事兒,再說了,她也不會記得發生過什麼。周軒,這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,你還在推辭,不知道多少男人都想著我,可惜沒機會。」赫拉恬不知恥的說道。

「我知道,其中就有阿瑞斯。」

「別提那個混蛋,不聽我的命令,到底進去了,簡直就是廢物。」赫拉有些生氣了,握緊了周又苗的手,疼得孩子臉上出現了痛苦之色。

「赫拉,你怎麼能斷定一次就會懷上,再也不來打擾我?」周軒問。

「呵呵,這就是個例子。」赫拉指了指周又苗,又說:「很巧啊,又是最佳受孕的日子,你到底回家來了,不枉我在這裡守了幾十天。」

此刻的周軒,恨不得馬上把女兒從赫拉的手裡奪回來,但是,面對赫拉這樣的強敵,他必須要冷靜,否則,一旦被他催眠了,一切都完了。

「赫拉,我答應你,不過,我有一個要求。」周軒道。

「不脫衣服,上次的教訓太深刻了。」赫拉立刻擺手,「我們就用最簡單最直接的方式,速戰速決。」

「不是脫衣服,我想,在你面前擺上一面大鏡子,這樣做起來才有感覺。」周軒吐字清晰的說道。

「你……」赫拉愣住了,身體不禁抖了一下,突然歪頭吐了。

機不可失,周軒立刻躍身衝過去,一掌劈在赫拉的手腕上,赫拉本能的鬆開手,周軒立刻拉過女兒,抱著她朝屋裡跑。

「媽媽!」周又苗還朝著赫拉伸著手,催眠狀態下,她已經把赫拉當成了羅雨凝。

「不……」赫拉清醒過來,身手相當快,跟著就飛起一腳,從後方踢向了周軒的後背,力道十足。

嘭!

一塊半截磚頭突然從二樓的屋頂砸了下來,正中赫拉的前胸,打得她一個踉蹌,正好摔倒在地上。

「臭女人,敢暗算俺師父,去死吧!」正是躺在樓頂看星星的管清,聽到了下面的對話聲,從堆在陽台剩餘的裝修材料中取出半塊磚頭,趁機砸了下來。

赫拉從窗口看見管清上了樓,以為他去睡覺了,根本沒想到,管清是躺在樓頂夜觀天象。

就在著剎那,周軒已經把女兒塞進了屋內,任由孩子拍著門喊媽媽,也不理會,掉頭朝著赫拉奔了過去。

赫拉一腳沒踢中周軒,反而挨了一磚頭,心中的惱羞幾乎到了極限,張牙舞爪的迎了過來。

按理說,磚頭是打不著赫拉的,她從小就受過這種培訓,剛才一點都沒防備,又是凌空的動作,無法收住,才挨了管清的一記重擊。

周軒終於真正見識到赫拉的厲害,他平時也練拳,身手相當可以,照比赫拉,卻還是差遠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