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19章 若想人不知

第1119章 若想人不知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31 00:50  字數:2296

在茅廁中保存一本古書大致完好,這基本是不可能做到的,又有人提出質疑。但柏寒有自己的看法,孩童之言不可信,他還說是家中藏書,又有誰會把藏書放在茅廁里呢?

那個孩子已經跑遠了,只能事後再調查並聯繫他的家人。

確定書籍的真實性,接下來便是比對內容,《灸刺經》不是長篇小說,核對工作相對簡單,大家用了一個小時,又得出一個重磅結論,這本與今天聲討的那本《灸刺經》,相似度極高,而後者還經過了完善!

柏寒摘掉手套,雙手與周軒握住,慚愧道:「周軒,真是得罪了!假如不是這本書出現,我幾乎要成為罪人。」

「柏會長,您嚴以致學的態度讓我敬佩,我和李醫生急於將這本書公佈於眾,沒有做好充足準備,引發很大的爭議,也有責任。」

柏寒態度轉變,周軒也沒有揪住不放,李道亨卻是揚眉吐氣,有位同行來跟他握手,裝作沒看見。

「那麼,這本書能不能借給我看幾天?」柏寒又問道。

「當然可以,這本書就送給柏會長吧,為的是讓協會更多人看到,考古界和醫學界。」柏寒直點頭,因為拿回去後,肯定還會有人質疑真實性,周軒敢於這麼做,是不怕鑒定的。

周軒又說道:「鑒定修復完畢後,剩餘的還請柏會長處理。呵呵,那孩子還是有分寸的,不需要錦旗了。」

柏寒讚許點頭,因為此類書籍是真正的文物,必然要上交的。

交代完畢,周軒拱手道別離開了會場,表示明早不參與討論,還要趕回臨海,一路掌聲相送。

「周軒,那個孩子真的和你沒有關係嗎?」李道亨出門後,也感覺很興奮,拉住悄悄問。

「我跟大家一樣,都很意外。」

周軒擺擺手,《灸刺經》的真實性得到證實,但他跟那個孩子卻說不清楚了,李道亨也懷疑這是周軒提前安排,特意來打翻身仗。只有周軒讀過,偏偏就有人送來原本,還是個來去無蹤的毛頭孩子。

「這招漂亮,那些人的臉也都打疼了!」李道亨解恨道。

「可不能這麼說,大家對於古醫術求真的態度是可嘉的。李醫生也看到了,這本書沒有讓誰尷尬,反而歡欣鼓舞,柏會長他們都是很有心胸的。」周軒如實道。

「哈哈,不管怎樣,這個結局很好!」

李道亨開心不已,也不願意留下參與明天的討論,還要整理好心態回醫院工作。第二天吃過早餐,管清和虞飛飛也回來了,都是紅光滿面的笑模樣,反而是跟著他們的兩個保鏢走路一瘸一拐,體力還不如兩個乾巴瘦的半大孩子。

只是保鏢們哪裡知道,管清跟著周軒習武,體格非比尋常,而飛飛和她的名字一樣,走路用飛的,逛廟會爬山有什麼難的。

從網上,虞江舟已經得知了消息,高高興興迎接三口回家,卻看周軒心事重重的樣子,關切問道:「軒,不是已經找到了鐵證嗎,呵呵,怎麼還不開心?」

「我就覺得那孩子出現的蹊蹺。」周軒沒隱瞞道。

「你的意思,是魅影安排過去的?」..

虞江舟的解釋倒讓周軒暗自好笑,《灸刺經》的出現,幫周軒解圍事小,而重要的是能使人收益。這種好事兒,魅影組織只會自己藏起來,才不會公諸於世。

晚上,虞江舟已經睡著了,周軒還在思索那個小男孩,他還有自己,和清月道長的關係到底是什麼呢?胡思亂想了很久,周軒才睡著,可惜夢中也沒有任何提示。

第二天中午,南宮新月的電話到了,艾米的家事已經調查得差不多了。艾米的父母都受過高等教育,收入穩定,可惜婚後一直沒有生育,雙方都有問題,使得生養自己孩子的概率降低到正常人的十分之一。

為了治病,兩人也是尋醫問葯,孩子一直沒有要上,還導致失業,經濟一度限於窘迫。這個時候,為了能達成心愿,也是為了緩和經濟壓力,代孕產下一對雙胞胎,就是艾米和赫拉,其實並無血緣關係。

據多方聯繫,找到當時的助產士還有其他兩位護士,說是這對夫婦表現很奇怪,檔案顯示,體檢還有預定的產房和最終確定生產的醫院都不是一家,他們私底下還討論這對夫婦是不是犯了什麼罪怕被警察發現之類。

生產時,妻子的生產並不順利,等了一天一夜的丈夫顯得非常焦慮,催問過很多次。期間還有其他男人來過,兩人發生爭執,事後在妻子已經推進產房的情況下,他還提出轉院,被視為無理取鬧。

後來,一位孩子夭折了,這對夫婦只是表現出憤怒而不是惶恐,拜託一位護士悄悄辦理出院手續,不要告訴任何人,之後便沒了消息。

「弟弟,這些情況,我想你基本都知道了。總之,艾米和赫拉的父母不是親生的,後來這對夫婦也非常倒霉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那次車禍,有什麼線索嗎?」周軒問道。

「有,出車禍距離他們檢修記錄只差三天,線索就是從維修廠挖出來的,費了很大力氣呢,現在都已經交給了警方,警方會重新調查當年已經被釋放的肇事司機。」南宮新月說道。

「二十年前的線索也被新月姐找了出來,真不容易。」周軒說道。

「怎麼說呢,基於兩點,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,懷孕這件事周期長,證人也較多,總會找到蛛絲馬跡。還有,那些人做了虧心事,良心不安,都不想帶到墳墓里去。」南宮新月冷哼道,想必威逼利誘的手段也常常使用。

事後,周軒將艾米叫來,把這個結果告訴她,艾米含淚道謝,喃喃道:「周董,我不知道這樣追查下去的最終結果會是什麼,狠毒的親生父母殺死了我貪婪的養父母嗎?」

「艾米,你是當事人,卻沒有選擇放棄,不是嗎?」周軒說道。

艾米苦笑,發生在她身上的愛與恨的界限並不明顯,搓搓眼睛,艾米恢復到工作狀態,說道:「周董,芬妮帶領的富通投資終於出手了,但卻是轉讓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