| 免費註冊 · 忘記密碼 | 行動版 · 簡體版
您的位置: 扒書網首頁 >其他小說 >全才相師 >第1111章 不照鏡子

第1111章 不照鏡子 (1/1)

小說名稱《全才相師》 作者:水冷酒家  更新時間:2018-01-29 04:23  字數:2317

事已至此,著急也沒用,周軒讓張磊和艾米先在下面坐著喝茶,跟墨尼一道離開大廳,走過一段走廊後,沿著樓梯上了二樓。

這間屋子很大,牆上掛滿了詭異的符文,其中有些符文周軒認識,正是來自於《語言潛規則》那本書。

「墨尼先生,想不到你對符文語言還非常有興趣。」周軒道。

「呵呵,我看過你在世界語言學大會上的報告,非常精彩。既然符文能影響人的情緒,它就對精神病人有作用,多少年了,但凡對治療可能有效的方法,我都會進行研究,生怕錯過了。」墨尼笑道。

「您對病人們的無私付出,有目共睹,值得全世界尊敬。」

「儘力而為,說實話,迄今為止,對於真正的精神病人,還不存在徹底治癒的方法,只能努力去控制,將病情的發作頻次控制到最小。」墨尼擺手道。

接著,這位精神學大師開始跟周軒探討符文學,他認為這是宇宙的語言,神秘莫測,而且,他曾經帶著幾位情況較重的精神病人來過,看了這些符文。

「有人在這張符文上,看到了風在流動,還有人在這張符文上,看到了火焰在燃燒,哦,這道符文最有趣,有人在上面看到了來自東方的神仙。總的來說,符文對穩定病人的情緒,有不小的幫助。」墨尼介紹道。

周軒大感驚訝,墨尼所知的三道符,正是風符、火符和請仙符,在書上,他並沒有標識清楚,怎麼精神病人反而能看出來?

對於墨尼不懂的符文,周軒耐心的進行講解,然而,就在牆壁右上方的一道符文,卻吸引了他的目光,符文非常繁瑣,隱約可見,裡面藏著個稍有殘缺的「地」字。

「先生,這道符文不是從書上複製下來的吧?」周軒問。

「哦,這道符文我用了很長時間,才把它完整的畫下來,它的原圖來自於我的一位病人送的一樣東西,他是東方人,患有雙向情感障礙。病情緩解過後,他付了費用還想送我一件特殊禮物。對了,就放在這裡。」

墨尼說著,拉開辦公桌的抽屜,取出了一面黑色的三角小旗。

又是一面難得的陣旗,周軒心情激動,接著手裡反覆打量,又對比牆上的符文,還是發現墨尼少畫了一條線路。

「怎麼,它有什麼不同之處嗎?」墨尼看出周軒很喜歡此物,好奇問道。

「不瞞先生說,我也收藏這類物品,今天見到了很意外也很驚喜。」

「有何特殊的意義,或者在治療精神疾病方面的優勢是什麼?」

「單單一面沒有太大意義,至今我也沒有發現它能治病。」周軒說道。

墨尼點點頭,說道:「周軒,既然它對我無用,你就拿回去留著研究吧!」

「這,非常不好意思。」周軒感激道。

「我又不太懂,對了,一個病人在這張符文上,看到了五種顏色的光芒。或許是真的,但你知道,他們的話大多時會不被信任的,有時連我們也很難分出真假。」墨尼聳肩道。

第六面陣旗出現,周軒需要此物,還是收下了,並對墨尼表示由衷的感謝。墨尼則不以為然,他根本就不知道此物的價值。

兩人在樓上聊了差不多兩個小時,墨尼才想起該吃中午飯了,只有一名管家照顧他,要做幾人的飯菜很麻煩。

周軒邀請墨尼到萬國大酒店用餐,墨尼不答應,身體很差,不想出門,他之前可是那裡的常客。

只能告辭,就在下樓的時候,墨尼似乎猶豫了很久,在說出告別語之前,面色凝重說道:「周軒,我知道你是個情商很高的男人,應該明白,我的生命里如果失去赫拉,也會黯淡無光的。」

「先生,您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說?」周軒看墨尼還在遲疑,直言道:「或許提供的信息越多,才能幫上赫拉,她已經錯得太多太久。」

「赫拉有雪盲症,另外,她從來不照鏡子。」下了很大決心似的,墨尼才暗示道。

「謝謝先生,我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,爭取給赫拉留下一條生路。」周軒承諾道。

「等我身體好了,就去臨海做客,希望不會打擾你。」墨尼道。

「非常歡迎!」

周軒收穫頗豐,也不好繼續打擾,招呼張磊和艾米離開。兩人都有些不情願,張磊是因為沒有得到對付赫拉的方法,而艾米則希望向墨尼學習經驗,提高催眠術的水平。

墨尼現在身體不好,不是最佳機會,周軒堅持離開,兩人也沒有辦法,只是垂頭喪氣的跟在後面。

張磊是出來辦事,當然不能留下來旅遊,周軒和艾米也沒有這個興緻,三人訂了返回臨海的機票,就在午夜時分啟程。

「到底白跑一趟,墨尼真向著赫拉說話,還精神大師呢,連基本法律常識都不懂。」飛機上,張磊抱怨道。

「別這麼說,這件事和墨尼無關,何況他也不知道實情,連赫拉和艾米都分不清。」周軒解釋道。

「你收了人家的好處,當然要替那老頭說話。我呢,白跑一趟,這路費還是墊付的,等報銷下來,最快一個月以後!」張磊鬱悶道。

「你怎麼知道我收了好處?」周軒呵呵笑問。

「直覺!」

直覺還真准,第六面陣旗到手了,估計最多八面,等湊齊後會有怎樣的驚喜,想想就很激動。對此周軒也不解釋,低聲笑道:「呵呵,這經濟艙的機票錢沒白花,墨尼告訴我了,赫拉患有雪盲症,從來不照鏡子。」

「怎麼不早說!」張磊終於開心的笑了,打了周軒一拳。

三人的座位靠在一起,艾米微微皺眉,「難怪赫拉的那張照片上,表情上帶著不情願,是因為雪盲症。」

「赫拉很可怕,患有雪盲症,竟然還能翻越雪山,太執著了。」張磊感慨道。

「從另一個角度說,赫拉也是個非常孝順的。」周軒道。

「反正我絕不會認那樣一個母親。」艾米堅定道。

「艾米,難得你能明辨是非。對了,赫拉長那麼美,不敢照鏡子是什麼原因?」張磊問。