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35章 被欺騙的感情

第1135章 被欺騙的感情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2-03 17:34  字數:2316

審訊室的屋門打開,兩名警員將一名殺手推了進來,此人一頭短短的直發,臉上沒有表情,只有舌頭抵在槽牙時,才露出痞子的狂傲。發達的肱二頭肌,高高鼓起,雖然帶著手銬和腳鐐,走路還是很平穩,不時握拳,咔吧吧示威。

警員推著他坐下,將凳子鎖上,防止發生攻擊行為。片刻之後,艾米偽裝成的赫拉,也被兩名警員帶了進來。

艾米帶著手銬,頭髮凌亂,臉上只有淡妝,顯得頗有幾分憔悴。

「赫拉?天,你也被抓了。」殺手臉上掠過驚愕之色,立刻掙扎著要站起來,腳鐐發出嘩啦啦的聲音。

艾米坐在了對面,並沒有說話,只是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,隨即垂下了頭,微微的搖晃著。

「赫拉,是我們害了你。」殺手帶著愧疚道。

艾米還是不說話,可在殺手眼中,她是連看自己都覺得厭惡,殺手又說:「赫拉,我對你還是忠誠的,是佩恩這個混蛋,他熬不住了,非要拉著我們行動,這日子也太苦了。可惜什麼都沒幹成,還連累了你!」

張磊立刻記下佩恩這個名字,說的一定是那位黑大個,隨即又搖搖頭,這人說的也未必是真名,只是內部代號,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。

「沒用的廢話,怎麼就熬不住了?難道宙斯的指令都可以不聽?」艾米埋怨道。..

「天天睡在野外,能吃的都吃,有時候甚至是生的,我的腸胃都壞了!佩恩得了風濕,天天晚上疼得睡不著,都是周軒害的,真是憋不住想要殺他。」殺手捶著額頭,一副痛不欲生的樣子。

事件變得清楚了一些,這幾名殺手就是因為熬不住了,才貿然採取了行動。現在看來,之前那名殺手也沒有真正交代問題。

「都到了這種地步,該說的都說吧,這樣會讓我更容易出去,到時候……」艾米裝著看看四周,沒有繼續說下去。

「我懂!」殺手連連點頭。

周軒大致猜到,這名殺手跟當初的劉君諭差不多,也是被洗腦了,指望著可以不死,或者被救出去。

張磊按動了桌前的一個按鈕,裡面警員接到了信號,立刻將這名殺手帶了出去,艾米則朝著這邊,笑著做出一個勝利者的手勢。

「這兩人都是聽喝的,關鍵是那個黑大個,還得讓艾米出面,我覺得這樣還有點出路。」張磊道。

「不知道艾米能不能搞定他。」周軒道。

「看情況吧,一次不行就來第二次,再不行,就強制催眠,一定要撬開他的嘴巴。」張磊發狠道。

艾米還留在原地,審訊室的門開了,黑大個被四名警員推了進來,他不停的晃著膀子,腮幫子上的R不停顫抖著,分明在咬牙。

看到了艾米,黑大個愣住了,不肯向前走,但還是被警員們用力推著坐下來,鎖在了椅子上。

「不聽話!」艾米埋怨道。

「赫拉,你知道嗎?我快瘋了,這不是人過的日子!冬天的時候,我只能靠著稀薄的雪解渴,狗屎!那簡直就是毒水,喝的我天天拉的比喝得都多!要命的是,吃的也沒有,赫拉,如果你也活吞過老鼠,就該體諒我們的行動!」黑大個高聲辯解,說著還噁心了,大概想到了生老鼠的味道。

「沒吃沒喝,你不也還這麼壯實?」艾米鄙夷道。

「哼,我原來更壯實!」黑大個咬牙道。

「是你忘了自己的身份,我們都不是普通人。」艾米提醒道。

「別騙我了,我根本就不是阿瑞斯,你也不是天后!狗屎,我居然相信了這個可笑的代號,還真以為自己是神!」黑大個嚷嚷道。

窗外的周軒立刻提醒道:「阿瑞斯是戰神。」

「果然是個重量級人物,這個大塊頭還挺單純,這都信!哈哈,根據國際刑警目前掌握的資料,阿瑞斯是魅影的三號,第一殺手。」

張磊終於開心地笑了起來,弄清這個身份,他就可以繼續擔任重案組組長,甚至有希望看到魅影毀滅的那一天!

這時,裡面的艾米又說:「我就是天后,只是你忘了宙斯對你的恩典。」

「我沒忘,當初我露宿街頭,從前線回來也沒有補償金,找不到工作,正是宙斯派人拯救了我。但是,我出生入死,拿命還的這份恩情已經還夠了吧!赫拉,這樣的日子哪裡像是神靈,分明就是地獄裡逃出來的惡魔,走到哪裡都被人嫌棄!我真的受夠了,夠了!」阿瑞斯張牙舞爪,顯得異常激動。

「不夠!」艾米刻意強調。

「宙斯無情,你也是一樣,明明知道我咬牙留下來的心思,為什麼就不行呢?你是世界上,心腸最硬的女人!」阿瑞斯說到這裡,竟然要哭了。

「我們不合適。」艾米看穿了他的心思,立刻說道。

「唉,你怕他,明明是愛我的,卻不肯承認。來之前不是說好了嗎,完成任務後,你就嫁給我,現在看來,還是在騙我。」阿瑞斯終於流下了眼淚。

阿瑞斯喜歡赫拉,所以才不遠萬里翻越雪山趕來,執行這場危險的任務。只不過,在周軒看來,赫拉應該並沒有對阿瑞斯動感情,以前偶爾的感情流露,也是為了欺騙他繼續留下來賣命。

「可是,你把這一切都毀了!你自己被逮住,還把我也連累進來,這就是你說的愛嗎?阿瑞斯,你知道我現在有多恨你嗎?恨不得你去死!」艾米用戴著手銬的手,使勁敲了一下桌子,演技不錯,臉上布滿那種因愛生恨的怒火,張磊差點入戲了,連忙喝口茶醒醒腦。

「上次你對我說起,周軒是多麼帥氣,多麼迷人,甚至說即使得不到他的愛,哪怕生個他的孩子也沒有遺憾!我恨他,早就想殺了他,哼,這次是他命大,如果活著出去,我不會放過他。」阿瑞斯用力晃動著凳子。

「你完了,我也完了,這次見面之後,以後只怕再也見不到了。」艾米裝出一副沮喪的神情。

「這邊的警察也太厲害了,那麼隱秘的地方也能發現。」阿瑞斯也是搖頭。

「我在哪裡躲著?」艾米直視著阿瑞斯,突然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